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 Sep 26 Tue 2006 09:19
  • 農婦

友站<茄冬樹窠><雙餘館>正在講本鄉詩人吳晟(勝雄)先生的散文集<農婦>,我也想湊熱鬧,就把前幾個禮拜剛拍的照片翻出來貼。

但得坦白招認,我是個老粗,距離上次把一整本文學類書籍從頭到尾翻完,已經很久很久了,吳晟先生的文章實在沒有拜讀過的印象,或者是看過就全忘光了。後者比較嚴重,代表年紀大了,距離老年失智之日又近了一步。(要是煩惱也能忘得這麼乾淨就好了,拜無米樂崑濱伯為師:D)


IMG_2197


還有,我不但書看得少,而且五穀不分,草木不識。只知道這幾位農婦不是在稻田裡工作,她們拿著塑膠拖盤上的菜苗種在鋪層稻草的田畦,但是別問我那是什麼菜。(講一下藉口,我是肉食動物:P)

覺得奇怪的是,田裡工作的只有女人,男人到哪裡去了呢?

這個答案在幾分鐘後揭曉,耕耘機嘟嘟嘟開過來,男人在開耕耘機,而且是整片田裡唯一的男性工作者。

「男」者,「田」中付「力」者,可是現代的農村,勞動力卻以農婦為主要來源,是因為人口外流?到外地上班,到工廠謀生,都比留守農家來得容易糊口?

我在田尾鄉看過另一個「特殊」的現象,從事花藝觀光餐飲的,幾乎清一色都是年輕人,一條柏油馬路兩旁,一邊是種花的苗圃,一邊是水稻田,某些時候可以同時觀察到,工作者年齡層也是截然分明,種花的幾乎都是中壯年以降,種田的都是崑濱伯那種老人家。

也許高單價經濟農業,比方說田尾的花農及衍生行業,都把農村長者排除在外了,種花的勞動力付出還有技術成本,不是老一輩稻農能夠負荷勝任吧?

拍照的時候,我一直以為,田裡的農婦,應該是動員厝邊村里來自家田裡勞動的,那位開耕耘機的男人,是雇聘來整地的。後來翻照片的時候,卻隱隱有點懷疑,會不會是倒過來,田的主人是他,所以他有耕耘機,這個活兒也比較「像老闆」,那幾位農婦是契約工,請來幫忙種菜苗的?

突然想起來,我在南投茶園的蜿蜒山路騎機車亂晃的時候,好幾次就跟在採茶運工車的後面,車裡沙丁魚般擠滿了農婦,也是類似的衣著,後來看過一篇報導,那種採茶農婦的工作,是南北串聯,逐「水草」而居,哪邊茶園的採收工期可以連成一線,就背著行囊衣物輾轉討生活。

你知道我想到什麼嗎?我居然聯想到美國的西部牛仔趕集,為了生活在漫天塵土中揮趕牲口,曠野跋涉天地為家,差別是,美國牛仔是農場的男性工作者象徵,而在台灣農業底層游走移棲的,卻是農婦的斗笠覆巾花袖套圖騰。


