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 Apr 06 Mon 2009 21:40
  • 三月

.
.
.


2009.嘉義市
IMG_0875

2009.台中市
IMG_0905

2009.彰化.北斗
IMG_0954

2009.彰化.大村
IMG_1021

2009.彰化.埤頭
IMG_0930

2009.彰化.花壇
IMG_1181

IMG_1164

IMG_1149

IMG_1144

IMG_1197

IMG_1159

IMG_1145

IMG_1198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8) 人氣()


留言列表 (38)

發表留言
  • raindog73
  • 頭香...第二張村姑的頭遮得剛剛好啊 XD
    踩高蹺打電動跳格子那裡是什麼老地方啊?
    最近突然對民俗村之類的地點有些感興趣
  • 當時應該請她裝一下划酒拳,順便當雙人份馬賽克 :P

    正是花壇台灣民俗村,那次找機會(縣長動員敝縣職業工會造勢健行活動)去逛逛,數千人都在城門外苦等縣長致詞,我們先偷溜進去,裡面一片蕭條空寂,正合我意,我就是喜歡園區空蕩蕩無人的氣氛 :D

    等大頭們講完話,人潮進來,我們都繞一圈出來了,拍不少照片,好像可以再獨立貼一篇了。

    alhorn 於 2009/04/06 23:27 回覆

  • btw
  • 二香
    嘉義那張是賣什麼?
    台中貪腐沒有狂野!
    木馬非區長是先生?
    雪姑平衡感真是好。
  • 文化路夜市的砂鍋魚頭,攤前一大盤的都是魚頭。我本來以為吃到的也會是那個樣,結果一份魚頭要三個人才吃得下,自己掂掂胃容量,還是點小碗的魚肉湯而已。

    那座旋轉木馬,大概1997年前我有印象看它轉過,十幾年不見,荒廢生鏽滿地落葉 XD

    民俗村我進去過三次,大概就最近十多年來的不同階段,它從興盛、破敗到力圖振作,我自己也走過十來年的人生,所以這次進去晃晃也有些感觸 ....

    alhorn 於 2009/04/06 23:39 回覆

  • bigunlai
  • 拍的有夠水
    尤其大美女
    照得不錯勒^^y
  • 是大家不嫌棄 .... 小的再怎麼拍,也不過就這些,隨手亂亂拍的生活照而已 :D

    alhorn 於 2009/04/06 23:42 回覆

  • BG
  • 嘉義那是沙鍋魚頭
    我完全沒吃過
    因為我媽去吃過,把人家的做法自我拆解,自己煮了
    請問台長:有粉好吃嗎?
    冬菜瞎人我吃過
    蠻OOXX的>"<
  • 小的慕名而去,結果有點 .... 不太合胃口 XD
    當時研究過,碗裡有魚肉、豬肉、豆皮、枸杞(?)、豆腐、白菜、沙茶 .... 可是喝起來帶點甜味,對我來講有點「心悸」的甜膩,所以一碗吃不完,不曉得是那天沒胃口還怎樣的 ....

    冬菜蝦仁 .... 這個我就沒吃過了...

    alhorn 於 2009/04/06 23:55 回覆

  • 打倒佔用VIP碗筷的強梁
  • 這個假禿驢,就是會吃喝玩樂!不是馬文才就是西門慶,反正就是個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的傢伙!

    看到我的碗筷啦!裡面放了哪些好康的?

    那個民俗村看起來真的很有趣,在哪裡啊?下次去逛逛。(噓~~,其他賣貢啊!)有電動玩具的那張很有意思。

    村姑真能踩高蹺,好厲害!!!
  • 游手好閒不務正業,好像屬實幾分喔 ....

    忘了,也許是生魚片,施主要誠心禮佛,不可沾葷腥 ..... 善哉善哉 ~~~

    ㄟ .... 彰化花壇民俗村,十幾年前全盛時期,算國內一線的主題遊樂區,九二一震災創後營運出問題,一蹶不振,董事長施金山當時想找財團接手,又爆發內部勞資糾紛 .... 在他們完全停止營運後幾年,我還有去探險過,門口有留守的員工,我付他一點錢當過路費,進去完全無人的園區,果然看到一個荒廢的樂園,感覺很詭異又超現實,我大概晃了三四個小時渺無人煙 .... 我想我還是來翻照片,在貼一篇好了 :D

    那個木高蹺好像有鋸短過,以前難度比較高 :P

    alhorn 於 2009/04/07 10:02 回覆

  • 意外喜版豹
  • 哈哈哈哈哈,自己看到都笑起來。
    不是故意洗版,是Send的時候,老是沒反應,就多按了幾次。
    本來以為當機,害我白寫,竟然出現多籠包!!
    怪這個死無名--啊,罵錯,是死痞客!!

    不用打倒這麼多次,一次重傷害就夠了。
    麻煩刪了算了。
  • 今天是榮譽自助清潔日,VIP都提水桶扛拖把來洗版 ..... :D
    痞客邦某些時候真的怪怪的,不過之前在無名含辛茹苦、忍氣吞聲過,這種小風小雨,相形之下都還算可以忍受。

    alhorn 於 2009/04/07 10:18 回覆

  • classicme
  • 我本來也想問後面幾張照片的地點
    (因為版主沒寫更好奇 哈)
    結果樓上已經先答覆了 :)

    我也曾慕名跑去吃嘉義某知名沙鍋魚頭
    發現湯頭太甜
    蝦仁蛋也不如預期
    一整個口味不合呀

    美麗的村姑這兩張照片很有味道
    那個跳房子
    讓人聯想到小時候的遊戲
    懷念 :)
  • 後面的照片,統統都是花壇民俗村 :P
    因為我習慣把標註文字寫在圖片上方,這是網頁時代的閱讀動線,由上而下,以前紙版印刷年代,閱讀動線由右而左,西風東漸之後變成由左而右,大家都還習慣圖說寫在圖下方,到了網頁出版年代,我當然提倡註標、圖說、瀏覽方向都順應時勢改成由上而下 .... 應該沒人讀網頁是從下面翻回前面的吧 :D

    那個跳房子的方格,跟我童年記憶有點出入,雖然我從沒玩過,但看過女生玩,地上畫的方格好像是十字架形狀 ... 也許這也是不同年代的流行吧 :D

    alhorn 於 2009/04/07 10:29 回覆

  • Janine
  • 咦,第五張是木棉嗎?這麼早就開了?

    我也喜歡跳格子那張,有了村姑,整張照片都活了起來。

    踩高蹺不論高或矮,都具挑戰性,我會怕如果腳卡住拿不出來,摔跤時不就整個人栽下去嗎?這樣一想,第二隻腳就不敢跨上去了。
  • 正是木棉花啊 .....
    也許是中部地區,木棉花期比較早吧?大概三月初我在彰化縣內,就看到開滿整條路的木棉花,可惜花況都不太好,紅色花瓣有點黯淡。

    難得有人問我花草植物,昨天就一位阿伯問我,正在拍的那顆樹叫啥,我說這應該是「蘋婆」,那個掃地阿伯可能是公園的管理員,他說因為春來樹花崢嶸,有很多路人問他,他都答不出來,總算遇到有人比較懂 ..... 真是虛榮的時刻 .... 結果回到家才熊熊想起,萬一我認錯又跟人講錯,那就誤人不淺了 :P

    小時候有種玩具,是「裝彈簧的單腳高蹺」,玩的人站上去可以不停地靠彈簧跳躍,還可以保持平衡,我只看過哥哥們玩,自己從來不敢站上去跳 .... 就是怕摔成頭腫一包 :D

    alhorn 於 2009/04/07 16:23 回覆

  • Vannie
  • 阿哈哈…還是沒躲過鏡頭…
    閃得沒台長快門快…
    下次要帶安全帽去參加貪腐XD
  • 可能要準備半罩式,可以用吸管伸進去喝 :P
    薑是資深的辣,老郎動作更快,都走到隔壁桌了 .... :D

    alhorn 於 2009/04/07 16:26 回覆

  • 同路人
  • 最震撼的是最後一張 楊柳蔥蘢 浮萍滿池 小時候常撈來餵雞鴨的平常物 如今幾成絕響
    我也記得跳房子的格子 是方的
  • 我在台灣民俗村裡面,看到兩個相聚很遠的池塘,竟然都是這樣碧綠一片,我猜可能是他們缺乏營運經費,許多例行維護程序跟人工,全都荒廢停擺省下來,畢竟整座園區都快變鬼城了 ... 反而讓裡面的物景都封存在靜止的時光裡 : )

    ㄟ ... 奇怪 ... 同學長記憶中的是方形,可是我印象中好像是十字形,應該說是,方格子拼成十字形。我記得跳的時候,單腳還要去踢動地上的圓扁鐵盒(巴掌大的糖果盒),不過我都是旁觀者,也許記錯了也說不定。

    alhorn 於 2009/04/07 16:43 回覆

  • 毛主席
  • 踩高蹺..跳房子..

