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馬鳴山五年千歲
蒙眼濟公讓旁人簇擁著,走向黝亮氣派的BMW高檔轎車,上車之前,視若有物地向四方環顧微笑。

兩名壯漢擎著一張手轎,四臂糾握轎腿,奮力地搖晃拉扯,汗水與魂魄逐漸滲出肢體,神秘的力量驅動他們的手腳,跨步蹲身,在炮陣中來回。

我非常非常好奇地盯著那張,空蕩無物、仿若玩具尺寸般的手轎。在另外一個場合,在桌頭、筆生的協助下,它扮演神祇旨意的輸出工具,為不安、徬徨的心靈,指引苦海的航向。

壯漢換手了幾輪,雙人舞般的走位移進殿階之前,有人大喝一聲:「進喔!」,廣場上的儀式宣告結束,兩人以十足默契的步伐,橫舉著手轎走進中門。架在輪座上的鑾轎,由轎夫推拉著三進三出,調頭停置一側,後列安靜等待的信徒隊伍,抱著神龕、像座,魚貫走進廟內。

後來我帶著悵然離開那裡,因為沒有看到任何指引我的天啟。

◎蟬鳴
上班必經的圳溝行道樹間,傳出陣陣蟬鳴。我騎機車趕路,心中稍微楞了一下,昨天之前此地還沒有任何一絲蟬的叫聲,今天已然聲勢浩大,夾道鼓譟。

我已經想不起來,在這條路上,去年的蟬聲,從那個月份之後逐漸冷肅走入死寂,也毫無預期地,在今年第一個蟬鳴的早晨,被這群生物的合奏喚醒腦中殘留睡意。季節更迭,地球轉動,我已經麻痺的歲月感知,還要藉由這些環境變換的點醒,才會愕然年度的流逝。


◎報稅
我已經好幾年,用最簡單的戶號加身份證字號,透過網路報稅。
重點是某些扣繳憑單,不曉得是根本沒寄到,或是被我塞進某個異次元空間裡魂飛渺渺,總之讓我很厭煩,也有點賭氣地,選擇遺忘它們。

遍尋不著的扣繳憑單,我懶得找了,打算隨便手邊資料填一填,刷卡認帳。

國稅局法力無邊,我所有搬磚塊、敲石頭掙來的所得收入明細,在他們資料庫裡都齊備詳載,竟然年年都要來考我「如何搜尋遺落的扣繳憑單」,厭氣難耐,該讓他們來反查我漏掉哪一筆才對。或者是追查那幾筆那些年,總得讓他們忙一點,我才甘願。

說來可笑又可悲,這純然是不對稱的卑微牽制而已;一個底層奴工,每年奉繳國庫近兩個月薄薪,然後聽高官唱大戲,然後由怨起怒的阿Q擺爛心態。


2009.雲林.褒忠.馬鳴山鎮安宮
IMG_1614

IMG_1620

IMG_1623

IMG_1619

IMG_1621

IMG_1630

IMG_1639

IMG_1643

IMG_1644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bigunlai
  • 活力的台灣在此可見
    大大讚啦
  • 可謂陡峭的台灣社會階層裡,許多鮮明獨特的生命力量,往往都出現在中段以下 :P

    alhorn 於 2009/05/24 00:29 回覆

  • A同事
  • 有空來我們教會唱歌吧!
    我不會介意你的歌聲的:D
  • 徬徨迷惘的靈魂,總是渴望光明的指引 .....
    感謝你的包容異教徒,(或者該說是汎無神論者:P),無奈小的歌喉驚人,具備大規模毀滅性力量 .... :P

    alhorn 於 2009/05/24 00:36 回覆

  • judie35
  • 繳稅繳到近兩個月薪水,不算薄薪了吧?我從未繳過那麼高比例的稅。

  • 小的是國稅局眼中的羔羊,油水不多,但是整隻都可以下鍋 ....
    從幾年前繳 1.5 個月保護費,唉唉叫,到今年繳差不多 1.8 個月的保護費,已經唉不出來了 XD

