電台公佈欄
  • Nov 01 Thu 2007 15:04
  • 農藥

◎打農藥
拼裝車停在田際水泥路上,噴藥工拉著細細的高壓塑膠水管走下田裡開始噴藥,拼裝車後斗的柴油空壓機持續轟隆運轉,將藥水順著蜿蜒的水管源源不絕地灌送過去,另一頭就接到噴藥工手持的金屬噴嘴管,藥液從噴嘴管頂端化成白霧狀,散射噴灑四方。

我站的位置剛好逆光正對夕陽,所以可以清楚地看見,原本藏身在稻田中的各種昆蟲,在白色水霧邊緣之外,數量驚人地飛出草叢,有如科幻片畫面裡,形體噸位各異的星艦載具漫天密佈,正蜂擁逃離崩裂中的母星一般。

噴藥工逐漸移近,空氣裡滿是蟲仔振翅的嗡嗡聲響,還有中人欲嘔的刺鼻農藥味。先是有幾隻迷失方向的蟲仔撞到我的身上,然後數量迅速爆增,接著懸浮在氣流間的細微藥液顆粒當風而至,如野火燎原一樣,讓煉獄之內的所有生命都陷入恐慌與避走的本能。

我手忙腳亂把相機收進背包裡,三步併兩步跳上機車,像逃命一樣地倉皇離開現場。

◎喝農藥
我念小學的那段遙遠歲月裡,封閉的保守社會總免不了封閉的苦悶,即使是厭世的人想逃離自己的人生,也沒有太多選項,不外乎投水,投繯,仰藥(喝農藥)這幾種。當然這是不精確的估算,記憶來源是地方報紙、街頭巷議及胡思亂想。

像電影《小畢的故事》,畢媽嗎收拾妥當一切之後,開瓦斯自殺的,在我們鎮上應該算少數。跳樓的只會在城裡才有。割腕的,臥軌的也不多,當年台鐵會發白包(慰問金)給臥軌死者家屬,算是某種廣義延伸的模糊同情吧,同情人家被他家的火車輾過去。這跟現在,誰敢去撞火車就要起訴索賠的時代變革,儼然相去甚遠,也或許是,從庄頭聚落共榮同哀,演進到街市生態錙銖互究的大環境改變吧。

至於喝農藥,案例會累積成輕生的大數量類別,我想可能是取材導向所致,以及那個年代那個環境,集體思維晦暗的一面吧?

但對小學生而言,一早到校發現教室裡躺了個喝農藥自盡的死人,或許將是某種終生難抹,童年期的陰森刻痕吧?這事情發生在哪一班,哪一年,我已經不復憶及,只記得某天上學,看到某年某班幾乎全部的學生,都背書包戴帽子聚在樹下安靜等待,安靜得很不尋常,而不能進教室的原因,就是因為教室成了命案現場:一個阿兵哥休假返鄉,從家裡帶了瓶農藥覓到這地方,當作他的人生終站。

學期剩下來的上課日,該班師生就搬到音樂教室繼續上課,沒有在原教室上課的表面理由,簡化成「奇怪的味道一直散不去」。而這個難題,就留給新學年開始後,新到任的不知情教師與學生協力去克服。

許多衍義出來、寒氣逼人的故事,當然一直在小朋友之間低聲而嚴肅地傳遞。在匪諜會扮鬼嚇人、破壞社會秩序的戒嚴年代,雖然師長都諄諄教誨,邪不勝正與檢舉通報的保防正心大法,但在夏季午後的汸沱雷雨中,老校舍毫無人工照明的昏暗教室裡,總會有學生心神不寧地堅稱,看到了理論上應該是看不到的形影,而近在耳際的雷聲霹靂,更會讓全班,極可能也包括老師在內,迅速感染且相信,眾人正在恐懼的幽冥面向是真確存在的。

直到後來,年輕叛逆、睥睨俗世的青春期,我才懂得化解害怕,對這類故事嗤之以鼻,認為這種「橫死之靈必不安寧」的邏輯,是活人嚇活人的勸世規條。

直到後來的後來,年紀大約是青春期的倍數,我才又想到了一些其他,關於多少內心的痛苦,能夠抵抗胃食道侵蝕的畏懼。關於多少壓抑,會引爆對生命的厭倦。關於喝農藥,這種無法確保而又沒效率,死很久又死很痛的輕生行為,當年有多少悲傷的農家子弟曾經想過,或做過。