    台長和村姑的生活,充滿了童趣!!!!
  • 是剛好,那地方有設置這些童玩啦 :P

    小時候我根本沒玩過這些 :)

    alhorn 於 2009/04/09 20:27 回覆

  • BG
  • 本來我要來跟台長炫耀說
    我有蘋婆的照片可供確認呀
    沒想到後來一查
    蘋婆根本跟掌葉蘋婆不一樣

    植物命名真是太粉搖了
  • 我剛剛去查了 掌葉蘋婆 跟 蘋婆 各長甚麼樣
    才發現,慘了,我跟人家講錯了
    我說的應該是 掌葉蘋婆 .... XD

    alhorn 於 2009/04/09 20:42 回覆

  • EIKO
  • http://www.hat.hi-ho.ne.jp/tom319/photograph/Kyoto/050505/Ryoanji/Ryoanji.html
    http://ja.wikipedia.org/wiki/%E7%AB%9C%E5%AE%89%E5%AF%BA
    日本京都龍安寺的枯山水庭園「石庭」聞名於世,而置於藏六庵茶室前用來洗手、漱口的石盆(蹲踞)也極為有名(複製品)。最後一張照片中,居然是同樣形式的「蹲踞」tsukubai,中間的四方形為"口",上面"五",右邊"隹",左邊"矢",下面"疋"(去掉上面的一橫),正好是「吾唯知足」。石庭有15個石頭,但是一次只能看見14個,如用禪的境界來闡述的話,另外一個石頭要用"心眼"來看。這句話在告戒人們雖然一次只能看見14個,但是不要心存不滿,要懂得滿足。(值得一看的名庭)。這個石盆會是日治時代留下來的?或是特意模仿的?
  • 如果沒記錯的話,照片上應該是台灣民俗村裡的廖氏診所,至於那座石盆是複製品或是古物,我猜很有可能是原建築的附屬品,推論有二:

    (A).按照當年他們的作風,應該是整座診所、搞不好連池塘柳樹都給搬過來,不在乎「多搬這一顆石頭」。反倒是,「少搬一件附屬品」,容易落人口實,被內行遊客譏為模擬失真。

    (B). 依據您賜教的石盆正確用途,顯然它被擺在池塘裡應該是誤用,如果是複製品的話,似乎沒必要複製一個「不存在」「錯誤的擺設」來畫蛇添足,因此古物的可能性極高,但年代久遠已經無人知曉該擺哪裡,淪為池邊裝飾。

    感謝您提供的訊息,還真長了見識 :D

    alhorn 於 2009/05/05 10:14 回覆

  • 同路人
  • 謝謝方家賜教 凡夫俗子如我 看了老半天 以為是銅錢 受教了
  • 同學長段數比我高,我還以為「就是一顆石頭而已」:P

    alhorn 於 2009/05/05 13:11 回覆

  • EIKO
  • 喔!應該把事情說明清楚一點,也許是因為這個真品是德川幕府有名的「水戶黃門」(臺灣電視是否播放這個日本時代劇?)捐贈的,所以珍藏起來,只擺出複製品?
    德川家康的十一男是「水戶藩」的第一代藩主(諸侯),第2代藩主--徳川光圀(也稱為水戶黃門)。徳川光圀是一個名君,博得百姓愛戴,也因此,一些有的沒有的故事就這樣被後世編造出來(就像乾隆皇帝下江南這樣類的故事)。
    德川家康為了讓兒子輔佐將軍家的政務、德川家的血統脈脈相傳,設置「尾張藩」、九男為藩主(現在的名古屋一帶),十男為「紀伊藩藩主」(現在的和歌山一帶),加上這個「水戶藩」(現在的茨城縣一帶),稱為「御三家」。
    這麼重的石頭會從日本搬來嗎?猜想是後來在臺灣訂做的(不過按照日本人死腦筋的習性,有可能遠從日本搬來喔)。
  • 我猜,那具石盆應該是日治時期的本地仿製品,畢竟出現在台籍醫師的小診所裡,感覺不像是德川時代的歷史古物,假若是真品飄洋過海,似乎出現在當時高官巨賈的華宅深院比較合理。

    不過歷史很奇妙,許多前後的轉折,中間過程的時間軸一拉長,故事就多,就可能大出意料、常理之外,我私心還蠻希望,躺在綠池塘裡的那只石盆,正是來自某處失落已久的德川幕府遺物。

    前陣子中國圓明園的12獸首天價拍賣,當時我就在對岸網海裡,看到這樣的言論:
    「不就水龍頭唄,早知道這麼好賣,那年就該多設幾具,24祥獸多妙啊 .....」:D

    熊熊想起來,我記得台灣總督乃木希典大將,(203高地裡架機關槍掃射退縮軍人的那位恐怖將軍),任內其母壽子女士於台灣病逝,多年後政權更易,壽子墓碑被眷村違建戶拆去充當屋寮建材,在歲月中淹沒於市井一角,後來竟然讓日本觀光客在無意間發現,買下來運回日本 .... 整個故事聽來就有種時光悠悠的感覺。

    我從沒看過關於「水戶黃門」的日本時代劇,不曉得本地電視有沒有播,聽來蠻有趣的,非常謝謝您的指教 ... :D

    alhorn 於 2009/05/06 14:23 回覆

  • EIKO
  • 乃木希典大將的兩個兒子都戰死在旅順,從此絕後。不管他的是非成敗,我覺得他可稱為英雄。
    12獸頭?24祥獸?乾脆來個五白羅漢或千手觀音不更快一點?盡比哀!
    日本時代劇的劇情千篇一律,但是人們百看不厭的理由簡單1‧可以安心的看,2‧可以不用頭腦去看,3‧結局永遠一樣,所以上廁所,喝茶,吃東西都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http://search.live.com/results.aspx?q=%E6%B0%B4%E6%88%B8%E9%BB%84%E9%96%80&src=IE-SearchBox
    謝謝您經常提供很寫實有具有美感的鏡頭。
  • 中國人把屠殺遼東平民的帳算在乃木希典頭上,日本軍人則是把他尊為戰神,問我的話,我覺得此公是「最好離他遠一點」的鐵血戰將;對別人對自己都無情寡仁,連當他的家人都會倒大楣,兒子當砲灰,老婆一起陪葬 .... 個人比較尊敬的是他老母,壽子女士當初堅持一起來台灣,也堅持死後埋骨台灣,我在這位日本老太太的事蹟上,看到比較多的人性與人道的關懷。

    您說的那幾樣「看日劇」的理由,有點類似我愛看「殺人放火腦殘電影」的原因 :D
    電影上殺人,讓我覺得刺激過癮拍案喊讚,但是現實人生中,知道某人殺人如麻,砍死老伴再自己十字切腹,只為了身殉其主,我聽了會皮皮挫,腳底抹油躲遠一點 ... (ㄟ 我怎麼又扯到乃木頭上去了咧 :P)

    alhorn 於 2009/05/07 10:54 回覆

  • EIKO
  • 在那個時代,以他殉死的精神而言,是個聖將,但是以他的戰略而言卻是個愚將。除了他母親之外,我覺得他的妻子也很偉大,兩個兒子去當炮灰不打緊,還要跟著陪葬!「切腹」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平常人稍微割個小傷就要哎哎叫半天,更何況是切自己的肉耶~~阿彌陀佛~
    很早就想問那張很多椅子,後面有兩支龍柱的照片,請問柱子上刻的龍都是「登龍」嗎?上個月去奈良法隆寺看到金堂的木造柱子上刻的是「登龍」和「降龍」。上面的解說:為了「補強」,於鐮倉時代(1185~1333)修復時加上去的。謝謝!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83%95%E3%82%A1%E3%82%A4%E3%83%AB:Horyu-ji_kondo02_2000b.jpg


  • 年少的我,看三島由紀夫寫描述切腹的文章,讀完覺得「真變態」,後來知道三島切腹之時,找的介錯助手不夠專業,腦袋給他劈不下來,當場弄得死活不得,痛苦難當還企圖咬舌,之後我都不太敢看三島的作品了,疑心此公憾怨未散,魂魄可能還藏留在文字間,真恐怖。

    我記得有種「扇子切」,也就是當事人拿把扇子,在肚子上比劃一下,腦後的刀就砍下來了,一樣是尋短,但至少抄捷徑縮短痛苦,殊途同歸,武士魂及格,可見日本人也知道該改良這項傳統技藝、讓它作業標準化,畢竟能夠全程 DIY 的人少矣,切到一半萬一手軟了,腸子流滿地又不能拿來沾哇沙米,人間煉獄莫過於此,別說「七生報國」,死這一次就夠慘烈了。

    關於蟠龍柱,我溜去惡補一下,才發現這是用語不同,本地多以「昇龍」「降龍」稱之,我不太確定照片中的形式,猜想應該是雙降龍(一柱一龍)。我回想以前所拍過的地方廟宇,好像大多是降龍,也許是考量石材重心,也許是視覺動線,也許是風水之說,怕鎮不住給飛了 :D

    昇龍圖騰好像出現在神龕、鑾轎上比較多,也許真的是木雕質輕,比石柱容易這般處理吧,否則鹿港龍山寺的五門殿前,那兩隻「一昇一降」花崗岩蟠龍柱,也不會這麼有名了 : )

    差點忘了講,法隆寺的那張照片上,我原以為是補強「柱體強度」,龍附加嵌榫到柱子上,後來琢磨之後,才發現原來是補強「屋頂的支撐」,「帽子」太大太重了:P
    (但好像應該有四隻柱子,才撐得起那屋頂?)

    alhorn 於 2009/05/07 16:01 回覆

  • EIKO
  • 對不起!明明指示我要再送一次,遵照去做卻重復了!
  • 不用放在心上,痞客邦凸陲的時候就會這樣重複冒出來 ...
    (我常去領錢的提款機也這樣該多好 :D)

    alhorn 於 2009/05/07 15:42 回覆

  • EIKO
  • 三島由紀夫的介錯,之後以「殺人罪」被起訴。要命!換成我的話也會手腳軟了了,皮皮粗阿喔~嚇死人!切腹的時候聽說先要用薄綿布或是麻布裹緊腹部,才好下刀,然後從左往右拉刀至心窩,往上一提!薩又那拉~~~站在兩邊的人就往脖子跺下去!哇~實在有夠恐怖A啦!
    >我記得有種「扇子切」,也就是當事人拿把扇子,在肚子上比劃一下,腦後的刀就砍下來了--這樣的話是給人殺不是自殺呀!不行!沒有武士精神!
    本來我也想用「昇」龍,但是想到「登龍夢」,日語的昇與登同音。原來那柱子叫做「蟠龍柱」,法隆寺金堂的木頭柱子是4根支撐!屋頂實在太重了,地震又多!姬路城也是在1950~55年修復時,改用「輕量瓦」並加強耐震度。今年秋天又要以5年的時間,修復塗在屋瓦上面的石灰(很像石灰並拌入許多纖維等物質)及白漆喰壁,修復期間另外搭通道給遊客觀賞修復的過程。古物太多修復工作做也做不完,尤其是一些「檜皮茸」的屋頂,目前很難找到樹齡70年以上的檜木,取其外皮去貼屋頂。(京都清水寺的屋頂)。這種檜皮茸的屋頂線條很柔和,屋頂的弧度非常優美。日本三大名塔中的琉璃光寺五重塔的屋頂就是用檜木皮貼的(所以稱為女塔),另外兩個塔--醍醐寺五重塔、法隆寺五重塔是鋪屋瓦的、線條較為挺直(所以稱為男塔)。其他海也有男海、女海,屋瓦也有男瓦、女瓦,酒也有男酒、女酒。喔!對不起說太多了!