2006.彰化.溪湖
IMG_2199
IMG_2200
其實,當初是因為一眼瞥見這張破沙發,才停車下來取景的,也才拍到附近農田裡的景象。這種「怪怪的」場景一直都很吸引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感覺一張破沙發擺在田邊路旁的樹蔭下,好像有點空靈寂靜,有點歲月故事的感覺。
IMG_2190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judie35
  • 看起來有點像是在種某種瓜類。<br />
    <br />
    田邊的沙發、破椅,也常吸引我的目光。我想這是農人特意佈置的小憩角落。<br />
    <br />
    又,狗尾草那張拍得好美。
  • Arkun
  • 印象中並非每位田主都有耕耘機,通常都是某人擁有耕耘機,由各處田主輪流聘請耕耘機到田裡整<br />
    地,割稻機也如此。否則每個種田的都要養一台耕耘機割稻機未免耗費太過。
  • Vannie
  • 我這個城巿小孩對於「水草」向來一無所知,只知道碗裡<br />
    的米飯不可以剩得不乾不淨。呵呵。<br />
    只想給狗尾草和田邊的破沙發這二張照片拍拍手。<br />
    大自然真是最好的說故事者;看見純真的心,純粹的美。
  • alhorn
  • Judie,<br />
    對喔,那種鋪稻草的景觀,好像在西螺大橋河床,有看過長出瓜的,就比較明<br />
    顯了.<br />
    <br />
    老鄉,<br />
    講到割稻,突然想起來,以前當兵的時候,支援農民助割,竟然是一種人人艷<br />
    羨的爽差,以現在的眼光來看,大太陽下人工割稻實在是件苦差事,但是對<br />
    當年的野戰步兵來講,實在是爽到不行,主因可能在於掙脫枷鎖,沒人來煩,<br />
    只要把工作做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就好了.<br />
    <br />
    Vannie,<br />
    你還比我厲害,我是聽Judie說,才知道那叫狗尾草,以前都說是「毛毛<br />
    蟲」...:P<br />
    <br />
  • Rebecca
  • 跳出來說下話(因為我媽是北斗人,就在田尾旁邊啦:))<br />
    <br />
    種花的老人家少還有一個原因是種花比起種稻是非常高勞力的工作,常常<br />
    要在半夜噴藥什麼的,生活形態已經跟以前的農村大不相同,我每次看到<br />
    表哥表姊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都覺得很神奇。<br />
    <br />
    還有老人家覺得好田一定要種稻米啦,稻米是有點神聖的作物。<br />
    <br />
    不過種稻真的是賠本生意,扣掉農藥肥料,一年下來,常常都還賠本。<br />
    <br />
    所以很多老人家也都改種花了。<br />
    <br />
    我記得有次大舅跟我說,辛辛苦苦種得花,收成好、修好、包裝漂漂亮<br />
    亮,送到拍賣場,因為當天這種花太多,沒有拍賣出去的花,就當場銷<br />
    毀,老農夫看的真是欲哭無淚。<br />
    <br />
    我也覺得狗尾草拍的真好。<br />
  • alhorn
  • Rebecca,<br />
    耶...放鞭炮...又找到一個彰化同鄉了...:D<br />
    <br />
    種花真的很辛苦,有次我大約晚上11點路過田尾,看到路旁的花田燈火通<br />
    明,一群花農正在田裡挑燈夜戰,當時心中很好奇,最常看見的是開著燈在<br />
    「曬花」而已,原來三更半夜還是有農人在工作,後來又有一次是清晨時分<br />
    路過,這回竟然看到貨卡進進出出,一群人已經在揮汗工作了.可能種不同<br />
    的花,作息就得跟著改吧?<br />
    <br />
  • hyc
  • 嗯,<br />
    田邊的沙發<br />
    很像一幅劇照<br />
    好像要開始說故事<br />
    頗有"文‧溫德斯"所說<br />
    一張照片可以是一個故事的開始<br />
    也可以是電影的第一個畫面...
  • alhorn
  • hyc,<br />
    對啦~~~(猛點頭)<br />
    有種劇照,電影開場的感覺...:D
  • ifan
  • 繼續進展中,其實看很多文章的時候都有點想要留言(很喜歡大尾那篇,覺得不愧是從小被丟在海邊長大的男子漢!聯考前那段更是鐵漢柔情啊。),不過覺得那樣很奇怪,會充滿一堆以前文章的留言,而且記得台長說看自己以前寫的會覺得有點尷尬...
    我也是對最後一張的沙發有感覺說,想想可能是「錯置」的關係吧。也就是我們心中多多少少覺得自己的生命被錯置了。
    再仔細研究的話,其實這沙發已經破舊了,也許我們心中隱隱然覺得,其實這也不算錯置,畢竟破舊的沙發擺在客廳不好看,也是因此被主人丟棄在這裡任由風吹雨淋吧,有點自憐的味道。
    再仔細想的話,也許耕種的人累了也會在這裡歇一下吃個午餐看個日落,或是小狗小鳥會跑來棲一下,再怎麼說,也還是比直接進垃圾場要好的多,不是嗎?(總覺得它是特別被安置在樹下給人坐的,就算破舊了也還是有人珍惜它的功用,還蠻溫暖的說。)
    一張照片也能講這麼多,最可怕的是,我怎麼會有這種老人家的心情啊!(還是說,老人家其實有其他的想法...)
    另外,完全無關的是,假如台長愛看商業片的話,真的大推「千面女優」、Paprika、Appleseed這三部日本動畫,情節流暢又吸引人,而且都是日本漫畫中那種可愛的女生當主角呢。
  • 我應該送個惠我良多的匾給風扇探長兼老X,有這種毅力挑戰艱苦晦澀蠢文的格友不多啦~~~:D

    每次有古文出土,真的會覺得蠢文實在難以忍受,有種想逃回火星的窘赧,不過靜心細想,這就是真實的我,至少是當時的我,也沒啥好丟臉的,反正都丟過了 :D

    所以請自便,暢所欲言,我這裡的來賓留言一向比本文精彩,這是本台台風啊。

    我已經想不起來,大尾叫甚麼名字了。印象中他去念中山之後就沒再見過面。

    還有,我總算有看過 Appleseed,不過士郎正宗的漫畫改編動畫,族譜很複雜記不太清楚哪部是哪部,我記得《蘋果核戰爭》裡有兔耳朵義體人,還有自走大砲爬到玻璃頂毀滅世界,很好看,而且聽說2008年四月有個蘋果核的續作,但名字想不起來,找到再跟你說。

    還有有,前陣子聽到某個傳聞已久的風聲已經被證實,攻殼機動隊,士郎作品裡的台柱力作,確定由好萊塢夢工廠買下電影改編權,所以將推出真人版的電影,真期待 :P

    alhorn 於 2008/05/12 18: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