我想,多年前那位阿兵哥,坐在空蕩蕩的國小教室裡,把聞到味道就讓人想逃的農藥,一飲而盡之前,他肯定對這個世界很絕望,絕望到無所依戀,絕望到外人無法理解。


2007.彰化.花壇
IMG_2445

IMG_2447

IMG_2449

IMG_2455

IMG_2452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貝兒
  • 好淒涼的文章...
    感覺你好像是被農藥趕出來瀕死的蟲XD
    台長,你要開心點,
    天氣涼了,看完台長絕美的文章
    感覺更冷....
  • 請放心,古有明訓:「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歲」

    Oh! No.....我是好人啊啊啊啊~~~XDXDXD

    alhorn 於 2007/11/01 20:49 回覆

  • amii
  • 阿伯怎麼沒戴個口罩呢?

    在我們家,尋死都說「去海邊」,不過我爸媽都來自嘉南平原上的小鄉鎮,所以我只能想成爸爸年輕時愛釣魚有關。
  • 因為在一高二低的中南部田疇鄉原,人命是毫不值錢的啊....XD

    我經常看到,打農藥(除蟲劑/除草劑)而完全沒有防護措施的老農,我不確切了解這樣對健康的傷害有多少,但只要一靠近,光是化學藥劑的氣味就立刻讓人走避不及.

    一直到國中,我都還有聽過,氣急敗壞的老師罵學生:「怎麼笨成這個樣子,回去喝農藥啦!」,大概也算是某種根深記憶的地方慣用語吧?

    alhorn 於 2007/11/01 20:55 回覆

  • judie35
  • 《江湖在哪裡》有一段就是說到農民與農藥。不小心中毒、長期接觸罹癌、順手喝農藥自殺.......自從開始大量使用農藥之後,農民就天天與毒為伍。

    絕望,比農藥更毒。台長請別讓自己一直沉溺在低沉情緒中啊。
  • 請放心....壞人跟蟑螂是一樣韌命的.... :)

    最近晚上都在看影集CSI - Las Vagas,同事在大陸買的好幾季光碟,把以前漏看的補起來.活人與死人的精采故事看得眼花撩亂,感覺兩者差距也縮小了....

    alhorn 於 2007/11/02 08:24 回覆

  • BG
  • 台長是恢復了/恢復中? 或是在還很不路?
    人生有很多經驗尚待體驗,要堅強!
    像我今天都有一個人生全心體驗:
    郵差在我家信箱貼了一張:民事訴訟收取通知單~~
    想必是駱駝寄的
    覺得異常新奇啊~~~~~
  • 地球人征服環境,外星人順應環境.....比較爛的外星人則被地球環境所吞沒. XD

    本來一看以為衰運也會傳染,上禮拜我才簽收了一張牙癢癢的交通罰單,這禮拜怎麼妳也收一張無厘頭的訴訟通知單.剛剛樓下的鴨冠軍有提醒,才恍然大悟,那個十有八九是詐騙集團,請多方查證先.

    alhorn 於 2007/11/02 08:24 回覆

  • polanyi
  • 為什麼噴農藥被你照得這麼美...
  • P兄,大概是水霧在逆光夕陽下怎麼拍,怎麼美吧....不過當天風向不對,拍到最後一張照片已經差不多是憋著氣按快門的....@@

    alhorn 於 2007/11/02 08:26 回覆

  • 小王子
  • 我姨媽年輕時
    婚姻不甚美滿
    喝農藥好幾次
    年老了很幸福
    子女都有成就
    人生很難斷定
  • 我家的長輩常說,"頭過身子就過",大概也是"撐過去,熬出頭",相近的人生哲理吧?
    所以我一直覺得,當年徐鞍華跟發哥合作的《等待黎明》這片名實在讚,有些問題沒辦法改變外在因素,就只能調整自己....排除消極的指涉之後,時間有時候也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之一.

    alhorn 於 2007/11/02 08:34 回覆

  • 鴨蜜瓜
  • 阿伯噴農藥
    比較擔心的是他的健康和將來吃下去的人.....
    台長還在恢復期吧
    慢慢來....慢慢來.....

