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大約1994年間,我在台中南華戲院觀看<辛德勒的名單> (Schindler's List),南華戲院是台中地區,歷史悠久的「一票兩片」學生電影院,中場休息還可以下樓包個排骨便當再回來繼續。熱門電影「放涼」到這種二輪戲院再看,當然是為了省錢,但是相對付出的就是視聽效果打折扣,揚聲系統破音跟畫面下雪花就算了,木板座位堅硬狹窄,每位觀眾都坐得並肩貼膝,臨近的耳語都可以隔空傳密跑進你耳朵裡。

<辛德勒的名單>裡面有一幕,主角站在山崗上俯瞰城鎮,街道上的德軍正在逮捕及格殺猶太人,紅衣女孩在整個灰階基調的街口場景茫然游移,影像傳達的訊息令人害怕而且心痛,軍人命令猶太人站成一直排,朝著排首開槍,步槍子彈貫穿數個人的軀體,倒下的後仰力道,像推骨牌一樣撞倒後方,倉惶卻又無法逃離煉獄的待死之囚。

當時坐在我後排的觀眾,突然哈哈笑了起來,讓我驚訝到難以形容,那是生命!正在瀕臨屠殺的生命,你是冷血動物還是根本沒有心跳?越想越火大,轉頭瞪那位年輕人,他滿面笑意正欣賞著銀幕上的一切,當時年輕氣盛的我,心中充滿了憤怒與敵意。

幸好自己沒衝動到,還做了什麼更愚蠢的事情,因為隔了一段時間之後,理性化解了憤怒,「那只是電影而已」,卡通裡的人物,頭被打爆了再用壓路機輾成扁扁大餅,會是一件讓觀眾哈哈大笑的事情,即使在真實生活裡,我們對這種事情感到髮指。

對那位年輕觀眾來講,也許是畫面中,演員倒地的動作,像丑角一樣誇張可笑,也許在他的心中,那只是一部電影而已。把自己理所當然的想法,換成別人的角度來想,是我那時候的釋懷方式。

<辛德勒的名單>散場之後,1996年以色列為了報復真主黨砲擊,發動大規模軍事行動,代號<憤怒的葡萄>,安理會還在表決通過要求雙方停火決議之際,以色列的大口徑砲彈擊中聯合國維和部隊的營地,106名在營區躲避戰禍的黎巴嫩無辜村民喪生。

2006年,十年之後的夏天,我在家裡看租來的DVD<慕尼黑> (Munich),一樣是史蒂芬史匹柏執導,一樣是猶太人的劫難血淚,遠在天邊的迦薩走廊烽火再啟,以色列要求真主黨釋放被俘士兵未果,再度揮兵入侵黎巴嫩南部。前幾天我在報上看到,令人不敢正視的可怕新聞照片,救援人員挖出瓦礫堆裡的幼童屍體,裹著一層厚土像是泥偶一樣難辨真貌。

那是生命嗎?幼小脆弱卻已離去的生命嗎?

「那只是新聞照片而已」
「我們也無能為力」

要這樣子解釋,我們的日常生活才能夠繼續下去,在一個「家長送小孩去國際標準舞夏令營減肥」的社會裏,很難去換個角度想像,砲彈隨時會摧毀家園的恐懼與悲哀。

從<辛德勒的名單>到<慕尼黑>,我看到史導在兩個時期講了兩個故事,看到猶太人的戲劇角色從無辜受難者,轉為有仇必報的暗殺特務,現實世界裡的神允之地,在回教/基督教勢力版塊的推擠下繼續延燒代理戰爭,真主黨一樣是躲在住宅區發射火箭彈的亡命游擊隊,以色列一樣是血債血償,擊殺異教徒婦孺不會手軟的十字軍。