  • 如果沒猜錯的話,能被起訴的,應該是介錯的介錯,因為劈三島腦袋的先生,自己也被楯會隨行人員劈腦袋,整個駭人場面大概只有瘋狂撒狗血的劇作家才編得出來。

    最含冤的,大概就那柄「兇刀」了吧?我記得是一把名匠鑄刀,當初他們也是以「獻名刀給司令鑑賞」的掩護理由,才有機會攜刀進入防衛廳內。結果「斬不斷、鋸更亂」,名刀比西瓜刀還有辱威名,後者還攻無不克 .... XD

    清水寺與姬路城的大名我有聽過,在別人部落格上看起來,十分令人嚮往,真希望哪天我也能身歷其境,拎著相機進去逛大觀園。之前聽說,日本的寺廟都要收費才能進去,覺得有點鐵公雞,台灣再怎麼國寶級的寺廟,我都沒遇過繳錢拜佛的制度。不過現在想想,也許國情不同,人家維護費用需廟方自理,如您所言,光是找樹齡70以上的檜木來維修,大概就沒錢免談,即使有錢也難辦,可見古蹟維護之不易。

    日本民族性給我的認知,就是「治事龜毛」,所以如您說的陰陽有別、分男分女,即使我是首次聽聞,但也不意外,而且我敢打賭,未來第一個將機器人區分性別的國家,肯定是大和民族 :P

    alhorn 於 2009/05/09 20:09 回覆

  • 同路人
  • 記得大學時也買些三島如天人五衰之類的書來吞棗一番 只記得二十歲不死便是庸才的話 還有他練擊劍的強壯的上半身跟瘦弱下半身的突兀對比 聽說最傳統的切腹 要用慢慢割慢慢死的竹片 才是真正的武士精神 連介錯禮也被視為懦弱 是被鄙夷的
  • 我念高中之前,看的「閒書」大多是兄長借來買來的,所以他們在流行甚麼,我這小毛頭就跟著走,我記得是我大哥,帶了本說是三島由紀夫寫的,有關切腹的書,還把「精彩片段」折頁記號起來,我好奇拿來看,真嚇人 .... 此公地下有靈,大概也要感慨,小鬼不受教,把遺作當成十八禁狗血來看 :P

    同學長說的,小弟十分認同 :D
    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179/2567133456_a4c74b452f.jpg

    竹片 .... 救郎喔 ~~~

    alhorn 於 2009/05/09 20:10 回覆

  • EIKO
  • 在日本住了這麼久,從來沒想要知道「切腹」是怎麼切的,畢竟那種方法太沒有人性了!(但是與其被敵人跺成八塊,不如自己解決比較高風亮節!)。剛才上網查了一下切腹的作法,哎!光看文章就覺慘不忍賭,真不是人幹的事,介錯人的劍術也要很高段才可以。請注意看日本餐的醬菜都是給2片的,因為1片的發音與「人切」hitogire、3片的發音與「身切」migire相同,大家忌諱。有一次到一家餐廳去吃飯,醃黃蘿蔔居然是3片!到底應該不應該告訴老板?想了很久,作罷!不知無罪。確實也談到扇子或木刀,那是身分較低的武士因為心存迷惑或是勇氣不足的人施以其法。
    在那之前先要沐浴,澡盆裡先放冷水,然後慢慢加熱水調溫(一般人是先放熱水再用冷水調溫),反正一切作法都要與活著的人相反。有「一字腹」,「十字腹」。哦!不能再看下去了!會做惡夢!明天開始要出去工作10天才回來~~晚安~~謝謝您~
  • 小的就猜 EIKO 様 身在日本 .... :P

    有沒有查到,切腹的時候,腹部捆緊紗布的原因 ? 我可能知道喔:P
    因為部份武士養尊處優,酒食飯飽肥油太多,肚子切下去只會「流湯」,苦主唉唉叫死不了,讓介錯不知何時下手,所以還是「土法瘦腰」,裹腹 DIY 讓事情單純一點。

    以前有次上街買東西,因為當天是母親節,店家有準備康乃馨贈送,但因為紅色康乃馨已經送光了,櫃台店員就順手拿了一隻白色康乃馨剩貨給我,旁邊友人出言阻止,說白色康乃馨的象徵忌諱,我才恍然大悟沒收,所以也許某些習俗,自己不在乎,但還是依社會民風而行比較「合群」,如醃黃蘿蔔,如白色康乃馨。(我如果收下那朵白色康乃馨,別說我媽了,肯定會被家人罵到臭頭 XD)

    祝 EIKO 様 工作順利平安。

    alhorn 於 2009/05/09 20:11 回覆

  • EIKO
  • 謝謝祝福!臺灣人也有很多忌諱呀!頭上不許用(戴)白色、綠色及青色的飾物等,那個店員順手拿枝白色的康乃馨!未免太無知了吧!
    日本人龜毛,實在是有他們的道理,例如日本三大奇橋的錦帶橋,光是一塊木板(檜木)就要35~110萬日幣,重新搭建一座橋花了13億的材料費,7億的人工費,6億的其他雜費(2001~2004)。要保護國寶級文物不龜毛還不行!當時京都的寺廟決定要收費時,雖經過國民的抗議,但是‧‧‧,修護(復)這些國寶,除了材料之外,技術者也是一個問題。
    如果您想到姬路城我認為拍還沒整修之前的比較古意盎然,經過修復過的很「雪白」,雖然好看,但是味道太淺(並不只是為了外觀而修復,防止漏水也是其目的之一)。
    沒想到話題從一個石盆(蹲踞)發展到切腹‧‧‧歡迎到日本來自由行,我15號還要去百看不厭的姬路城。
    腹部用紗布(或麻布)裹緊的目的在於這樣比較好下刀,要不然軟軟的不好切!肉會跑來跑去!刀法就會失靈(就像稍微冷凍過的肉,定形比較好切)。哇~~
  • 講到這個才想到,台灣的「奇橋」也所在多有,颱風地震裡坍了不稀奇,無風無雨自己垮掉,這個才驚人,不過這種奇橋雖然也是所費不貲,但卻有另一種含意;官員索賄、偷工減料、草菅人命 XD

    我記得黑擇明拍《亂》,搭的古城就是刻意採用加拿大進口的原檜,因為事先測試過,這種材質燒起來,火焰跟濃煙「最符合導演預期」,一座電影拍完就燒掉的道具場景,可以龜毛到不吝重資,可見其慎重的態度。

    姬鹿城,我沒記錯的話,曾看過部落客貼文,寫關於進去遊歷的遊記,我就好奇為什麼照片上每個人都手提一只樣式相同的塑膠袋,後來才看到解釋,原來是入內需脫鞋以保護木質地板,而出口與入口是遙遠的兩端,所以塑膠袋裡裝的,是自己的鞋子 :P

    EIKO 様 如果有拍到照片的話,麻煩分享一下,讓從沒去過日本的小的開開眼界,3Q ~~ 3Q ~~

    alhorn 於 2009/05/12 13:30 回覆

  • EIKO
  • 今天下午2點剛從關西機場送走阿la阿觀光考察團(每次都是我去統一他們)。首先讓我訂正一下好嗎?「人切」hitokire、「身切」mikire,是ki不是gi不發濁音;黑「澤」 明、姬「路」城。實在抱歉,礙於工作上的關係,無法拍照(因為別人的旅遊時間,就是我的工作時間,日本人很龜毛!講究敬業精神,所以我不曾在工作中拍照。記得有一次我站在法隆寺的小路上等待客人到齊,某日本大企業的老板居然朝著我怒道:你是來工作的!不可以像遊客那樣在觀光!唉!實在很冤枉!法隆寺我來過很多次了,怎會在此時觀光呢?但是沒有辯解的余地,只能回答:絲咪媽現!)。
    您的照相技術是如此爐火純青,衷心期望親自前來拍攝一些與眾不同的表達方式,分享大家好嗎?
    日本的古跡大多是木造建築,京都的清水寺舞臺190㎡都使用檜木,女性觀光客中有的人穿高跟鞋,在木板上打出無數深淺不同的痕跡,如此一來容易積水,減短木頭的壽命(錦帶橋也遭到同樣的命運)。很多國寶級的景點都要遊客將鞋子裝在塑膠袋裡提著走(為了環保出口處有人將塑膠袋攤平可再次使用),宮島的嚴島神社的回廊地板也是國寶級,在過去要換上草鞋才能入內參觀,後來在上面鋪上一層「養生板」,可以直接走上去。
    「亂」是在姬路城與熊本城拍攝的,(無法在國寶級的姬路城裡拍攝流血鏡頭所以用光學合成,007第2集You Only Live Twice(1964年)也是在姬路城拍攝,雖然準備了很多的榻榻米在旁,但在射出「手裏箭」時,仍然有所偏差,射在土牆上,代幾弄得很大條)。他真的很龜毛,拍攝「亂」的臨時演員1千名,又從美國買進50頭馬,經過調教後才進行攝影,結束後賣掉。
    抱歉!今天精疲力盡,沒有體力再寫下去,就此告辭了~~
  • SoGa .... 了解,拍照一事請當小弟在胡言亂語,斯米馬先 :P

    講到工作,實在有吐不完的苦水,小的含辛茹苦撐了這麼多年,也覺得差不多頂到極限了,已經在研擬逃獄計畫,從奴工營恢復自由身後,空窗期當米蟲時,想到處走走散心,彌補過去身陷牢籠的人生空白,到時候若有扶桑之行,還需要跟 EIKO 様 多請教 ...

