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停車場的邊緣,欄杆之外就是坵下的平原,我猛然望見山下一片開闊的粉豔花海。背山而建的寶藏寺,廟亭外的水田往昔大多是一片翠綠,現在又到了休耕期間遍植花肥的節令,驚艷的心情引人下山走入花田。

彰化是個以農立縣的平原城鄉,八卦山脈的最高點橫山,也不到海拔四百公尺,田鄉之間產出的花卉蔬果跟雞鴨漁牧,與嘉南平原聯匯供應了台灣大部分的集散市場,所以我常看到休耕期間,綿密遼闊的花田景象,不管是油麻菜的小黃花,偌大花輪的向日葵,還是馨紅繽紛的波斯菊。

0da0852b0a741038cd5985de8b2d9ef6


每年,每次,在偶遇的機會,停下機車拍攝埂間花田的時候,除了窺奇讚嘆造物彩繪出的美麗之餘,心情卻都會帶著一點淡淡的傷感,因為我天生阿呆,總想到它們的存在,不是為了這一刻的動人,而是冷酷地被當做花肥,只是水田放乾時節的過客,開春之後的命運,枝葉都將被剷平歿入田土。

日本人的武士道,崇尚櫻花隨風飄逝,壯烈而淒美的落英凋零,但好歹阿本仔賞櫻,不會砍櫻花樹去當肥料,生命的代謝還有世代綿延的傳承意味。而留在我所能獵攝,影像中的艷麗身影,卻即將在天地之間涅盤。

我端著相機嘆息掉幾滴淚,當然不會呆到想要在花海間切腹,只是當對焦屏上,凝結那一刻的美好時,會讓我在快門瞬間,忘記心態的武裝。


032a4f8d94c32724314df8e785f2a924

a74ff2482cffa84909bfc09c0ac75552

ae80057c819315abb7fba639a2b85529

d22e7cef969f1c9b94d671f581fb8933

dfa0fd373bc256bcb638ed8a115f235b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