    alhorn 於 2009/05/24 12:54 回覆

  • polanyi
  • 奇怪
    機車格主怎麼可以繳到近兩個月的薄薪
    是不是算錯啦?
    我算一算,大概是月薪的四分之一...
  • P兄節稅有方,可喜可賀,小弟望塵莫及,唉 ~~~
    國稅局下載的程式,我也很希望它是邏輯錯誤 ...
    它把我算成冤大頭,應該可以申請國賠吧 :P

    alhorn 於 2009/05/24 13:00 回覆

  • raindog73
  • 給樓上對繳稅有懷疑的:
    台長繳兩個月的薪水絕對是可能的啊~
    如果年終獎金領了七八個月以上的話 @_@
    其實台長講兩個月還是客氣的啦

    對我來說進入夏天的最大儀式就是...吃冰啦~
  • 小的私下跟幾位好友比較過,我賺得不是最多,但榮膺繳稅冠軍,這種第一名的感言是,想哭都哭不出來 .... 晚上連做夢都在火攻稅捐處 .... ♨

    去年聽從理專的建議,把錢挪去買海外基金,以為可以逃過搶劫,馬的竟然遇到金融海嘯,每隻基金淨值都是負的 XD

    夏天對小的來說,最大的好處只有,日照時間比黑夜長,感覺上可用時間比較多 :P

    alhorn 於 2009/05/24 13:17 回覆

  • Vannie
  • 台長你說的"歌喉驚人,具備大規模毀滅性力量"
    感覺很像是X戰警裡變種人的超能力耶(你知道這畫面電影特效做起來一定很炫的)XD
  • 我早上才剛看過 X 戰警金剛狼而已說,而且是非常特殊的網路快樂版 ....
    影片部份的特效動畫還沒後製完善,動作戲演員飛來飛去,身上還看得到吊鋼絲 :D

    alhorn 於 2009/05/24 13:23 回覆

  • beatleswang
  • 無言,頭香越來越難了
  • 哪的話 .... 小地方不用玩頭香啦 :D

    alhorn 於 2009/05/24 21:07 回覆

  • polanyi
  • 原來機車台長是賺太大
    還有理專...我也好想繳兩個月薪水啊~~
  • 聽說國稅局打算頒兩面匾額給我,
    一個是表彰小的,賺少捐多的高貴情操 ...「功在黨國」
    另一個跟P兄有關 ..... 「勸募有成」 .... :P

    alhorn 於 2009/05/24 21:08 回覆

  • 毛主席
  • 無奈頭形剃了光頭之後不好看,要不然我真的想去開間廟來賺錢~~
  • 主席可以考慮開道壇,當毛天師 :P
    髮髻跟道袍上身,肯定仙風道骨,信徒絡繹不絕 ☃

    alhorn 於 2009/05/24 21:10 回覆

  • Janine
  • 說到蟬鳴,我離家多年,最懷念的就是夏天如雷轟耳的蟬鳴。因為夏天熱,我總是選秋冬的季節回家,因此總是怎麼也聽不到蟬鳴。直到近年,因為孩子上小學了,不能照以前在學期中帶她回家,只能在暑假時帶回去,順便讓她去上台灣的夏令營,把中文講溜一點。因為如此,又能聽到懷念不已的蟬鳴了。尤其淡水河邊,我去跑步的時候,有幾株樹的蟬鳴特別響,害我跑到那裡就不由自主的原地跑步,捨不得離開。

    台灣的夏天讓我懷念的,還有雷陣雨,很大很大的雨,打到柏油路有味道浮上來的那種,希望今年回家能碰到。
  • 在淡水的最後一年夏天,我曾經在某日午後騎機車到渡船頭,忘了是甚麼心情跟原因,好像先坐在那邊發呆了一陣子,之後涼風襲來,蟬鳴貫耳,忍不住在機車座椅上躺平,還真的昏睡過去,醒來才發現螞蟻上身癢癢癢 :P