    寶姨收到傳票@@...
    該不會是詐騙集團?
  • 之前就聽說,南彰化這邊的農家,有在用養鴨制虫的無機種稻法,結果我已經巡田水巡了大半年,竟然還沒在本縣的哪塊田裡遇過半隻鴨.....聽說那種稻米就是強調不打農藥的.

    鴨冠軍英明蓋世,那個極有可能是詐騙花招.

    alhorn 於 2007/11/02 08:41 回覆

  • bigbird
  • 喝農藥自殺 很快
    喝酒自殺 很慢
  • 某次翻報紙,看到有列"十大健康長壽食品",裡頭就有紅酒.
    速度慢到會倒退嚕....:P

    PS:當然應該是指"適量"的條件下

    alhorn 於 2007/11/02 08:45 回覆

  • myview
  • 自殺,最困難的就是如何不痛苦與死後很好看,想了很久都不行,所以活到現在

    現在,決定〞適量〞的慢性自殺
  • 聊點陰暗的....
    CSI裡面有講,割腕這種絕命法,男女大不同,女人會考慮身後怎麼清理,所以大都選擇在浴室/浴缸裡.不常做家事的男人(部分啦)則不會去考量現場清理的問題,所以大都在臥室床上.

    聊點無厘頭的....
    Myview兄是紅酒主教級的,可以跟范蒂岡的紅衣主教平起平坐....:D

    alhorn 於 2007/11/02 10:26 回覆

  • oldmen
  • 有個女人,為情所困,
    喝完老酒,從十樓一躍而下,
    倒楣的是墊底的箱型車,
    這美眉青一塊、紫一塊,
    眼圈黑了一個,人沒事。
    現在,她還是為情所困。


    又 喝農藥,灼傷食道,不死就難過了。唉~。
  • 幾年前有個跳樓的不長眼,自己沒大礙,倒楣了下面沿街叫賣的燒肉粽小販....XD

    我當兵時候,同營有位阿兵哥,我忘了他吞下哪些藥物,好像是事先從醫務室摸走的,結果在地上打滾吐血,被送到軍醫院,洗腸洗到死去又活來,聽醫官說,軍醫院有"不列紀錄"的非標準程序,專門修理服毒自裁的軍人,因為這種人在軍中的觀點就是畏苦怕難,欠操的那種.所以刻意電到亮晶晶,也讓別人看了不敢輕易嘗試.

    alhorn 於 2007/11/02 10:42 回覆

  • 毛主席
  • 我有閱讀障礙

    不過,這篇真好看!!
  • 謝謝!!!是毛主席不嫌棄啦~~~:D

    閱讀障礙是您自謙的,我才是有寫字障礙的,我的筆跡可比甲骨文,別人看不懂是常事,有些前陣子隨手寫的紙條,翻出來看竟然自己都看不懂....這個才叫人臉上三條黑線....我都跟朋友自嘲說,我的手寫是WriteOnly,只能Write不能Read,跟電腦檔案屬性的ReadOnly剛好相反.... : )

    alhorn 於 2007/11/02 17:08 回覆

  • 小涂
  • 這幾年,流行燒炭自殺.
    我總認為選擇結束自己的人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這幾年看過許許多多自殺的原因,不過我個人覺得年紀輕輕為情自殺,是件很笨的事!!
  • 大概是香港97大限前後吧,港府規定超商販售的煤炭包,必須加助珍惜生命的警語,因為那陣子香港的各階層民眾都陰鬱苦悶,常用燒炭的方式尋短.那時候台灣的自殺人數是6人/天,這是"成功"的案例,也就是不包含站在頂樓等SNG車,最後被警消逮下來的那種,當時根據衛生署的統計,台灣地區(年)平均每天有六人自殺死亡.