    真抱歉我又熊熊想到,三島由紀夫當年寫金閣寺,好像靈感就是來自那時候的社會新聞,僧人火燒金閣寺,木造建築來講,火實在是要命的威脅 ....

    雷霆谷/ You Only Live Twice 我是很小的時候看"皇冠"雜誌連載的,佛萊明的原著翻譯,然後都忘光了這事,後來看007錄影帶的時候,覺得怎麼劇情好像在哪裡看過,似曾相識又不太像,才猛然想起的 .... 果然記性從小就不好 :D

    請多保重,小的也要多保重,留點老命去雲遊四海 .... @.@

    alhorn 於 2009/05/17 22:52 回覆

  • EIKO
  • 原來是雷霆谷!我只記得秘密基地的出口是一個破火山口(鹿兒島新燃岳),想起來,劇情也不怎樣,但是很多最新武器令人目瞪口呆! 唉!那時候實在很阿呆!這麼好騙!

    1950年,21歲的學僧林承賢(見習僧,也是大谷大學的學生,他因嚴重的口吃而自卑,加上承受不了母親的期待,精神狀態失常),縱火燒毀國寶級的金閣寺(1397年創建)做為對社會的抗議,他的母親被警察召喚後投河自盡,他也在56年因肺結核及重度的精神疾患結束了26年的生命。55年重建金閣寺(燒毀前的金閣寺金箔已剝落面貌全非的狀態)。1987年重新上漆貼上比原來厚5倍的金箔20萬張(一張為10,8公分),重量20公斤,總工程費7億4千萬,(7億的人工費,4千萬的材料費),大家為了一睹金閣寺的新面貌,人潮洶湧,車水馬龍,只花一個半月的時間,就收回成本。京都特產的「吸油面紙」就是鋪在金箔之間的薄紙,質料特別細緻。日本的古物多,所以修護的特殊技術代代繼承下來,姬路城每天都有這些技術家在進行維修,收門票是很合理的行為,要不然這些古物如何維持?何堪任其風吹日晒雨淋?

    這次去兵庫縣看阿湯哥演的「末代武士」的外景地「圓教寺」(位於姬路市),古樸的廟宇,清幽的環境,沒有名觀光地的喧囂,值得一去之地,我非常樂意當您的免費導遊,我去名勝地都是工作(除了之外京都),每次都覺得如果能慢慢參觀的話該有多好!觀光團都是趕時間無法細心體會。您可以在喜歡的地方租一間weekly mansion自炊,比住飯店實惠。我是小城故事板主的表姐,在她的連接網站看到您的部落格,偶爾也上雙餘館逛逛,所以都不是陌生人哦~~
  • 那個火山口我有印象,石頭丟進火山湖,竟然喀啦喀啦「打水漂」,才發現湖面是個蓋子。我記得小說裡提到自殺谷,各式各樣的尋短客所「朝聖」的地方,把日本人寫成「很奇怪的自殺民族」,連龐德吃河豚都要扯上挑戰死亡的勇氣,邊喝 Sake 營造勇氣,吞下切到近乎透明的河豚生魚片 .....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這種,帶有死亡誘惑的料理 :D

    日本社會裡的邊緣人,肯定是讓家屬都日子不好過,兒子罹病無法約束行為闖了禍,老母還要面對「四周的指責眼光」,也許在別的國家,別的民情,輿論會同情他老母的心中酸楚,但在那個年代對精神病的認知,日本人對家族榮譽的制約,投河自盡實在是,讓我覺得很悲涼的結局 .... 好像講得太嚴肅了 XD

    小的被樓下同學長揪去暗處毒打一番之後,現在來認錯了,EIKO 様 莫見怪北七的記性 :P

    alhorn 於 2009/05/18 15:59 回覆

  • 同路人
  • 台長學弟真是貴人多忘事 還要Eiko自我介紹 旁邊一個基數去:P
  • (擦汗) ....
    報告同學長 ! 小的賤人多衰事,一個基數做完了 .... (可能零件也散了:P)

    alhorn 於 2009/05/18 16:01 回覆

  • EIKO
  • 日本每年的自殺者數超過3萬人,估計今年人數會增加。最有名的自殺勝地是新潟縣的東尋坊與富士山的樹海,在這兩地有志工團體巡邏,解救欲尋短見的人,不但給與精神上的鼓勵,還斡旋工作或想辦法解決問題,真是功德無量。富士山的樹海面積遼闊,周圍充滿一種奇妙的氣氛(很多宗教的大本山都在富士山麓大概有其理由),聽說走進去就無法出來,再加上她是靈山,所以大家誤以為可以直接昇天?東尋坊是「輝石安山岩的柱状節理」(日文是這麼寫的我也不知道這是蝦米?說是世界上只有3處--美國Wyoming、英國北愛爾蘭)。從這裡跳下去,被驚濤駭浪捲走就屍骨無存了!
    日本有一句「村八分」的說法,在村落中,村民們的生活當中需要互相幫忙的有成人式(20歲)、結婚、生產、生病、遷、入居(新建、改建)、旅行、水災、法會、喪事及火災10個項目,只有喪事及火災大家會來幫忙(因為不幫忙的話,會因腐臭而得傳染病;火勢會蔓延),其他的一概不去,也不准來,這是一種很殘忍的對付手段,日本小、中、高學生當中也常這樣欺負同學,許多孩子無法忍受精神折磨而自殺,yijime翻成中文是欺負?但是要更陰險些。記得精神分裂的宮崎勤(連續殺害4名幼小女童)的父親也受不了社會的苛責而自殺。
    河豚的肝藏與卵巢有毒(tetrodotoxin, TTX),100g的肝臟含TTX量約2mg,可以殺死100隻老鼠。河豚は食いたし命は惜しし(想吃河豚又想要生命),處理河豚除了要有廚師執照之外還要有河豚處理師執照,從1996年~2005年共發生315起中毒事件31人死亡,大阪人比較有幽默感,稱河豚為「鐵砲」,過去的鐵砲雖然命中率很低,但是中了彈還是會‧‧‧1592~1598豐臣秀吉派兵攻打朝鮮,許多屯駐在佐賀唐津的兵士吃了河豚中毒而死,無法參戰,所以發出禁食河豚令,德川政權時,兵士都認為「要為主君奉獻的生命,不可以因自己貪吃而喪命」,如果因中毒而死的話,將會斷絕家名。直到明治維新,1888年伊藤博文來到下關春帆樓,當天因氣候不好無法出海捕魚,但是他非吃刺身不可,廚師只好擺出片得薄薄的河豚,沒想到伊藤嚐試之後,贊不絕口,問道這是什麼魚?河豚?!這麼好吃的東西應該解禁,所以山口縣是日本第一個解禁的地方。我也吃過幾次,其實河豚肉本身並不是很鮮美有味,而是口感好有咬勁?因為肉質較硬,所以要片得薄薄的(才咬得動),加上很珍貴,所以擺在豪華的大盤子顯得氣派大方像是盛開的花朵。吃河豚的規矩是動一次筷子只能挑起3~4片左右(如果用筷子在盤子刷!的繞一圈再夾起來的話,會引起全場的白眼!不可以白目哦!),將河豚翅烤香後放入清酒內、點火,味道香醇,用河豚的骨頭熬湯煮火鍋,燙過的皮也有咬勁,可謂食的藝術精華。
    哇!對不起!又寫這麼多,佔了您的版面。再談!