憤怒與仇恨,要過很久很久之後才有可能消失。


2006.彰化.大村
IMG_9875
2006.南投.中寮.和興村
IMG_1386
IMG_1380
IMG_1387
IMG_1383
IMG_1385



憤怒的葡萄 (The Grapes of Wrath)
悲劇可以淨化靈魂,讓我們在看完一場戲劇表演之後,有動力去思考如何讓自己活得更好,所以在越悲苦的角落,總有越多震撼人心的戲劇/文學創作,普立茲得獎小說及同名改編電影<憤怒的葡萄>,描述經濟大恐慌時期,流離失所的俄州農民,被銀行財團吞噬了家產,漫漫遷徙但求希望之土,跟猶太人<出埃及記>的心路如出一轍,四零年代的黑白片實在難找,我在後來的<天堂之日>(Days of Heaven)看過描述相近的故事場景,約略能夠意會到那種,大地上遷徙求生存的無田農民悲歌。
隱藏的元素:
得看完了才能講,上個禮拜天站在一台廢棄戰車旁邊,突發奇想,把焦點放在戰車上的圓形物體拍一組特寫照片,試圖導引觀者的視線,從葡萄的農莊祥和構圖,藉由圓形這個隱藏元素,一路「畫虛線」串到戰車主砲正面威脅第一人稱的視野。圖排好後卻開始猶豫,覺得太過悲觀灰暗,似乎應該把順序倒過來。左思右想「盧」很久,還是決定維持這個順位,因為那是最初的原創想法。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judie35
  • 最後一張戰車的照片的確頗具威脅感。<br />
    <br />
    「憤怒的葡萄」電影,中譯「怒火之花」,幾年前曾以極便宜的價錢買到。電影<br />
    也好,書也好,深深震憾青少年期的我。很難接受為何世上有這麼多不平等、不<br />
    公義,又為人的堅強、愛與所抱持的希望所感動。<br />
    <br />
    又是極具深度的美文、美圖。真動人。
  • Arkun
  • 那隱藏的元素還真需要解說一番,不然魯鈍如我是看不出氣質老鄉的設計的。<br />
    <br />
    在此甘冒大不韙一下(我每次這樣說都幾乎要引起眾怒),我其實覺得辛德勒的名單是部媚俗濫情的<br />
    大爛片。<br />
    <br />
    快逃~~
  • alhorn
  • Judie老師,<br />
    最近才想起來,<天堂之日>不錯看喔.... :D<br />
    當年在淡水看的時候,對那種「散文般的影像/音樂」十分著迷,這位導演<br />
    (...細節我忘了...:P)只拍過三部片,後一部拖了很久,應該有十幾年以上<br />
    才開拍搞定,講二戰太平洋戰役的故事,中譯片名好像叫做「紅色警戒」,<br />
    也是把戰爭片拍成當散文,但就沒有<天堂之日>那麼好看,那麼有衝擊力.<br />
    <br />
    <br />
    老鄉,<br />
    玩技巧搞到需要自己做解釋,我先回家面壁一下好了....(-.-)@.<br />
    <br />
    不過,電影/音樂/小說/攝影,看完聽過之後,一個人有一種想法,這是好事.<br />
    表示「種子有開花」.<br />
    <br />
    聽說「阿匹伯」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從小不停搬家換學校,父母經年的吵<br />
    架,自己孱弱的身體,讓他對童年,人際環境都充滿挫折感與不安定的回憶,<br />
    我每次看到阿匹伯的電影,出現催化濫情說教嫌疑的時候,總會想到他的童<br />
    年.想到他「期待發生美好的事情」的想法.就沒那麼排斥了.跟國片<異<br />
    域><無言的山丘>比起來,同樣是生命磨難的主題,要比媚俗濫情,<辛德勒<br />
    的名單>還遠遠排在後面咧.....:D<br />
    <br />
    以前覺得看他的電影,常是「只有喜歡某些段落」,近年的<搶救雷恩><世<br />
    界大戰><慕尼黑>,已經變成「只有不喜歡某些段落」了.^^
  • Vannie
  • 這篇實在讓人印象深刻,也長了不少見識。^^<br />
    題外話一個,alhorn兄所謂甲骨文兼狂草的這種字跡,還真<br />
    令人好奇啊哈哈…:p這可也是一種獨樹一格呀!<br />
  • angelsmile
  • 不曉得現在還找不找得到這部由史蒂芬史匹柏製作的紀錄片<br />
    「消失的一九四五」<br />
    這部電影我沒記錯的話,拍攝匈牙利籍猶太人經歷屠殺倖存的故事<br />
    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個小姊姊為躲避集中營裡的全身裸體搜查<br />
    將母親交給她的寶石吞進肚裡<br />
    日復一日吞進又從排出的糞便裡挖出<br />
    當她的姐妹在集中營裡過世<br />
    這樣的磨難竟成了她活下去唯一的依靠<br />
    最後,她將她自己跟寶石帶離了那個令人痛苦難言的所在<br />
    <br />
    我當時是從影帶店租來看的
  • alhorn
  • Vannie,<br />
    講了一定沒人相信,我念小學的時候,真的有去學過書法,下課後到老師家<br />
    鬼畫符臨帖的那種...只是對我起不了作用...朽木難雕...:D<br />
    <br />
    Angelsmile,<br />
    想起來了,「消失的一九四五」好像在百視達架上有看過,但沒有租過,可<br />
    能覺得「太沉重」,或是沒看過相關影評介紹,以前每次封面文字看一看,<br />
    又把片盒擺回去原位了....Orz
  • judie35
  • 「天堂之路」沒看過。最近滿懷念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中的電影,有機會再找<br />
    來看看。<br />
    <br />
    拜託,請不要叫我老師。在各方面我都算不上老師。<br />
    <br />
    看你拍得照片那麼好,才想拜你為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