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飛王宮入火安座暨祈安醮典


2008.雲林.四湖
IMG_8428 IMG_8426

IMG_8398 IMG_8396

IMG_8389

IMG_8406

IMG_8410

IMG_8405 IMG_8424

IMG_8423

IMG_8422

IMG_8418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大拜拜
  • 看到豬公,不由得,笑了!

    還有老夫子靠北呢!!
  • 幾乎每隻豬公,都帶著神秘的笑容,我小時候在這種場合,都不敢正視它。尤其是晚上的場子,遼闊田地裡沒幾個人,就只有我走在明晃晃的燈泡跟長長供桌之間,覺得豬公可能知道你來了,彷彿瞇著眼在觀察這一切。

    老夫子的眼鏡....當時在現場覺得有點怪,但說不出來哪裡怪。回家後電腦上邊看邊回憶才想到,老夫子鼻上有付眼鏡,公仔弄成活像長了鬍子。

    alhorn 於 2008/10/14 09:06 回覆

  • Vannie
  • 哈哈~好喜歡那個老夫子的捏麵人,還有可以同時看三部電影真的不知該怎麼看阿。。。。:p
  • 我記得小時候,對建醮最大的印象就是『肉山』,應該是指擺放祭品的山狀台架,很雄偉。晚上亮起燈來讓我目眩神移,讓大人牽著走都還轉頭流連,捨不得移開視線。

    第二個感受最深的印象就是,供桌上可以看到許多捏麵人,造型各異而且完全抓住童心,經會盧著要大人買一只回家,(現在來想,這東西應該不是賣的),有次媽媽大概被我搞得很煩,就說等拜拜結束後,會再去試試跟他們討一只,我還真的相信了,等了好多天,都沒看到媽媽帶捏麵人回家,期望破滅,沮喪到極點。最後當然不了了之。

    至於放電影,好像當年還不普及,大多是歌仔戲布袋戲的,這種三片同映,一字排開的場面,我還第一次看到。

    alhorn 於 2008/10/14 09:24 回覆

  • 小王子
  • 大蕃薯是南?那秦先生ㄌㄟ?
  • 我有沿著供桌走一圈,去找他的老搭檔,結果只有老夫子。

    猜想捏麵師傅搞不好年紀跟我差不多,更年輕的可能不曉得老夫子、秦先生、大蕃薯何許人也。也許就捏皮卡丘、天線丁丁、火影忍者之類的了。

    alhorn 於 2008/10/14 09:29 回覆

  • hyc
  • 有次很納悶
    那個放布幕電影的都沒人看怎還一直放
    朋友說
    那又不是要放給人看的...
  • 主要是謝神敬鬼,次要才是娛賓跟慰勞工作人員吧?鄉下常有野台戲沒半個觀眾的,我看過布袋戲偶撐在台上,只播錄音帶的,搞不好連後台都沒人。

    講到星光電影院,聽說北部放映一場露天電影,行情價大約兩萬五,彰化縣常在跑廟會放電影的個體戶,時機歹歹,兩千五一場都接了,所以我想,中南部也許這是公定價也說不定。一字排開三台發財車,三片連映,可能才索價 NT$7500。

    alhorn 於 2008/10/14 09:43 回覆

  • stanley
  • 網路隨便晃,沒想到竟然看到飛王宮的照片,這應該是星期六晚上的活動吧!
  • 兄臺應該是在地人吧?照片是週日晚上拍,也許熱鬧好幾天也說不定。

    飛沙村對大多數人來講,也許算是遙遠而陌生的地名,我常在中彰雲投許多小鄉鎮遊蕩,飛王宮這還第一次去。

    alhorn 於 2008/10/14 09:50 回覆

  • bigbird
  • 豬還有古巴雪笳抽啊

  • 這個是上等台灣雪茄,嚴選香料賜福加長型的 :P

    alhorn 於 2008/10/14 10:03 回覆

  • 鴨蜜瓜
  • 有形無形的
    都鬧熱~~~
    偶媽平常濟付的百年宮廟
    也寄來請帖
    不過好像是在昨天還前天已開完流水席了
    我沒迄~~~殘念...