  • 以前有看過衛生署公佈的數字,台灣平均每天有六個人自殺,應該是「成功」的數字,那些站在高樓讓消防隊勞師動眾請下來的,跳到溪裡覺得太冷自己游上來的,都不算。也難怪要宣導自殺防治的觀念,社會上瀰漫的集體意識,如果太過灰暗,彼此負面的影響實在很大。

    我在NGM上有翻過,關於富士山尋短聖地的報導,當時心裡想得就是,佛萊明當年寫雷霆谷的時候,搞不好有附會過這些民情地理,加油添醋,寫尋短客視死如歸,跨步走入岩漿的情節,活靈活現很唬爛 :D

    北愛爾蘭的玄武岩(?)海岸,可能是指這裡喔 ....
    http://en.wikipedia.org/wiki/Giant%27s_Causeway
    flickr 上人家拍得都很美,可見是出大景的好地方 :D
    http://www.flickr.com/search/?w=all&q=%22The+Giant%27s+Causeway%22+rocks&m=text

    豐臣秀吉有禁食河豚令,小的當兵時,時任國防部長的郝伯伯有「禁騎機車令」,因為當年休假軍人,在營區外騎機車意外死傷的人數,一年聽說損耗一個營的兵力,諸位將軍眼看戰士都還沒打仗,各個奮勇捐軀,兵越來越少,再下去阿陸仔不用打了,於是開會擬出對策,叫我們放假前簽署切結書,呼口號,休假外出不騎乘機車 .... 都沒人提到世間有安全帽這種東西,所以笑話說,做事情有三種作法,正確的作法,錯誤的作法,還有軍隊的作法 .... 既不對又不算錯,很無厘頭的作法。

    我常去這位老兄的網誌上潛水,「欣賞」日本料理 ....
    http://blog.yam.com/aegonfelix/
    就一直很好奇,刺身不就是生魚片嗎?怎麼演變出那麼多種名堂,害我看得食指大動 :P

    alhorn 於 2009/05/19 20:57 回覆

  • EIKO
  • 我覺得那個時代的教育實在很夭壽!讀小學時老師教我們唱小兵丁,聽!聽!聽!大家聽聽聽!滴滴滴滴滴滴滴滴軍號響~排起隊伍~勇敢去出征,我們是勇敢的小兵丁,拿起刀槍和共匪拼命,衝殺前去打倒強盜兵,保衛國家要不怕犧牲,我們是勇敢的小兵丁(歌詞大概是這樣!),才6,7歲的孩子哦!唱這種歌!簡直是在摧殘國家的幼苗!還好,不知其義,只知其音,還唱得很開心呢!真是可怕!
    日本的刺身學問可大!(目前為止,女性的板前桑極少,因為女人的體溫較高,生魚容易腐敗、其他還有女人不許上相撲的土俵、古早以前高野山是女人禁地(現在已經開放了),女人不許進入正在開鑿的隧道(山神會因此生氣而坍方)、歌舞伎目前仍然只有男演員(本來是一位出雲阿國的女演員開始的,後來江戶政府認為敗壞風俗而禁止)、「能」已經放寬,有女演員。禁騎機車令?!實在很機車!您是BB機車?!
    關於「刺身」,有兩種說法,原本是「切身」kirimi,為了避免「切」所以用「刺身」sashimi,另外是一個大盤中擺上各種生魚片,為了易於辨認魚的種類,故將尾巴刺(sashi)在魚的身(mi)。在關西稱為「御造」(otukuri)。刀工要很高超,因魚肉的不同刀法也不同,用刺身庖丁切成(其實不是用切的而是將刀由前往後拉,這樣才不會破壞魚肉纖維)薄的、厚的、平的‧‧‧什麼花樣都有。京都夏天的名牌菜是「鱧」hamo也就是海鰻,在一寸長的魚肉(3‧3cm)要用切刺身庖丁切24~26次,把骨頭切成細細的,但是魚肉不可切碎,皮也要連著,這可要練好幾年才能出道,川燙之後,沾「醋味噌」(白味噌、糖、醋、醬油及味淋調的醬)。學問還有哦!關東地區武士多,所以這裡的鰻魚是從背部剖開(忌諱切腹,肚子要連在一起),關西地區商人多,講究效率,從腹部剖開。我也曾對日本料理有興趣,考了調理師執照,理論上知道,但是沒什麼實際經驗。日本考照,只要會營養學、消毒學、傳染病學、衛生法規、初級的調理知識和技術就可以了,不像臺灣要會做很多名菜,日本認為只要不食物中毒,講究衛生的話,好不好吃,生意的好壞是你自己的責任。
    原來是玄武石!什麼柱狀節理!北愛爾蘭的景色實在壯觀!讓我想起大衛連拍的「雷恩的女兒」,演軍官的克理斯多夫瓊斯實在有夠煙投!
    前幾天帶阿陸阿觀光考察團到山口縣長門青海島坐遊船看奇岩怪石,被他們罵慘啦!這樣的景色太單調沒有變化!唉!山口縣的人就是死心眼、老頑固,自己認為好的,就以為大家都會滿意,應該先調查一下中國的景色再做安排,才不會浪費時間與金錢。前幾年,不管是臺灣、中國或是韓國的考察團來都非帶去秋芳洞和秋吉台不可,中國的旅行社人員說:「花3個小時來看一些石頭?會被客人罵死地~」,「但是這些石頭是3億年前的哦!」,誰管你是幾億年前的石頭!石頭就是石頭,在我們國內都是坐船去鐘乳石洞觀光,這裡只有1公里?!啥好看?而且我們的鐘乳石洞還點了五顏六色的燈光,很好看!」,「哇哦!我的天!spp!」。
    山口縣(舊稱長州藩)是推動明治維新搖籃的動力之一(還有鹿兒島縣(舊稱薩摩藩)最為積極)),就是要有這種冥頑不靈的精神!山口縣的人一板一眼的,地球好像都是為他們在公轉似的,很難相處,最怕和長州藩的人一起工作。在推翻江戶幕府之前,許多志士潛伏在京都暗中活動,而庇護這些志士們的多半是藝妓。明治維新之後,這些藝妓與政治名人(志士)結婚生子,地位也因此提高。

  • 荒唐的年代,才能顯示純真的可貴 :P
    我有次從搭客運從淡水回員林,車行經過成功嶺營區門口,隔壁座位的小孩問他媽媽,說這個地方在幹什麼?他媽媽說,是成功嶺,裡面大概在洗腦吧 .... 我聽了悄悄笑出來。

    以前看電影裡有提過,日式料理店裡的握壽司師傅,向來只有男性,因為握壽司需要巧勁也需要力道,日本人相信只有男人能勝任 .... 妙的是,那是一部韓國片 :P

    >將尾巴刺(sashi)在魚的身(mi)
    這個就通了,原來如此,我還以為跟紋身蝦米有關的 :D

    「御造薄片」我有聽過,好像看過河豚料理有這樣描述過,所以整盤都是白色近透明的薄片 .... 近似的切工我竟然有在義大利料理上看過,用刀片把大蒜切到每片都幾乎薄可透光 .... 然後呢?我就不曉得該拿透光大蒜片來做啥了,因為也是電影裡看來的,勞勃迪尼洛演入獄的黑幫老大,買通獄方讓他有私人廚房下廚解饞,由於導演是酷愛美食的馬丁史柯西斯,戲外勞勃迪尼洛的餐廳也名聞遐邇,所以我還蠻相信,義大利師傅會這麼料理食材。

    鰻魚好像有夏日補氣的說法吧?我看日本電影裡都時興在夏天吃鰻魚,鰻魚的刺,經處理過後若有似無,烤鰻魚我還蠻愛吃的。比較吃不出所以然的,是秋刀魚,刺多肉少又苦又沒啥美味 ... 不過也或許我從沒吃過,真正道地的烤秋刀魚料理吧 : )

    突然想到,我愛吃生魚片的原因之一,或許是「沒有魚刺的困擾」吧 :D
    搞不好哪天試試韓國料理,生章魚活吞,也會相見恨晚 :P

    PS: 我同事在東南亞的某國家級鳥園裡遊覽,遇上大陸團,不可思議地聽到,中國媽媽教小孩:去去去,去拔孔雀尾巴上的毛,好玩的 .... @.@

    alhorn 於 2009/05/22 10:04 回覆

  • EIKO
  • 立秋前的18天為「夏の土用の丑」,吃鰻魚可增強體力,消解夏天的疲勞,就是因為日本人愛吃鰻魚所以發生「鰻魚產地偽造事件」(其實不止鰻魚,還有牛肉、越光米、雞肉及河豚等食品),國民開始關心產地是否又是偽造?國產的價格比進口的要貴上好幾倍(養殖的鰻魚較肥味道比不上天然的)。瀨戶內海產的星鰻魚(穴子),味道要比鰻魚淡泊可口。海鰻(鱧)不同於鰻魚,牠的生命力強,只要略有濕氣就可活一個晚以上,過去沒有鮮魚輸送車,翻山越嶺,送到京都仍然活著,所以是京都的名物。曾在TV看到韓國的活吞章魚,好像是要享受吸盤吸在食道的感受。
    聽說美食家吃秋刀魚或香魚(鮎),就是要吃那個苦味,日本人生病住院開刀後都要吃「白身の刺身」(鯛魚、比目魚、鱸魚等),調養身體。(青魚含有DHA可防止動脈硬化,但是較腥開刀後勿食)。一般來講,「白身の魚」味道較為清淡,應該不會用蒜來做「藥味」的,青魚較腥,所以用蔥、薑、蒜調味的情形較多,例如四國高知縣的名產「鰹のたたき」tataki,(本是漁夫們的伙食,吃法很豪放),先點燃稻草燒烤鰹魚的表面(有稻草香),切厚片,用蔥、薑、蒜及酸柑橘汁醬油等調味。
    清末民初,誘拐小孩的風氣很盛,歹徒先讓孩子吃魚,如果這孩子先吃魚肚的話,就是有錢人的孩子,可以勒索到很多錢!日本鼓勵讓孩子吃整條魚,訓練孩子的「集中力」。



  • 我記得從前,雲嘉南平原沿海一帶養殖業興起,民眾都在養鰻魚,用灌了空氣的塑膠袋,低溫空運到日本賺外匯,當年的確改善了農家的生活,原本種稻只能餬口,挖成漁塭養鰻魚,能夠賺大錢。只是我不曉得後來為什麼該產業衰敗,經您一說,我想可能是,日本消費者的習性改變吧?追求野生漁源的美味,而不再滿足於養殖場出來的鰻魚 .... 當然這是我猜的,沒有事實的佐證。