    前陣子看新聞,這個數字竟然已經變成12人/天,(如果引用數據錯誤請更正我,還真希望是我記錯了),這數字都不含沒"成功"下次再接再勵的.....總之,生命教育及防治輔導,種種龐雜又耗費資源的公事務如果不再大刀闊斧進行,難保這個數字不會繼續攀升.....XD

    alhorn 於 2007/11/04 22:07 回覆

  • 阿勳的老爸
  • 怎覺得這篇好沈重耶....
    下次我看到我阿伯噴農藥時,要叫他把全身包起來才行。我阿伯的胃因為胃癌切除1/2,不知跟噴農藥有沒關係?
  • 老戰友,這方面還是請長輩多留意,雖然我也經常看到,打農藥的農人根本沒有防護,老人家可能習以為常,觀念上輕忽了化學藥劑的長期影響.

    農村及偏遠鄉間有些病例,也許因著衛生條件/醫療資源的薄弱匱乏,往往沒辦法溯源管控,又因為人口不如城市密集,連大規模爆發引起注意的機會都沒有.

    alhorn 於 2007/11/04 22:13 回覆

  • 工農為國捐軀
  • 家附近有屏東嫁來的客家人,他說他的父母五十幾歲就得癌症過身,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在蓮霧園噴農藥有關
  • 「工農」兄,我去您站裡看了幾篇文章,覺得心情沉重,因為這都是您我身邊,悲難的過去及現在進行式.

    我有個同事住彰化社頭,他們村裡許多民眾都是癌症過世,同事的哥哥腦瘤,妹妹胃癌.一直有個不被官方正視的說法,說是那邊的「風水」不好.

    然而,我二哥的學生在校外教學的過程,訪談間得知一些駭人聽聞的過去.在社頭地區,曾經是台灣經濟起飛助力的紡織工廠,業者"有志一同"都把生產手套/襪子的染洗廢水,用高壓氣體直接灌進地井,來逃避回收廢水及防治污染的高額費用或罰款.

    這兩件事擺在一起連想,就讓人扼腕,農家取用的地下水,正是高汙染的工業廢水.經濟起飛賺外匯,後座力卻遺害後人,百年難解.

    alhorn 於 2007/11/04 22:14 回覆

  • foxpapago
  • 台長,這〞農藥篇〞讓人心情倍感沉重
    還是來點機車笑話(來自大陸)

    一農民買到假種子
    辛苦一季顆粒無收
    悲泣之極飲下一瓶農藥企圖自殺
    那知農藥也是假貨
    家人慶幸撿回命一條
    買兩瓶白酒沖喜
    結果全家死光光
    因為酒也是〞假酒〞

    呵呵。。。katch也搬痞客新家了
    有空來機車
  • 狐狸兄,那個黑色幽默的笑話真是讓人啼笑皆非.....XD

    也去看了您跟卡啾老師的新格,時間瑣碎抱歉沒能細讀,但是第一印象已經十分驚豔了,謝謝您的告知.Thanks!!!

    alhorn 於 2007/11/04 22:18 回覆

  • 阿豹
  • 我聽說--可能是佛教故事,可能是民間傳說--自殺的人會一直重複地經歷死時那一刻。

    跳樓的人,自高樓往下躍,墬地慘死後,再活回到高點,重新再跳一次。跳樓尋死,反覆輪迴,初看不像多大的折磨。再細想,直速落地前,尋死人腦中可能迅速翻轉著對人生的怨恨或絕望,對親友的不捨或遺憾,所愛所恨歷歷在目。

    一死百了也就算了,一次死一次生,次次死,次次生,有誰能如此頻繁地歷劫自己的愛恨情仇?重複自己的絕望與悲情?面對自己的錯誤與遺憾?

    無限重複地體驗著死前的千般恐懼萬般念頭,真好比活在黑暗的阿鼻地獄。

    個人有個人的包袱,說實話,我是沒有資格勸阿烘想開些。雖然不斷地勸自己想開些,我還是有解不開的心結脫不離的傷痛。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已經活在阿鼻煉獄中,重複經歷著記憶的美好甜蜜與失去的空洞痛楚。

    或許知道自己還沒活在十八地獄裡的唯一證據,就是我還沒到完全絕望的地步。只要尚存一線光明,就是一線希望,就有一線生機。或許今天還是身不由己,或許今天心還受著煎熬,或許今天還沒等到最愛,或許今天還在縫補殘破的自己,但總還有下一時,下一刻,總還有明天,總還有今生。