    關於hyc提到的放映無人的電影
    偶小時後被老灰啊郎番附過
    絕對不可以看
    那是演給神/鬼看的
    生人勿近
    可是偶還是會躲在遠處偷看
    看看能不能看到什麼@@...
  • 廟會裡的星光電影跟扮仙唱戲,童年回憶裡常是鄉村盛事,我記得有看過短篇小說,把這種素材寫成鬼故事的,可能靈感源頭也是來自,『神鬼同場,人演戲』,這種詭譎的場景吧?如果唱歌仔戲唱到起乩附體,金光布袋戲變成人間鬥法,電影演到貞子爬出來,還有勇氣繼續當觀眾的人,大概也是世間少見。不過真實場景裡,沒有人的野台戲,在夜色燈火裡看來,的確透著幾分落寞,還有森然。

    我有幾次經驗,夜裡路過空場子演戲酬神的廣場,渺無人氣而又喧鬧光幻,都可以感受到那種詭異兼滄桑的氣氛。

    alhorn 於 2008/10/14 10:23 回覆

  • classicme
  • 哈 看到老夫子
    不禁會心一笑
  • 認識老夫子,可見您是928上台接受表揚的資深優良教師 :P

    alhorn 於 2008/10/15 08:14 回覆

  • 毛主席
  • 同時間放三部電影,眼睛會很忙耶
  • 當場我就在想,這大概要三眼神童才能看,也許三太子李那吒才比較 OK
    但站了一會兒,發現同時要聽三部電影的聲音,才是神級的挑戰啊 :P

    alhorn 於 2008/10/15 08:22 回覆

  • 七月流火
  • 我是在地人,不過,現在遠走義鄉,看到這個照片,有點熟悉的陌生。看到新聞也有報導,倒是非常訝異。
  • 流火兄的感覺,小的大概可以約略揣摩得到。我在台中高雄淡水都各混了幾年,現在不意間看到人家貼該地的照片,變得很陌生也帶點熟悉,等到有機會舊地重返了,卻又幾乎找不回當年的回憶。

    話說那夜飛王宮前的場面,幾乎可以用氣勢驚人來形容,百公尺長的供桌七八落綿延排開,暈黃燈海亮晃晃一片,漫步在無人的桌邊,環顧四方彷彿置身超現實的異境。

    alhorn 於 2008/10/15 08:42 回覆

  • ifan
  • 台長,想請教你多年跑來跑去見多識廣的經驗,請連到這篇文章看看可行性好嗎?(關於請跑廟會的去放電影的部分)先謝過啦 ^^
  • 見多識廣是騙人的,孤魂野鬼四處亂晃 還比較貼切 ....
    請容小的琢磨構思一下....

    ㄟ 探長你生意做真大 .....

    alhorn 於 2008/10/18 14:40 回覆

  • 毛獅
  • 台長你是在地人ㄛ今年飛沙村世紀大典我無法參加非常可惜非常感謝你的照片本人非常希望大家可以認識這個武術小鎮
  • 誤會誤會....小弟路過飛沙村,算過客而已。

    毛獅兄 聽起來像武林中人,小弟還不清楚關於武術小鎮的背景 .... 欠學,我該去多翻翻資料來看看 :P

    alhorn 於 2008/10/23 11:29 回覆

  • lin
  • 請問板主:
    您知道要去哪裡找謝神播放電影的業主?我在北部.