    我在一些平價日本料理店,吃過的烤秋刀魚,心得都是負分,刺又多又苦又焦 XD

    用稻草烤,讓食材有稻香,這個我有看網路上寫過,在台灣大概也只有很講究的高檔料理店才能這麼「厚工」,比較常見的微炙赤身、烤章魚腳等等,大都還是在料理台邊,當著客戶面前用噴燈(手持的瓦斯爐具)燒一燒,兼具視覺賣點的噱頭 :P
    http://blog.yam.com/peray1/article/20702583

    我如果生在那個年代,淪為兒童肉票,大概可以全身而退,因為我可能討厭魚刺而選擇不吃魚餓肚子,綁匪一看傻眼,綁到從沒吃過魚、不知如何下箸的貧家賠錢貨 :D

    alhorn 於 2009/05/23 22:39 回覆

  • EIKO
  • 雲嘉南平原養鰻、養蝦產業的衰退是因為精打細算的阿本仔將基地移到中國、印尼及印度等低工資地區,留下悲慘的後果讓臺灣人承受,最早期是將有毒的米糠油賣給臺灣的盲啞學校,害得學生們臉、身上都是毒瘡。後來是消費期限過期的餅乾、有害成分的肥皂、對身體有害的深層水,這個國家的商人實在盡夭壽。養鰻魚需使用很多的抗生素與荷爾蒙劑,不但會影響健康(以及下一代的健康),並且會造成水質污染,聽說養鰻人家出生的孩子,不正常的比例很高(這是日本的報導,畢竟還有良心人)。過去大家都缺乏這方面的知識,記得美國的RCA在桃園設廠製造電視,員工採用當地人,帶給地方繁榮興盛,沒想到事隔20多年,才發現原來RCA把含汞等危險重金屬的廢水用高壓方式打入地底,因為深度夠,短期間內不會被發現,等到國家發展起來,知道的時候,為時已晚矣!實在盡悲哀!
    用噴燈略將刺身的表面烤熟,這種烤法會有「臭焦味」,備長炭是用樫kashi(槲樹、櫟樹)做的木炭,用備長炭烤出來的雞肉、鰻魚與用瓦斯火烤出來的香味不同。屬於白炭的備長炭比黑炭的火力強、溫度低、燃燒時間長,不冒雜煙。除了刺身之外,在布丁表面淋上焦糖汁,再用噴燈烤焦,這也是一個花招吧!
    過去的飯菜少油水,所以大家認為魚最好吃的部位是魚肚,於是將魚肚要給長輩、或是出去工作賺錢的男人們吃,婦女孩童就吃剩下的魚尾,而誘拐來的孩子如果只會吃魚尾的話,表示是窮人家的孩子,拿不到錢,如果拿起筷子就從魚肚開始吃起的話,這下子完蛋了!所以我教女兒要從魚尾先吃!總覺得這樣吃比較安全!
    烤秋刀魚、松茸(matsutake)是秋天的名菜,秋刀魚邊上放一小撮蘿蔔泥(烤魚搭配蘿蔔泥有幫助消化及整腸作用,吃天婦羅時也會放一撮蘿蔔泥)。日本有吃蘿蔔泥的習慣,飯店的早餐,總會有一大碗的蘿蔔泥及一盤「吻仔魚乾」,取一些吻仔魚乾與蘿蔔泥,淋上醬油,就是一道美味しい的菜!

  • 商人無祖國,有賺頭的低工資生產地區,就如同金閃閃的利潤一樣吸引著財團工廠。

    但也是有反過來的例子,幾年前 Canon 宣佈關閉境外地區的鏡頭生產線,印象中是中國、越南、馬來西亞,因為品管問題讓營運成本不斷升高,工資再便宜都抵不過產品瑕疵帶來的損失,之後所有 Canon 單眼鏡頭都回到日本國內製造、研磨、組裝。這跟全世界品牌都在瘋中國工廠的熱潮來講,相較算是理性而且有魄力的逆向操作,今日 Canon 在台中潭子還有組裝廠營運中,負責低價單眼相機及部份DC的生產,也算是台灣生產工藝還算有競爭力吧。

    關於米糠油,我記得是「窮人病」,因為煉製低價劣質食用油過程,管路破裂滲入冷媒/多氯聯苯於油中,導致食用者長期中毒,而權貴富家,根本不會選購這類食用油,所以是當年國內工安意外所致的社會事件,雖說肇禍業者無害人之心,(有疏忽之責),但影響所及,簡直是把貧苦眾生再往修羅地獄推進一層 XD .... 請參考這篇 :
    http://stary9.pixnet.net/blog/post/21983726

    我有個朋友住彰化社頭,家族多人罹癌,聽說他們社區使用的地下水,與附近紡織工廠排放的廢水,(據說以高壓深井打入地層規避工業廢水處理條規),是相同牽連的水脈 .... 經濟發展,過程犧牲了多少人的權益,社頭鄉曾經以產製外銷棉襪、手套而繁榮,卻也埋下許多禍因。

    我愛吃肉類,但去過幾次燒烤店,就沒啥興趣了,主因是,上館子吃到火候太糟的熟肉,可以罵店家主廚太爛,但日式燒烤店都是 DIY 自己來,總不能花了錢又罵自己烤肉技術爛 :D

    以前一直很好奇,烤秋刀魚那盤子上的蘿蔔泥,到底是做什麼用的,就跟生魚片底下的白蘿蔔絲(?)一樣,我都當擺盤裝飾,魚肉吃完了,它們還晾在盤底沒去碰,某回看朋友夾白蘿蔔絲沾醬油吃,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也能吃 :P

    alhorn 於 2009/05/24 22:35 回覆

  • EIKO
  • 對!對!就是多氯聯苯(因一直想不起lian的漢字怎麼寫,只好寫成米糠油)。
    日本「職人」對於專業技術精益求精(敬業精神)不得不讓人敬佩,Canon,Nikkong等的精密儀器,都有這些死心眼的「職人」在繼承。記得有一次,到一家專門為馬自達汽車製造「轉子發動機」(Rotary Engine)的零件工場翻譯時,老板問中國研修生:「為什麼從青島工場加工的零件,不合格品這麼多?!」,研修生回答:「只要把工資多加一點,就會減少的!」,原來如此!問題不在技術而在工資!
    2002年得到諾貝爾化學獎的田中耕一先生,性情純樸溫厚,自稱是一個「職人」,拒絕了母校東北大學贈與得名譽博士稱號。他也數次拒絕昇遷的機會,經年累月都在現場做喜歡的研究工作,得獎後仍然拒絕加薪與昇級的機會。
    他是一個「鐵路迷」,每天通勤都坐在駕駛座的後方,觀看前方的景色。
    提到生魚片的吃法,這門學問可大。過去,諸侯與武士們一起用餐時,從「吃法」得知此人材可否重用,一人份5片或7片(奇數),如果此人倒出的醬油剛好在吃完之時也都沾完的話,經濟大權可以交給他掌管(醬油剩太多或太少都會失去良機)。而吃法也有講究,先把山葵放在魚片上(不拌入醬油內,因為醬油濃厚的味道有損魚肉的美味,醬油的主要作用是去腥味,所以只有魚肉才沾醬油),並夾一些放在生魚片旁邊的生菜配料(叫做TSU MA,漢字寫成「妻」(語源來自夫婦的主從關係?)或「端」,蘿蔔絲(助消化)、青紫蘇葉(含鐵份、維他命A,有抗菌作用),魚肉沾一些醬油,送入口中。如果只吃魚片不吃旁邊的配料的話,可判斷這個人主觀較強,只顧自己不顧別人;如果將魚片,配料均等夾起的話,可見此人面面俱到,部下也一定會跟進,可以重用。當然啦這只是一個分析,僅供參考。
    燒肉DIY比較好,因為每個人的喜好不同,除了豬肉之外,都能生吃,半生熟也無所謂,其實這樣味道、口感都好哦~
  • ㄟ....馬自達轉子引擎,這個是赫赫有名的經典科技,連我這種不懂車的門外漢,都有耳聞過。印象中是低容積高馬力的代名詞,難怪中國人要去取經,不過那位回話的老兄也太老實了,把五千年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都一語道盡了 :P

    田中耕一先生也太低調了,拒絕加薪與升遷的機會,這種人如果在華人世界,出頭的機會相對低,研究成果別被同儕師友搶盡功勞,就算他祖上有保佑 .... 台灣鐵道迷也不少,不是這個圈子裡的人,很難理解這種狂熱,我有次去彰化扇形車庫拍照,就遇到一群,滿口術語、對火車諸事如數家珍般的鐵道迷,聽他們聊瘋狂南征北討追火車的軼事,不禁肅然起敬 :D

    有一年,我拿工會補助的員工旅遊費用,跟同夥跑去東港裝闊佬吃黑鮪魚,那種一小口三百元的奢侈品,想說不花白不花,心一橫點來開洋葷 ..... 醬油哇沙米都捨不得沾,怕黑鮪魚的鮮美被蓋過去了,結果心得是 ..... 只吃一片實在沒啥心得,沒吃過這麼油,入口即化的生魚片,盤子裡其他的平價生魚片,還比較適合我這種「窮人的口味」:D

