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月過去了,我哥的健康情形雖然還是在紅燈閃爍的狀態,但至少,家人所憂心的惡性腫瘤,不同的醫師表述了不同的看法,在後續的追蹤裡,也沒有足以在此刻驟下結論的證據,我當然很主觀選擇性地相信"這一邊"的判斷,也誠心感謝諸位來自遠方的關心。

照片上我的媽媽,伸手抱起她最小的孫子。同樣的一雙手,在四十年前的懷抱裡,我應該也是如此地懞懂無憂吧?

旁邊的小瑞,手持數位相機按下快門,凝結這一刻的人與事。

如砂漏計時器裡落下的細砂一般,光陰無間流過你我身邊,也許四十年後的小瑞,會用當代的紀錄工具,如此時般拿在手上,拓印漫長年月之後的另外一瞬間,砂漏光陰流過斗孔的聲音。

2006.屏東
01ed5c9b966d62582e12e1b44b22d8c6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