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一.
村子裡的人,全都喚他憨蕃,因為他傻裡傻氣,體型相貌異於常人,眼鼻輪廓又長得像紅毛蕃,活脫是廟裡扛樑力士那付模樣。

但憨蕃的娘可聽不進耳,每回頑童成群嘲鬧,在埕外唱著憨蕃憨蕃,他娘便衝出磚厝,輪起竹掃帚做勢打人,頑童一哄而散,朗聲嬉喚著「憨蕃」字句,煙消般從巷拐間逃逸無蹤。

憨蕃他娘,散髮拄著掃帚,叉腰兀自罵個不停:你們這些死囝仔,怎會明白,我兒是天庭轉世降生的異人,沒來由任你們活糟蹋,小賊鬼個個命定吃矢去!

風吹散了童音與憨蕃娘的罵語,夯土上僅剩落著,厝邊竹葉飄擺的唰唰聲。


二.
村子另一頭,天星宮裡的掌廟執事,給老秀才斟滿茶碗,放落壺把,嘆口氣:「這憨蕃娘實在命苦,保得了遺腹子,偏又是個傻蛋,日日拖磨年年難過呀!唉。」

老秀才舉杯盡飲,抹去白鬍子上的星珠兒,想著事由。半晌才出聲:「咱這廟,開基也差不多三十載了吧?」 執事笑說:「嘿!您裝糊塗不濟事啦?當初,門匾還不都是由您執筆,扳指頭算算貴更幾多,不就清楚了嗎?」

老秀才思量著,那年正月落火,夜半裡巨聲震地,流火在方圓數里內,左近旱田全燒紅了夜空,各庄頭壯丁動員打火,全鄉雞飛狗跳直忙呼到第二天午后才盡息火苗,眾人巡境發見了七顆天外飛來石,大小不一散落四野,平疇裡給搗出了七窪大深坑,濃煙中還依稀可辨,坑底火熾的岩狀表緣。數日內,縣城裡馳來大隊人馬,由保安大人坐鎮調撥兵勇,連夜分處搭棚挑燈,將飛來石搬離田坑,急急拉車全數運走。

老秀才問:「憨蕃他爹,也是那年失蹤的,沒錯吧?」
執事說:「就天公落火那一夜,您老給忘了?後來上頭撥賑災款,大夥照祠堂決議,全數捐出來修這座廟,餘下款項,還轉了些許接濟他家。」

老秀才點點頭:「這大過年的,我該也去他家探望一下。」 抄過拐杖,微顫著站起身來。

三.
憨蕃娘給老秀才開門,老秀才踅進屋內,陰暗一角的桌邊,憨蕃正埋頭忙不抑自顧瘋癲著。憨蕃娘跟老秀才講了幾句,便紅了眼眶:「過些時日,待我走後,看這孩兒怎麼獨個兒活下去。」

她哽咽:「他那沒命的爹,留這歹命的兒,我一個女人家,扛著家擔子這些年,比扛樑搬厝角還沉 .... 閒人都作弄,笑我兒是憨蕃搬厝角,有誰知,真正托樑頂脊的,是我這把將散的老骨頭 ....。」

老秀才一頭安慰她,一頭留意憨蕃的舉止。但見桌面上板凳邊,堆滿刻遍奇怪符號的異型木器、鐵片、盆碗麻索組合起來的無用玩具,憨蕃留意到老秀才的注視,舉首咧嘴傻笑,將手上正在琢磨的方型鐵板,遞給老秀才。

老秀才蹙眉定睛,細瞧鐵板表面,密密麻麻符號橫列,糾扭無章。
憨蕃嘴角淌涎,逕自模糊不清地說著,無人能懂的話語。

「 他們 .... 過 .... 來 .... 」 語句間彷彿夾雜著這樣的發音。
老秀才心生不忍,迴避了憨蕃娘的目光,盡盯著手上宛如天書的鐵板。


四.
告別憨蕃娘之後,時刻已近傍晚,老秀才拄拐杖緩步走回天星宮,心底懸念掛著這對母子,不留神踩空,跌坐在田壟邊。老秀才摀著痛處啐罵,才一抬頭,但見火紅夕陽透著廟頂剪影,人像龍身鳳形尊尊宛若魂轉,全數如活物般翻騰捲動,老秀才掩面驚駭大叫。

回過神,老秀才低頭喘著大氣,心口撲撲跳,再度朝廟頂望去,泥塑陶物哪還自戲人嚇人,瞪視許久後,老秀才終於心安,適才必是血氣衰耄、老眼昏花,伸手摸著了拐杖,拄身立起拍去衣物塵土,暗自慶幸,還好沒被人撞見,這身現世狼狽樣。

掌廟執事正在點燈,遠遠瞧見山門外,老秀才自暮色中跛腿行來,髮散鬍灰,一身泥汙。不禁嘿嘿詰笑,大聲喊:「唷!您老還真勤快,可不才正月初四,您就趕忙著下田幹活去啦 .... 」

老秀才剎然愣住,轟隆想起,天火落地那夜,即是正月初四。

..... 待續 .......


2009.雲林.北港
IMG_0416

IMG_0415

IMG_0411

IMG_0405

IMG_0427

IMG_0431

IMG_0438

IMG_0440

IMG_0445

IMG_0404

2009.彰化.溪湖
IMG_0494


如果有人真的耐著性子全看完,反應或許我可以理解。我趁年假把《Lost》第四季一口氣看完,被催眠到現實與虛幻難分,心得是,有點臉上三條黑線又牙癢癢--這是很準確的形容詞--決定也來掰個故事,讓劇情可以永遠扯不完,永遠走在正常人預期的邊際之外。

至於本篇後情,恐怕要等《Lost》推出第五季合訂DVD,我又一口氣看完,再來接。
或者,我乾脆飛到 2010 年直接看第六季好了 :D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阿飛
  • 恭喜台長新春發財,平安健康.

