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只剩一個腦袋瓜子勉力保持在水面上,快要不聽使喚的手腳,划過盡是水藻,還帶著溽暑溫度的海水。看到不遠處約莫一層樓高度的浪濤,再次夾著沉默的恐懼壓頂而來,心裡知道又要頭下腳上,在海中翻滾到不知天地在何方。

那一年的夏天,我們都喝了好多,好多海水,多到頭昏眼花,產生錯覺以為,海平面因此而降低。當然,有一部份是從鼻子灌進去的。

當兵的時候,師裡有弟兄在渡河攻擊演習時不幸滅頂,師長下令要加強訓練泳技,我們那一營當馬前卒兼實驗品,先拉到陸軍步校泳池裡,扒了三個禮拜的水,嚴格來講是兩個禮拜,第一個禮拜都在泳池邊搞蛙人操,幾乎連池水都沒扒到。你知道的,就是電視上會看到的那種,四肢騰空伸直來回,做垂死抽搐掙扎狀,以肚皮為全身支點,貼在滾燙的池畔地磚上,跟耐性極限拉鋸的那種整人操。

之後才開始真正的海訓,部隊進駐興達港旁,已經放暑假的海邊小學,那時候連上弟兄都已經輪流,開始脫第二層皮了,背上肩上的舊皮剝落,新皮不耐南台灣艷陽的熱情,來不及長大就又跟著曬到爆。師部高官來巡視基層訓練,視察完畢後,某個沒良心的狗腿主官,安排阿兵哥表演餘興節目「騎馬打仗」,營造虎帳笙歌的歡樂假象。打赤膊在沙灘上娛樂嘉賓,肩上脫皮部位火灼刺痛,還要背個人互相推擠磨蹭,大家雖然場上嘴巴高喊口號「親愛精誠,團結服從」,肚子裡都同時痛罵「狗官殺千刀,林北駛你娘」。(抱歉我用詞粗魯,但其實,跟弟兄們當時真正罵的詞彙比起來,這個還算輔導級的)

一開始,大家流傳的恐怖耳語,說期末測驗方式是,把你用舢舨載到離岸一公里遠的地方,教官驗明正身之後,一腳一個從船上踢下海裡,游得回岸上的就結訓放假,晚點名還游不回來的就進忠烈祠,家屬領八萬元國殤撫恤金,(那時候的兵就是這個價碼,也不會有家屬去抬棺抗議爭國賠)。大家半信半疑之際,沒忘了拼老命練習划水,即使是最混的弟兄,至少都學會換氣,或是水母漂,大家都做了最壞的打算,萬一真的氣力耗盡,就跟它拼了,賭看看用漂的,能不能用龜息大法撐到被海潮漂回沙灘上。

當然最後才知道,這只是嚇唬的伎倆,當兵就是這樣,把恐懼當成統御的手段,把命令當成敷衍的對象。

某次全營晚點名,大家列隊立正成講話隊形,五指伸直併攏貼緊雙腿,夏夜的蚊子海岸邊,在黑暗的國小操場上,伴著濤聲,大約有一整個師的蚊子,圍攻直挺挺站著,動也不敢動的國軍弟兄,營長長篇大論的過程中,我看到前排老兄的耳朵上,一隻耳朵就有六隻蚊子同時吸血,霎時忘了自己全身,也有數不清的飛蚊兵團在包抄圍剿。撐到營長終於講得盡興了,大家正準備趁稍息之際,順勢揮趕一下這些嗡嗡作響的「奪魂釘」時,只見營長又翻出一張電文,宣達師部命令,要弟兄們提防蚊蟲叮咬,杜絕疾病傳染。

沒辦法,軍中就是這樣,只要是命令,就得上下一條心,層層來敷衍。有個老笑話這樣子講:「完成一件事有三種方法,對的方法,錯的方法,還有中華民國陸軍的方法」,以上軍種可以代換成任何一個作戰單位都適用。部隊裡的事情,你不能說它錯,但好像也對不了,總之令人啼笑皆非就是了。

好不容易終於熬到結訓,眾人身穿紅短褲汗衫,全身露出來的肌膚都突結黝黑,值星官帶隊聽完訓話,準備解散放假之際,已經轉身的連長竟又走回來,也講了個冷笑話:「你們現在這付模樣,看起來就像101兩棲偵蒐營(海軍陸戰隊的水鬼部隊,以剽悍鐵血威名遠播),待會兒出去搭車可以直接插隊,沒人敢講話」。熱到快讓人融化的南台灣烈日下,這笑話還真是冷到僵,沒人笑得出來,但也沒人敢說破,心裡只想要趕快走人,脫離這火燙的地獄,回到人間。

