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跨貓羅溪的綠美橋,橋頭的大型青銅雕塑,
儼然已經淪為展現青少年次文化的留言板.
我繞著走了一圈,把密佈的立可白塗鴉/文字大略看了一遍.

有一篇熱情如火的愛情宣言,有點拙的語法陳述著少年的海誓山盟,
"娟娟,妳是我的最愛....我永遠愛妳...直到海枯石爛..."
旁邊就有調皮鬼(不同的筆跡),大剌剌畫個箭頭教訓他:
"別傻了...快點長大..."
"吃大便吧.....沒有永久的愛情...."

我帶著笑意看了一則又一則的留言,邊緣有一行簡短的字吸引了我:
"天亮以後說分手"



筆跡帶點稚氣,語意卻令人玩味,我停在那一步良久.
感覺好像"倩女幽魂"裡的書生與女妖,沒有天明的戀曲歌詞.
又像摻了嬉哈調味包的愛情速食麵.
他(或是她)是在什麼樣的心境下,寫下這句話呢?
紓解"九年喝一罐"的課業苦悶嗎?
還是偶像劇看太多的青澀語彙?
真的會有一段淒美的"西城故事"嗎?
難道會是失意的醉漢,發酒瘋還會帶立可白,來這邊破壞社會秩序?...:D

然後呢? 天亮之後,寫完之後的故事呢?



我找到另一張照片,鹿港意樓下的百年古巷,
斑駁滄桑的磚牆,述說著流金歲月裡騷人墨客的過往故事.
背後有位老婦人停下來等我取鏡,我不好意思擋路,就示意讓她先行.

前後幾年,我在這裡拍了相當多照片,也苦於無法突破舊格局.
當這位老婦人走過身邊,我突然看到了我想要的構圖.
不假思索快手快腳按下快門.

跼隅獨行,沒有伴侶同行的老人,緩緩走過時間的長廊,
她的背後,絕對不只是端著相機發楞的我,
還有漫長悠遠的生命腳印...她的人生,她的家庭,她的故事.


<<生別離>>
悲莫悲兮 生別離
而在來年 在無法預知的重逢裡
我將再也不能 再也不能 如今夜一般的美麗.

潘越雲多年之前的老歌,竟然此刻裊繞在耳際.
用立可白塗鴉的男女,在分手之夜,
漂泊在漫長時光之河的波漣間,
當步履不再年輕穩健時,可曾回頭....
望見昨日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horn 的頭像
alhorn

BB機車電台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