    謝謝
  • 抱歉讓您失望了,我並不曉得任何業者,不妨請跟北部地區的廟宇管理委員會,多問幾家探詢看看,因為廟會跟這個行業幾乎是共生存在,應該會有管道可以找得到。

    alhorn 於 2009/04/28 09:41 回覆

  • 飯糰
  • 偶然看到這裡,因為我是本地人,所以看到這些照片,好感動...
    謝謝你記錄了這小地方的大事,雖然已經很久了,但還是要再次的感謝你!
    p.s. 我可以把照片複製下來嗎?
  • 本地下電台圖文集,向來以創用2.0條款保護:
    『非商業用途圖文引用節錄,請註明作者、原始連結』即可。
    加上飯糰兄是在地人,當然請自便,免客氣 :P
    (能讓在地人感動,是小弟的榮幸)

    PS: 我突然想到,那夜其實小弟不只拍這幾張,也許有挖出來再獨立另貼一篇好了。

    alhorn 於 2009/05/13 22:17 回覆

  • 吳家大弟
  • 第一次這麼熱鬧過

    那好久了 村里第一次這麼熱鬧過
    那時候又剛好碰上什麼節的 兩個+起來一起辦
    超讚的!!
  • 好像是去年,我還穿著短褲短袖的熱天裡拍的,匆匆春去夏來,又快一年啦 :D

    我記得那場子真的很遼闊,夜裡燈火通明非常壯觀 ....

    alhorn 於 2009/05/19 21:10 回覆

  • EIKO
  • 是做醮!60年一次?看到豬公一副慵懶恍忽的神情,大概那枝香的成分含有瑪莉發那!遙遠的記憶裡,豬公的嘴裡含著一個包了紅紙的橘子。請問牠們背上揹著的是什麼?
    那個布幕,如果吹來一陣風的話,人物的表情就會變幻莫測!一次看三個螢幕!不但會鬥雞眼,而且會頭昏!然後脖子扭到筋。
  • 挖一下雲林縣府的新聞稿,應該是這篇 「四湖鄉飛沙村飛王宮入火安座典禮」
    http://www.yunlin.gov.tw/newskm/index-1.asp?m=9&m1=6&m2=45&id=200810110002

    沒記錯的話,每隻豬公背上都擺冰袋,一直滴水,想來天氣熱,典禮有三天,總需要些冰鎮的措施,又想起來,中間有些長桌上空無一物,只剩厚厚一層鹽巴,大概也是熱天裡放不久的祭品吧?某些替換上來,某些就收攤了。

    那個謝神電影,我還真站在一邊看了幾分鐘,港片台片都分不清楚,不過反正不是播給人類看得 :P

    服役的時候,有幾次放映電影,基層部隊那來正規的布質銀幕,因簡而陋,直接投影在司令台上的白色牆面,牆上的紅色標語想視而不見,都很難,所以電影裡男女主角特寫的額頭上,都少不了「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一排字 :D

    alhorn 於 2009/05/19 21:29 回覆

  • EIKO
  • 我也想到豬肉會不會壞掉!但是看照片好像大家不是很熱的樣子,大概沒問題,原來是冰背防腐,但是會有一股「臭燒味」!餿掉的味道。以前我曾祖母81大壽的時候,家裡也殺豬公,擺在院子裡拜天公,後來我阿嬤把肉拿來醃紅糟!記憶中是美味可口極了!但是上次回台,在臺北南門市場買了一瓶紅糟來炒豬肉,卻不覺得有什麼香味。是不是那個時候比較飢荒?
  • 那時候白天應該氣溫還蠻高的,記得自己是穿短褲T恤在人群裡走來走去的。

    回憶可以美化記憶,有些小時候吃的東西,滋味終生難忘,而且無可替代,有可能是民生窘困的年代,胃口特別好,也有可能只是美麗的記憶 .... 國小時每年兒童節,鎮公所都會發麵包給國小學童,當時領了就高興到捨不得吃,低頭從塑膠袋口聞香味就覺得快樂 ....現在很難再回到「聞到麵包就很快樂」的心情了 :D

    alhorn 於 2009/05/22 08: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