那年夏天,雖然喝了好幾加侖的鹹澀海水,但其實,我還算有心情,去欣賞仲夏的天藍海碧,因為我的破百,就是在哪所蚊子小學裡度過的,離退伍不到百日,就叫做破百,熬了兩年數饅頭度日如年的荊棘路,破百之後的快樂心情,簡直就是刀槍不入,插對翅膀馬上可以飛起來。一樣是在沙灘上跑步,大家想到眼前還有跑不完的步,沉重的雙腳就深陷軟沙,跑到上氣不接下氣,只有我,一想到「當畜牲的日子」,就剩下「這幾步」了,立刻健步如飛,衝啊!自由的日子!我來了!

所以剛退伍的那幾年,我經常夢到自己還在當兵,一身冷汗醒來後,有時會想到,麥克阿瑟講的那兩句入伍名言,「入伍經驗千金不換,寧棄千金不願再次入伍」。如果時光倒流,讓我回到那些令人懷念的地方,令人懷念的弟兄們,山海間所走過流汗過的來時路,我還是無法確定,自己能不能用「回憶美化記憶」的緬懷心境,再去喝它一整個夏天的海水。


.
2004.雲林.古坑
IMG_9921
.
2005.台中.龍井
IMG_5755
.
IMG_5731
「真好喝」...:D
IMG_5734
.


機車主播說:
可能軍隊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矛盾了吧?訓練人去殺人,得先磨掉戰士的人性才能夠殺人,只想用來嚇唬敵人的作秀部隊,大部分都是不堪一擊的。軍隊既然扭曲了很多,人的存在價值,當然就沒辦法用人類的常規角度來審視,儼然成了抽離理性與人性的異次元世界,所以,當兵的日子,才會是這麼光怪陸離,卻又回味無窮,讓白頭歐吉桑可以大話天寶遺勇。
機車主播又說:
前一陣子看報紙,寫到國防部近年有明令,戶外操課,值星官得攜帶溫度計,只要現場達到攝氏35度,必須按規定帶部隊到陰涼處稍息。看完該報導後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跟敵人廝殺,現在還有「35度C以上掛免戰牌喝涼水」的新戰術嗎?
2006.7.11.錯誤更正:
有位陸蛙退伍的朋友寫信來指正,以下為來函部分引文:
「...我見過的人每個人都以為那是海軍陸戰隊,你也是.其實這個不對.陸軍及海軍都有兩棲部隊,海軍的是海軍陸戰隊,駐紮台灣本島,陸軍的是兩棲偵蒐營.駐紮外島.所以台灣看到的都是海陸;金門,馬祖,東引的是我們家的.兩者是完全不一樣...」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Vannie
  • 吼吼~蚊子海岸的那場血戰看得我起雞母皮…<br />
    熱啊~室內都已經31度了,我看以後官兵弟兄們<br />
    會不會有冷氣可吹啊?:p
  • alhorn
  • 真正的The Mosquito Coast在加勒比海,網路上可以查得到地名典故,也是<br />
    小說及改編電影的名稱,巧的是,<蚊子海岸>在台灣上映的時候,我剛好在<br />
    南部當兵,海報上有年輕時候的哈里遜福特,但只對海報有印象,一直沒看<br />
    過本片.每次想到當兵在海邊被蚊子叮到滿頭苞的記憶,反而心裡就浮起<br />
    <蚊子海岸>這四個字...:P
  • 悄悄話
  • miuhua
  • 有位當兵也不太愉快的朋友<br />
    退伍之後<br />
    也不太願意再提起那樣痛苦的日子<br />
    不過男人當兵跟初戀一樣<br />
    應該都是一輩子當中重要的記憶<br />
    值的記下來
  • ansont
  • 那段時光之所以令人回味,因為有太多的第一次在那兩年都發生了<br />
    <br />
    回頭看,很久的事卻又歷歷在目<br />
    家裡還放著已經穿不下的迷彩服,冬季夾克,睡袋,未開封的聯勤三角內褲,有點脫線的毛巾,綁腿,印錯兵籍號碼的兵籍名<br />
    條,臂章,沾有土垢的衛兵手則,兩本從新兵寫到退伍大頭兵日記....外加一個到現在還有聯絡的同梯弟兄。<br />
    <br />
    因為...<br />
    <br />
    他退伍時的求職履歷表由我操刀,而且還真給它錄取了....XD<br />
    <br />
  • angelsmile
  • 你將美好的瞬間 都停格在一方畫面上了<br />
    我好喜歡你拍的照片...總是會讓我產生相同的快樂和滿足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