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快樂嗎?」

「快樂啊。」

「為什麼?」

「豬頭...快樂難道還需要理由解釋嗎?正常人都這樣啊。」

「那逆命題是不是就此成立,不快樂也不需要理由?」

「你這個變態,去看心理醫師吧,別來煩我。」

我騎著機車上山,在前後不見人影的荒僻公路上,腦子裡的雙重個性,逐漸隨著蜿蜒山路的離心力攪和在一起,平常慣演諧星的耍寶角色開始擠不出笑話,另一個常演苦旦的衰臉也終於暈車,背不出陳年壓箱的台詞。

在這個可以甩尾的髮夾彎停下來休息,終於這兩種性格取得平衡,發完呆之後變成仰天狂笑,來吧,誰怕誰。就算迷了路,一條路也還有兩個方向可以選。上帝都還沒親口召喚之前,跨過石圍往下跳只算是"技術正確的選項之一"而已。

畢竟,想要豁出去的懦夫是無敵的。

2006年.竹山大鞍
3a34d7404a5878d5bd79c3d5493d3d84

蛋頭學者說,根據研究機構的普世調查結果,文明社會衣食無缺的成年人,有九成的受調對象,一生都在慢性失望中度過。因為他們早年所衷心期盼,所編織的夢想,始終沒有實現的那一刻。於是人們學會縮小胃口,嘗試逐漸降低標準,說服自己,快樂來自心中的寧靜,快樂來自隨緣膨脹的幸福。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