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鳴山五年千歲
蒙眼濟公讓旁人簇擁著,走向黝亮氣派的BMW高檔轎車,上車之前,視若有物地向四方環顧微笑。

兩名壯漢擎著一張手轎,四臂糾握轎腿,奮力地搖晃拉扯,汗水與魂魄逐漸滲出肢體,神秘的力量驅動他們的手腳,跨步蹲身,在炮陣中來回。

我非常非常好奇地盯著那張,空蕩無物、仿若玩具尺寸般的手轎。在另外一個場合,在桌頭、筆生的協助下,它扮演神祇旨意的輸出工具,為不安、徬徨的心靈,指引苦海的航向。

壯漢換手了幾輪,雙人舞般的走位移進殿階之前,有人大喝一聲:「進喔!」,廣場上的儀式宣告結束,兩人以十足默契的步伐,橫舉著手轎走進中門。架在輪座上的鑾轎,由轎夫推拉著三進三出,調頭停置一側,後列安靜等待的信徒隊伍,抱著神龕、像座,魚貫走進廟內。

後來我帶著悵然離開那裡,因為沒有看到任何指引我的天啟。

◎蟬鳴
上班必經的圳溝行道樹間,傳出陣陣蟬鳴。我騎機車趕路,心中稍微楞了一下,昨天之前此地還沒有任何一絲蟬的叫聲,今天已然聲勢浩大,夾道鼓譟。

我已經想不起來,在這條路上,去年的蟬聲,從那個月份之後逐漸冷肅走入死寂,也毫無預期地,在今年第一個蟬鳴的早晨,被這群生物的合奏喚醒腦中殘留睡意。季節更迭,地球轉動,我已經麻痺的歲月感知,還要藉由這些環境變換的點醒,才會愕然年度的流逝。


◎報稅
我已經好幾年,用最簡單的戶號加身份證字號,透過網路報稅。
重點是某些扣繳憑單,不曉得是根本沒寄到,或是被我塞進某個異次元空間裡魂飛渺渺,總之讓我很厭煩,也有點賭氣地,選擇遺忘它們。

遍尋不著的扣繳憑單,我懶得找了,打算隨便手邊資料填一填,刷卡認帳。

國稅局法力無邊,我所有搬磚塊、敲石頭掙來的所得收入明細,在他們資料庫裡都齊備詳載,竟然年年都要來考我「如何搜尋遺落的扣繳憑單」,厭氣難耐,該讓他們來反查我漏掉哪一筆才對。或者是追查那幾筆那些年,總得讓他們忙一點,我才甘願。

說來可笑又可悲,這純然是不對稱的卑微牽制而已;一個底層奴工,每年奉繳國庫近兩個月薄薪,然後聽高官唱大戲,然後由怨起怒的阿Q擺爛心態。


2009.雲林.褒忠.馬鳴山鎮安宮
IMG_1614

IMG_1620

IMG_1623

IMG_1619

IMG_1621

IMG_1630

IMG_1639

IMG_1643

IMG_164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horn 的頭像
alhorn

BB機車電台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