    哀莫大於心死,尚存著游絲般的信心與堅持,就證明心未死。只要心還存著希望與愛,總會有生機。

    有希望,有生機,就算活得痛苦,就算分分秒秒受著剖心刮肉的煎熬,還是可以撐得過去,還是可以冀望希求火宅清涼。

    於是,再絕望,再無所依戀,我也不願自殺,正因為怕重複地活在真正的絕望與無所依戀中,怕無限輪迴的永夜無明與悽慘悲絕。

    這就是比爛。好死不如賴活著;再怎麼好死都比爛活還長還久還痛苦。

    說說作農人家。他們真是很辛苦。看這位老伯沒有保護地噴灑農藥,替他憐惜。
  • 忘了從哪裡看來的,中古世紀的歐洲,自殺身亡者的遺骸,必須埋在十字路口下,任由往來車馬踐踏,意圖讓自殺者有"終死不得安息"的下場.(當然是以活人的觀點來想像的)

    這個應該是從宗教制約而來的民風吧?某些保守的教義,有早年善意的源起,比方說排斥離婚,墮胎及自殺這類"惡行",但即使再怎麼嚴厲批判,甚至汙名化,並不代表這些問題,會從人間消失,因為方法手段都有待商榷.

    因為,我覺得「哀莫大於心死」,這句話正是自殺防治的探討軸心......心都死了的人,怎麼可能會想活呢?

    所以「讓心活起來」,個人覺得,才是拯救邊緣靈魂的力量.不管是賴活還是偷生.

    說也奇怪,不管是國家機器或是舊典禮教,都吹捧民族英雄,貞節烈女,跟自殺者一樣,結果都是死,卻要區分泰山還是鴻毛,我感覺得出來的唯一差別是動機,而不是結果.烈士烈女活得不耐煩的動機,都是為了別人的利益,或是為了別人的看法.

    是了,從這個差別去看自殺的議題,就比較有意義了,因為大多數自殺者的痛苦,都是獨"苦"其身.而解脫之後的問題留給活人.

    就我所知,所有自殺者的親朋好友,幾乎都會有內疚陰影,會有"如果那時候我OO就不會XX"這種想法,嚴重的長期困擾甚至造成終生負擔.所以有自殺傾向的人,如果多考慮一些活人的問題,也許除了賴活與偷生之外,會多出一些"心死不了"的特效藥.

    不過,特效藥不能治"報復型"及"贖罪型"的自殺心理.特效藥也不能治,安樂死牽扯的道德缺口.

    我自己的特效藥有兩帖,一是"為活著的人而賴活",二是 "What's Next?"

    吳念真與黃春明出席某次法鼓山的拯救生命講座上,吳公就提到,在他接二連三遭受親人自殺劫難的低潮時,跑到海邊去怒罵天地,說來呀來呀,還有甚麼災難要打到老子頭上來,儘管來吧!!!

    我就是想知道,馬的,還有甚麼更壞的,或者更好的,會在後面跟著來.....:D

    alhorn 於 2007/11/04 23:22 回覆

  • angelsmile
  • 天涼好個秋,清爽無憂!

    除了絕望,還有相當的勇氣
    如果他的意識清楚的話

    絕望是否會讓人意志不清
    我一直很想知道
    但我總覺得
    選擇自絕,要有多大的勇氣

    自己曾經經歷絕望傷心
    但不知道是否未到極致
    或是未曾引發意志不清之故(喝酒不算)
    再怎麼絕望傷慟之際
    都做不出這樣的決定
    (結論是我其實只是貪生怕死之輩,哈哈!)

    意念一出
    便要對軀體眾生交代
    如果靈魂在心靈包覆之下
    我便會對靈魂說話
    不要拋棄這副忠實的軀體
    陪你度過多年歲月
    不畏苦痛、悲傷、折磨與坎坷
    因為甜美多過苦澀
    如可以繼續貪戀,便不須求當下自行解脫

    天涼好個秋,清爽無憂!

