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節那天傍晚,臨下班前接到一通電話,以前淡水的老同學 Yang 打電話給我,他剛好人在員林,於是約了一起吃晚飯。

聊了很多,過去的、現在的事,畢竟都十幾年沒見面了。

他說這次同學會,AB兩班加起來約只有十來個人到場。我講了一堆理由,台北太遠了,長途開車/坐車都很無聊,而且瑣事纏身外加卜卦逢凶不宜遠行,巴啦巴啦巴啦碰,萬般原因無可奈,所以沒去。講得理直氣壯。他笑笑說,那你應該早跟我聯絡,可以搭我的車一起上台北。我的藉口即刻宣告被偵破,趕快乾笑兩聲講別的。

飯後服務生已經把餐盤收走,我們還在講天寶遺事。後來聊出個共識,關於同學會的一致看法:同學會的聚集人數,會隨時間軸劃成一條『歪著嘴笑』的曲線。也就是剛畢業的前幾年,人數最多,意願最踴躍,攜家帶眷拖瓶拎罐,全體與會樂此不疲。之後隨著人生重心改變,家庭至上,工作為要,移民遷徙,失聯蒸發種種原因,人數逐年遞減,減到最終僅剩基本成員,幾乎在『同學會』與『小圈圈聚餐』的分際間游移,這個是谷底。

然後隨著白頭髮與皺紋的增多,空巢期蒞臨,許多人生路途的風霜,會讓我們渴望參與同學會,以往『下次再去』『來日可期』的藉口逐漸消失,『不太想去』的念頭年年淺淡,換成心底暗暗浮現,想跟老同學見見面,話當年聊幾句的念頭,不管年輕時的相處,是不是根本沒話講,交情如紙,甚至互有心結。只要用時間刷洗過,回憶都可以美化記憶。

我老爸去年參加的國小同學會,大約是六十年前的國小同窗,盛況空前,竟然還有全班近半人數到場,老爸回來後很興奮也難掩感慨,說散席前大家都很希望,下次,大家都再回來聚首吃頓飯。其實每位皓髮老者儘管嘴上不說,心裡可全沒把握,下次還能不能有這麼多人。

微笑曲線從谷底爬起後,向右傾斜緩落,因為有的人從來沒有出席過,有人從此不會再出席。

跟 Yang 道別,回到家裏,驀然覺得心中空空如也,只剩許多往事在篝火明滅。我一直習慣跟人群保持距離,不曉得算那根筋不對,或者這是天性。抄下朋友的電話後,擺了幾年也沒想過要主動聯絡,多年後冷了、淡了,人事已非,卻又會對當年的情誼念念不忘。

我真是一個奇怪的人,有時候連自己都會這樣覺得。


2009.彰化.芬園
IMG_0687

IMG_0688

IMG_069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horn 的頭像
alhorn

BB機車電台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