    我一直沒練成,把配料、生魚片一起夾來沾醬油加哇沙米的筷子功,一定會有部分成員投奔自由去,不是白蘿蔔絲掉了,就是哇沙米滴落在桌面上,不過還是很愛吃生魚片。

    日本料理生食還真不少,適合我這種生番,上回看人家網誌貼「蛋黃生馬肉」照片,圓滾滾黃色生蛋黃,流波顫顫蹲在鮮紅生馬肉片上,看了就食指大動,只是有點困惑,是要先把蛋黃打散塗勻肉片再下肚,還是撅起嘴把生蛋黃一口吸下肚再來料理馬肉 .... :P




    alhorn 於 2009/05/25 17:38 回覆

  • EIKO
  • 看了貴台長介紹的網站,「板前桑」的工夫還真不錯。但是其中一景異於日本,日本式的餐桌禮貌,筷子要放在「箸置」(hashi oki)之上,直接放在桌上或跨放在餐盤上都是失禮的行為。醬黃蘿蔔片也應該2片,4片好像不太吉利!
    在幾道菜上放了「紅芽」,日語稱之為「赤蓼aka tade」(其他還稱為真蓼ma taade及本蓼hon tade),又名「赤芽aka me」,微辣有刺激味覺神經增進食欲、幫助消化及消除食物毒素的功效。生魚片的邊上都放「赤蓼」。
    過去,鮪魚的腹部(大toro、中toro)是勞動者的食物(因為很油!),高級人士是不屑一吃的!吃生魚片要有原則,先從味道清淡的、油分少的開始吃起,才不會破壞沒種魚的風味。
    除了生的馬肉之外,還有生的鯨魚肉(很多人都向日本抗議不准逮捕鯨魚)。用蛋黃拌食要有技巧,當然是先打散,然後將肉片裹滿蛋黃汁,不須細嚼就快嚥下去,那種滑溜感也是享受呀!活吞「白魚」聽說是要享受魚經過喉頭時的感覺,我也嘗試過,但是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就讓魚在口中因體溫而昏厥後再下肚。
    四國香川縣的讚岐烏龍麵非常有名,最近流行的吃法是剛燙熟的烏龍麵拌入生雞蛋,淋上一點醬油、灑一點蔥花,簡單美味。其他還可以在將蛋黃放在「納豆」裡攪拌,既營養又好吃。
    松阪豬肉是臺灣取的美名,日語是「豚toro(豚=tonn)」,豬脖子上一塊半月形的肉,居然可以媲美「松阪牛」,神戶牛及松阪牛,都是切得薄薄的,一塊一塊用透明的塑膠紙包起來。很高級的!
  • 熊熊想起來,我去過的平價日式料理店,好像都沒有「箸置」,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店家不用幫我準備這樣,我拿筷子的紙套折一折,或是乾脆跨在自用的餐盤邊,便宜行事 :P

    我記得在報上副刊讀過,戰後曾在日本留學的台籍青年的自傳故事,頭尾全都忘了,只記得他描述,那段生涯在造船廠工作賺取生活費,中餐便當裡的大塊肉片,就是鯨魚肉,因為物資缺乏,而這幾乎是當年當地唯一的庶民食材,所以是鯨魚肉吃到臉發青,還是只有鯨魚肉可吃,據說食之無味,單純止飢而已。

    活吞白魚 .... 我有吃過台式的活醉蝦,剝殼過程它還會抖腳顫鬚,吃得心裡毛毛的,覺得像在拍恐怖片,至今不敢再吃第二回 ....

    我是很愛吃,把蛋黃打在沙茶醬裡,然後火鍋肉片沾來吃,從小就是這個吃法,後來看到大江南北的吃法各異,沙茶醬有混花生粉的,也有用泰式甜雞醬(?)在沾火鍋料吃的,這一兩年開始吃麻辣火鍋後,才發現大家都只用醋拌醬油,喜歡打蛋在沙茶醬裡沾火鍋料的,好像只有我 :P

    拉麵我就吃不出所以然,大概麵類很少讓我,吃到豎大拇指的,也許我天生不愛吃麵,也許我還沒吃過真正好吃的麵 .... 也或許平常泡麵吃太多,物極必反 :D

    又想起來,最近聽說米其林美食評鑑,把東京列為世界第一美食之都,票數領先歐美著名都市甚多,聽說就是因為,東京飲食前衛勇於創新,而又能在傳統優勢(日式料理)中精耕,兩者取得良好的平衡。

    alhorn 於 2009/05/29 18:00 回覆

  • EIKO
  • 哇!說到吃就會「嘴角全泡」,日本職人的龜毛真是讓你不得不佩服,米其林選出的名店中60%都是日本料理店,其中「すきやばし次郎sukiyabasi jirou」http://www.fujitv.co.jp/nonfix/library/2004/419.html
    的板前小野二郎八十多歲了,還是「壽司一筋」,從他決定當板前時開始,出門一定戴上手套,晚上還要加以保養,因為拿壽司給客人的時候,「手」要看起來潔淨優雅(也算是一個道具),如果有斑點的話,怕會影響客人的食欲,這個敬業精神值得學習(看了他的報導之後,我也開始在臉、手塗防晒油,但是為時已晚矣!)。
    當然啦!樹大招風,對他的評價是褒貶參半,有的人認為他的醋飯太酸、鹹味太重,這也許是因他的年代,電冰箱尚未普及,所以口味重一點才能保住鮮度,而現代人注重健康,喜歡吃清淡的口味。還有人說店裡的服務態度不好,一般來講,職人都有怪癖,對自己的作品有信心,絕不奉承迎合客人(不像現在的7-11或麥當勞全部是背誦式的對答),所以讓人有冷淡之感,我個人認為不必討好客人,但是最基本的打招呼等禮貌還該有的。
    麻辣鍋雖然好吃,但是很傷身,少吃才好。桃園南崁有一家非常有名的「鎮記麻辣鍋」(應該沒錯),是我家人的最愛,如果有機會的話,不妨前往一試。聽說最好的吃法是沾「蒜末加醋」。
    鯨魚曾是日本學校營養午餐的主角,後來禁捕之後才從餐桌消失,目前超市賣的都是冷凍的,用鹽醃的鯨魚尾巴很油,但是味道不錯(加蘿蔔煮比較不油膩)。有一次在四國高知吃鯨魚的刺身,值得一吃!雖然會有歉咎感‧‧‧,以前的人吃的鯨魚大概是冷凍技術不發達,保存方法不善,所以有油耗味吧!但是現在的鯨魚肉是高級食材,專賣鯨魚肉的餐廳也不多,世界上好像只有挪威和日本吃鯨魚。
    地球暖化之後,漁夫捕到很多過去日本不存在的魚類,政府呼籲民眾不要隨便吃沒看過的魚。而一直是魚獲量多的瀨戶內海最近也捕不到魚了,聽說都游到北海道避暑去了!盡害!
    透抽的「姿御造」頭上的「秋」還會動哦!有的「御造」的嘴巴還會一張一閉的,日本人認為這是新鮮的證明,有的人認為這是殘忍的行為,見仁見智了。
    泡麵不能多吃哦!日本的拉麵味道確實不錯,取高湯的方式是很講究的,不像臺灣的大骨湯那麼簡單,每家各有秘,所以有的店會大擺長龍,他們喜歡排隊,排得越長越有價值。這也是一種文化吧!他們很能忍的!每個人都是忍者!從平常生活開始就是忍!對人對事都是忍!
  • 喔 .... 八十多歲還有手勁能捏握壽司,可見此公體健氣足。小的八十歲還有牙可以啃壽司,就已經偷笑了 .... 如果能苟活到八十歲的話 :D

    我二哥說過,他不習慣坐在板前吃握壽司,因為覺得,看人家「搓仙丹」捏來捏去,然後「裹一丸給你吃」,感覺怪怪的,會懷疑「這傢伙剛剛有沒有偷偷挖鼻孔」..... :P

    我二哥是勤儉持家的好男人,我猜他八成捨不得,也沒吃過高檔好吃的日本料理,才會這麼說 : )

    對啦,蒜末加醋,我就記得麻辣鍋沾醬裡,好像還有別種「顏色」,但說不上來那是啥。
    我在彰化吃的大眾普羅等級的麻辣鍋,就已經感動到涕淚縱橫了,邊吃邊擦鼻涕,歐伊細。店家還附贈科學麵(泡麵),拿來下鍋煮,又紅又猛的湯汁煮過後,泡麵變得香辣彈牙,連剛看過牙醫都能忍痛含笑吞下 :D .... (我習慣在彰化某牙科看牙,出診所就直奔該麻辣鍋店 )

    其實日本人吃鯨魚,就跟韓國人吃狗,英國人吃松鼠,法國人吃貓一樣,我覺得都有民族飲食的背景存在,不同文化的人在譴責之前,應該先去解一下人家的文化,在保育跟尊重之間,比較有拿捏的尺度。鯨魚快被吃光了,就跟石油快被挖光了一樣,必須共同正視與設法克服,而不是只靠「大家都禁用石油」來解決。

    我還有看過旅遊節目裡,澎湖近年流行的觀光新噱頭「夜釣透抽」,海釣船燈火通明,遊客人手一竿,透抽釣上來馬上作殺西米,沾山葵醬下肚當宵夜,重點是,船家殺透抽,竟然是用摔的,在甲板上猛摔幾次才下刀,說這樣會讓肉質勁韌,嚼起來更有口感 .... 我有點懷疑,我如果在場會不會吃得下去 :D

    alhorn 於 2009/05/30 23:33 回覆

  • angelsmile
  • 嘉義砂鍋魚頭在我小時候可是聞所未聞
    一來我家有資深廚娘廚藝高強
    打小沒吃過多少外食
    二來我到文化路只吃蝦仁羹蜜豆冰
    這砂鍋魚頭好像是這幾年才出現的新玩意
  • 哈哈,安琪學媚說中了小的的感覺,以前外地朋友問我,員林的雞腳凍,那一家比較好吃?
    我實在沒吃過,也不曉得雞腳凍是那一年突然冒出來的員林特產 :D