    給我最最親愛的台長
    我也明白換季時的心情波動
    你這篇文章讓我想起小學時隔壁班傳來父親仰藥自殺的回憶
    當時我一直對巴拉松瓶上的骷髏圖案
    存有一種對死亡的恐懼
    那是年幼時對死亡的無知與初識
  • 曾經有一個媽媽,開車載著兩個小孩,先向學校請假,再帶他們去環島,補償一下虧欠的愛.這位媽媽面臨生活絕境,覺得人生不會更好了,環島旅行的終站,是用紅線牽在母子三人手上,喝安眠藥後在車內燒炭.或是引廢氣自殺,我忘了.總之整件事實在讓人心碎,新聞畫面上還有出現,牽繫三人手腕的紅線,心思大概是想下輩子再續今生的緣分吧?

    通常一般狀況而言,會有尋短念頭的人,往往當事者迷.心有嗔癡怨念,加上看不開.我看過另一個新聞案例,年輕的卡奴爸爸,背了一身債,老婆又跟人跑了,熬了幾年實在撐不下去了,抱小孩去找親友托孤,竟然沒人願意幫他.大概是這幾年借錢借到"人心不古"去了.

    這位先生湊足硬幣,買了煤炭在租處尋死,昏沉之際聽到幼兒的哭聲,心念驟變,拼老命掙扎起身滅了火,把自己跟小孩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

    後來的日子,也許並沒有過得更好,一樣是社會底層掙扎求生,最大的不同是,他下定決心賴活,再怎麼樣滿地找牙,也要養活小孩.....原來小孩的哭聲是點醒他,破解心障的福音.....:D

    不過說真的,燒炭實在不是一個"好"辦法,是純粹從效率而言.妥善率不高,半途被外力中斷的機率,隨著冗長的過程而相對提高.更不"妙"的是,燒炭造成腦部缺氧,終生殘疾的可能相當高.....

    耶~~~我怎麼講到這裡來了.....本站兒童不宜,衛道人士不宜,現在又多了一條,心志脆弱者不宜,過兩天NCC要來抄站了..... :P

    Angelsmile天涼請多加衣,希望妳諸事順利平安.
    塵俗隨風心放空,涼秋無憂多快活.

    alhorn 於 2007/11/05 00:12 回覆

  • 深山阿文
  • 沒事自殺幹什麼!
    有事自殺也解決不了啊!
    贊成鳥兄的建議
    有事沒事都來慢性自殺一番
    起碼可以看見自殺後的功效
  • 而且要集體行為,圍爐盡酣的效果才夠強....:D

    alhorn 於 2007/11/05 20:34 回覆

  • BG
  • 關於慢性自殺的試驗
    那大家各選一種毒品好了
    我選伏特加
    請實驗者定期報告實驗結果 @.@
  • 我剛剛想了很久,竟然想不出該選哪種.
    好像沒有試過那一種,可以讓我念念不忘的,
    我看我全部都來好了....:D

    alhorn 於 2007/11/05 20:47 回覆

  • nchiou
  • 好像引起眾人悲情的陳說~~
    不過,這幾張照片的感覺真好.
  • 我正在擠一篇光明一點的出來,把這種蕭瑟的氣氛沖淡一下^^B

    噴農藥看照片就好了,站在現場完全不是那麼回事...XD

    alhorn 於 2007/11/05 20:49 回覆

  • 來自彰化縣小鎮的中年人
  • 大哥的文章讓我回到幼小時的生活記憶,大哥的照片讓我又意識到時代不同了,以前的農夫是揹著農藥筒手動噴農藥,現代的農夫是拿根管子像在澆水灌溉一樣。但..這樣子會不會農藥灌的太多呢?
  • 中年兄,小弟前幾個禮拜還有看到一位阿伯,就是背後背著唧筒,一手拉壓桿,一手拿噴管的,我猜他應該是田主,才會用那種"小型"的單人器具噴農藥.至於照片上,拖著車上管子下田噴藥的,看起來像是聘雇來的專業噴藥工.

    時代在改變,觀念在改變,我想搞不好農藥成分也在改變,有些花/果/蔬/稻的農人也逐漸追求無機栽植,在人類與土地的利用方式上漫漫學步,也跟環境生物學習共處.

    前幾天跑了一趟二水的獼猴生態館,解說員說,許多鳥類,甚至獼猴在內,都是農藥的受害者,農藥的汙染在這一代不解決,就只能讓下一代去承擔苦果了.

    alhorn 於 2007/11/07 21: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