    這個故事和Lost有關係? 時空差距真遠!
  • 阿飛同志 新年快樂大發財~~~

    我還沒看 Lost 之前,很納悶「一架客機失事在荒島上」能夠有啥新奇的戲劇力?看了一季之後,才發現我真的太低估他們劇組的想像力了。老梗結新蕊,就是他們的本事,每一集幾乎都能拋出更強更有磁吸力的謎團,讓觀眾著迷欲罷不能,然後整季看完,才發現舊的神秘異象沒解完,又裹上一層新的迷紗,惱火想甩一邊不看了,但只要下一集開始看個五分鐘,又會著迷欲罷不能,每每總在「快變不出新花招了吧?」念頭之前,就會驚訝地發現「天呀怎麼玄妙成這付德性!」,劇情主線總轉向完全意料不到的岔路 ....

    看完第五季結局,看到他們又擺了個誘惑人繼續看下去的詭異伏筆,火很大,「看半天不知在演啥但又很吸引人」,牙癢癢想開罵,轉念一想,如果我也仿照他們編劇的常數,來講個故事。把場景設定在老調重彈的封閉背景裡,一個平凡沉靜的舊時代鄉村,看是不是也能讓我搞成全新的架構基底,所以呢,本來想開罵的「Lost 觀後感」,就變成「我來講故事」,從批評變成實驗,好玩吧 .... :D

    alhorn 於 2009/01/29 21:57 回覆

  • BG
  • 施主新年上工好!
    這篇看得完全 lost!
    結局要等到2010嗎?
    那小妹就退堂去理髮,不用力給它搞懂了~~
  • 寶姨新年好~~~
    今天還大早就去奴工營報到,默默揮汗搬磚塊敲石頭 .... 想到別人都還在休假冬眠,還真有點心理不平衡 :D

    這個 ... 還是先去剪頭髮好了,免得誤了時 :P

    alhorn 於 2009/01/30 21:24 回覆

  • 小王子
  • 恭喜大發財

    台長努力打拼
    奴工營大賺錢
    美麗人生如此
    利益大勢所趨
    達成業績成長
    恭喜台長加薪
  • 這個嘛 ..... 業績搶搶滾,好像感覺不出來有啥好處 XD
    既沒加薪到,又沒昇官到 XD
    只能這樣想,不景氣年代還有飯碗可以捧,就算『外熱內冷』也總還是個飯碗 XDXDXD

    alhorn 於 2009/02/02 13:44 回覆

  • 鴨蜜瓜
  • LOST偶看斷斷續續的
    不錯看
    但因為中間漏掉很多
    後來再看
    接的有點痛苦
    好多的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那樣?
    這些人是啥米關係??

    然後就沒繼續看了....@@
    不過我覺得看這類型的片子
    有助邏輯推理與思考
    台灣戲劇這方面蠻弱的
    很多不合情理的故事
    把觀眾當白痴...唉....

    台長早早就回奴工營上班
    辛苦了
    拼經濟~是重要的!
  • Lost 除了劇情發展非常『百轉千迴奇中奇』之外,還有個特色,那就是角色奇多,裡面臉孔多到讓人幾乎記不住名字,某個角色幾集沒出來,後面劇情一提他的名字,我總聯想不起來誰是誰 XD

    真不曉得無人荒島,竟然可以熱鬧成這個樣 :D

    我看的第四季,最後幾集竟然把島『搬移消失』掉,這招要是早變出來,就不怕被人發現島的座標,所以說來說去,編劇天馬行空的念頭,好像也有些前後矛盾,邏輯說不通的地方。

    拼經濟 .... 有點無力 .... 再怎麼拼還是拼不過豬頭主管的怨念啊~~~ :P

    alhorn 於 2009/02/02 13:55 回覆

  • Dian
  • 台長這個故事編的好,讓人開始期待後續的情節。
    沒想到廟宇上的剪黏藝術,透過這個故事,更加有親切感了!
  • 我小時候經常去老家附近的媽祖宮玩耍,騎石獅子,玩獅子嘴裡的石頭。同一間廟,也是長大後,心情亂七八糟的時候,去『告解』的心靈庇護所,所以我總覺得,依傍著廟宇而孕育的庶民文化,算是我人生許多不同階段的重要回憶 :D

    PS:這篇真的有人在看!...(驚)...小的感動到一把鼻涕一把淚:P

    alhorn 於 2009/02/13 15:57 回覆

  • ifan
  • 剛才看到酪梨文中有節錄網友一段留言,跟你和雪姑娘分享:

    「我們公司之前團購,量大到影響市場。光是登山車,一口氣就買數千台,讓美利達有陣子交不出貨。後來搭團購平台的傢伙乾脆申請公司內部創業,搞了專業團購網路公司,我還審過他的營運計畫,有模有樣的。」──682樓 MIKE
  • 根據小的明查暗訪,這位老兄應該是種花電信的員工,而且可能為了戲劇效果有放大加深處理過:P

    因為種花店福委會,也不過才下一千兩百輛的單,現場運轉不用一天的產量就綽綽有餘,M牌交不交得出貨,也許另有內情或是子虛烏有,不得而知。至於會不會影響市場,就看他們員工變賣福利品的比率跟價金。聽說他們的車架上,貼紙貼的就是『種花店福委會』,而不是M牌商標,也許探長下次在家附近看到,不知情的米國蕃騎著透過網拍買來的單山車,品牌是這種的話,不用太驚訝,那是種花店伙計賺外快的產品...:D

    alhorn 於 2009/02/13 16: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