    高中有一年暑假,我住在嘉義潛水協會游泳池旁邊,晚上還跑去吳鳳夜市吃鱔魚麵,後來幾次在嘉義晃來晃去,完全想不起來,鱔魚麵跑到哪去了 :P

    alhorn 於 2009/05/30 23:37 回覆

  • EIKO
  • >在甲板上猛摔幾次才下刀--這個有問題!「透抽」就是「烏賊いかika」嗎?烏賊是非常纖細的動物,因為有一頭呈尖銳狀,在運輸途中(活烏賊專用車)容易受傷(影響鮮度),因無法裝載太多,成本高,加上油價上漲,血本無回,很多漁夫「廢業」了。章魚就可能就要用摔的(好像義大利有個諺語:章魚和男人要敲打才會美味!不過日本的章魚是川燙後切薄片沾芥末、醬油,故不能太硬,而義大利是用煮的所以要敲打?)。活烏賊的刺身,肉身晶瑩剔透,烏賊素麵是切成細絲,看起來像麵線得名。
    >八十多歲還有手勁能捏握壽司--握壽司不能手勁太強,沾到醬油時米粒不會散開(只有魚肉部分能沾到醬油,萬一米粒也沾到的話也不會散開,但是入口後米粒會化開來,與眾不同的神技在此。江戶時代庶民都到澡堂洗澡,出來時順便在壽司攤吃宵夜,因手很乾淨就直接拿起來吃,這個習慣流傳至今,有的人認為吃壽司應該用手拿,但是我覺得用筷子比較衛生。根據記載江戶時代的握壽司比現在的要大。(太平盛世的江戶人口急增,常發生火災,因此禁止在家裡炸天婦羅)。坐在板前吃壽司確實需要勇氣,但是比起會旋轉的,味道實在好得太多。
    小野次郎的介紹 http://www.fujitv.co.jp/nonfix/library/2004/419.html
    「江戶の履き=掃きhaki倒れ、大阪の喰い=杭kui倒れ、京都の着=木ki倒れ」→東京為「穿」鞋而傾家蕩產,穿與掃同音,因火災多,需用很多掃帚打掃,為了買掃把而變窮、大阪為「喰」而傾家蕩,喰與杭同音,流經大阪的河川很多,蓋房子會因要打很多杭而傾家蕩產、京都為「穿衣」而傾家蕩產,着與木同音,京都很多木造建築,為了買木材而傾家蕩產)。
  • 烏賊跟透抽,好像是遠親,我大概搜尋了一下,澎湖夜釣大多是釣透抽、小管等等,現釣現殺,沾醬就下肚,所以可能別的不多講究,以生猛鮮活為賣點吧?(不過漁火夜泊釣透抽,想起來也挺好玩的)

    我們這邊的師傅,肯定沒小野次郎那種名家手法,握壽司用筷子夾,整貫「分家」的機率很大,過一下醬油碟可能會「以此為家」,部份賴著不走,所以我都是直接手抓起來下肚,免得它散在醬油碟子裡,也免得筷功不濟散在桌上。

    江戶鞋穿窮,大阪買帚倒,京都衣散財,以前我大概有看過這樣的說法,但沒有行家解釋,所以一直都只知字面的意義,原來是同音的諧趣 :D

    alhorn 於 2009/06/01 11:45 回覆

  • BG
  • 我來澄清一下
    因為我家離砂鍋魚頭店不遠
    所以我確定他已經開蠻久的
    但是也是因為跟安琪協解一樣的情形
    我都沒吃過 - 我媽已經自己做沙茶砂鍋魚頭粉多年了
    只是這樣的口味會出名
    只能說人的喜好真的有粉多樣呀~~
  • 我當初還找不到這家砂鍋魚頭,原來是在橫向巷子裡,可能裝修過,看起來蠻新的。也許老店新裝吧?

    那次是我有印象中的第一次,吃砂鍋魚頭 :P

    alhorn 於 2009/06/01 11:48 回覆

  • EIKO
  • 原來是這樣翻譯的,有學問!日本的這些職人都是繼承家業,像這位德岡邦夫是京都名店中的名店「吉兆」的第三代,http://kyotokitcho.seesaa.net/洞耶湖高峰會議時的大師。
    4月曾到京都,他的店裡一客sikiyaki10000日幣,牛肉只有4片,加上一些蔬菜,實在有夠貴的啦!
    請看這一個部落格,http://blog.goo.ne.jp/hozugawa,京都府龜岡市保津川急流的船頭寫的,也是4月到京都時去體驗的。保津川運輸船的歷史已經有400多年了,船頭的工作是世襲的,直到這20年前吧!繼承者不足才對外招考,我們坐的船的船夫就是那時候考進來的人,而他的兒子今年也當船夫,因為這裡沒有什麼工場,沒有工作,每天用體力划船,賺錢養家,實在讓人感動,他們邊划船還要邊講解沿途的歷史典故、五四三的,但是內容很生動有趣。因為保津川是他們吃飯的地方,所以這些船夫和居民們每年都會自動清理沿途的垃圾。我最感動的是3月或4月時寫的櫻花,因為今年度(4月開始)要整修河床,用水泥「空」起來,所以沿途的櫻花要砍掉,這些櫻花是39年前,工會成立時船夫們栽種的,其中有一個船夫特別喜歡某一棵櫻花,大家稱呼他為「花守」,去年的櫻花開得特別漂亮(聽說櫻花知道自己的命運時,會開得特別燦爛耀眼),不久這位花守因病去世,那棵花也枯了。今年保津川的櫻花也是開得特別嬌美(請看照片),大概也預知自己的將來吧!看了這些報導,心裡很難過,到底行政機關的決定是以什麼為標準?只會砍樹,不會植樹嗎?不然也可以移植呀!日本名建築師安藤忠雄每次設計建築物時,最少都要種植2棵以上的樹木,並組織一個「橄欖基金會」,呼籲大家綠化地球。
    送行者的外景地這幾天在鬧「地滑」(跑山?),地下水過多,把地底下的土沖走,造成空洞道路下陷,房子傾斜,房主說:貸款還沒繳清‧‧‧人間悲劇實在太多了。
  • 那三句是我自己掰的,憑印象想像出來 :D .... 以前所看過的寫法應該有些出入。

    小的因為日文不通,都用自動翻譯在看您提供的網址,雖然不太通,不過發揮想像力用猜的大概通三分,結果發現那位Tokuoka邦夫,不只四片肉賣一萬日圓,內文介紹的鮮花餛飩餐竟然要3,000日圓,真不曉得他家的餛飩加鮮花是不是都包金箔 :P

    剛去看保津川運輸船,突然想到鹿港近年風行的「人力三輪車」,就是觀光用途,讓腳力不耐的遊客,可以坐遊古鎮,我看過幾次車夫邊踩,還邊跟後座遊客介紹景點,可能車夫也有受過鎮公所的導覽訓練吧?也順便製造就業機會,提高遊客消費機會。

    網路上有人批評說,風馬牛不相干的人力三輪車搬到鹿港來,根本不是在地文化 .... 嘿嘿嘿,講這種話的人,肯定很年輕,年輕到從沒看過三輪車滿街跑,我小時候就真的坐過三輪車,我媽帶我回娘家,回程遇到大雨,叫了輛三輪車,我透過車簾油布往外看滂沱雨勢,那個情境還依稀在腦海裡 ....。

    保津川管理當局要砍櫻花,好歹有建設的前提,敝鄉員林鎮公所的某管理單位,竟然為了莫名其妙的古怪理由,把百果山上某地標級百年茄冬樹,給用水泥短牆圈起來,圈起來不打緊,還往裡頭填土達半層樓高,老樹大概根部無法吸水(或呼吸?),半年內不斷落葉終至光禿枯耗,禁不住折騰一命嗚呼。這棵樹樹輪鉅大,形體甚美,百年綠蔭毀之今朝,令人扼腕。

    alhorn 於 2009/06/02 13:55 回覆

  • EIKO
  • 太令人痛心了!以前臺北市的樹木也是被人行道的地磚空起來,我哥打電話去抗議,也沒用!樹木有靈的!那棵茄冬您是否拍了照?記得Arkun說過,日本人去砍神木時,樹木會發哀號,工人都嚇跑了!日本人砍樹的時候還要在旁邊灑一些鹽避邪!他們還知道樹木是有樹靈的。百年的樹木居然下得了手!
    那位德岡邦夫常有雜誌,TV採訪,我喜歡他對料理的執著,不是那種追求最高級的食材,而是昇華自己心靈中對料理的「愛情」(或對人、事、物的看法與態度)。對不起,是洞爺湖。他是第三代,壓力很大,一生下來就決定要繼承家業,而且要超越爺爺與父親,實在不容易。
    上次您介紹的料理部落格,我覺得那個店不應該用那麼多"噴烤"的,要看是哪種海鮮或魚類,不管三七全給用火燒,叫做--馬鹿の一つ覚え(傻瓜只會一種事)。

  • 非常可惜,那樹我連半張照片都沒有,有段時間警覺到,怎麼樹葉都掉光了,當時樹大概已經老命去一半了,後來大樹成了枯木,被悄悄移走消失了,只剩下那圈「行刑牆」,之後某次看報,赫然看到讀者投書,披露整個錯誤的處置過程,才知道樹的生命是被愚蠢決策悶死的,而最讓我心忿難平的是,竟然鎮公所也沒打算再種顆樹,過去的錯就算了,來日可追,牆拆掉再種株茄苳苗,一百年後也許又是參天大樹,而那塊地竟然還是一圈水泥牆,一堆廢土,除了雜草啥都沒有 XD

    那家料理店,等我有錢沒處花、有時間沒處去的話,再來一探虛實 :D

    alhorn 於 2009/06/02 21: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