    可見蟬鳴對置身其中的人,有催眠作用,對於久不聞蟬鳴的人,還有思鄉作用 :D

    今年開年至今,中部地區雨水稀少,不過也許盛夏之後的淡水,雷陣雨還是很威的,那種烏雲蔽天,風吹來先透著溼氣,霎時滂沱大雨柏油路冒煙,昏暗無光的急雨。我依稀還記得,雨停雲散後有時能看到淡水河夕照,美到讓人想當場跳河的感動 :D

    alhorn 於 2009/05/25 17:09 回覆

  • 打狗阿文
  • 我向來不知如何報稅,一切有勞太座大人,
    只知年年都退稅,
    可見我薪資之微薄、負擔之沈重,
    每到報稅期間,
    反而高興自己可以退一些稅咧。
  • 可見阿文嫂持家賢慧啊 ~~~ :P

    小的從來沒退過稅,所以每逢報稅季節都臉色發黑,看著結算過準備上繳國庫的數字,有種手腳發軟的感覺 @.@

    alhorn 於 2009/05/26 15:32 回覆

  • EIKO
  • 日本的納稅制度是這樣的,因為我是“自營業”(=自由業=近乎無業遊民=江戶時代的政策=讓人民活不了也死不了程度),工資先由雇用單位扣下10%,到了申報時,再集合這些有的沒有的公司寄來的源泉徵收票及一年來的收據(能報銷與否要自己分類),自己填寫申告表(當然也可以花錢請會計師),拿到稅務局去,第二個月就把預扣的款項(對我而言是數字滿大的哦!血汗錢呀!)匯到銀行,雖說是自己的錢,但還是覺得很高興這筆額外的收入!滿足!
    每到過年「報歲蘭」開花,臺灣的家人總要開玩笑說:這是「報稅欄」!聽說國稅局很厲害,什麼死骨頭都查的出來,日本因為人工貴,所以都讓自己來申報,但是會警告你--如果查出來的話,要追繳哦!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誠實申報?我的數字是少得無法隱瞞!所以小女子願招~~
  • 源泉徵收票,大概就是國內的扣繳憑單了,不過我聽到「第二個月匯款」跟「人工填寫」,覺得有點訝異,因為我已經多年沒填過書面報稅單據了。

    台灣的國稅局,真的連死人骨頭都查得到,尤其是受薪階級的死人骨頭,幾乎是一覽無遺,前幾年我用自然人憑證,登入下載自己的所得資料,看得牙癢癢又搖頭感慨,上班族就是國家級ATM,讓國稅局提領現金。有資格逃稅、避稅、節稅的,大概就只有老闆級人物,有錢人名堂多,分紅帳戶設到境外開曼群島去,空殼子公司交叉投資還可抵減稅率 .... XD

    alhorn 於 2009/06/02 21:11 回覆

  • EIKO
  • 日本嘛是一樣,salaryman也是苦哈哈的,一個子兒也逃不了!
    一般都是公司代為申報(只有自營業要自己來),如果有停車場或房租收入的人還要申報「其他收入」。因空地稅很貴,所以有些「田僑阿」就把土地租給附近的人種菜(租金一年才一千日圓!),互惠!
    能逃的早就逃之夭夭了!剩下「人証物証俱全」的人在繳稅!實在很不公平!欺善怕惡的國稅局只會啃骨頭!
  • 新佃農時代來臨 ..... :P
    台灣這邊有些城鄉邊陲地帶的菜園,聽說就是出租給城市裡的多金上班族,腦筋動得快的園主,負責收租金管理費跟主要的照料,承租/分租的都市人週休二日,下田「稍微」勞動體驗農家生活,享受收成後的喜悅。(大概無法種稻,稻期太長太累,會乏人問津 XD)

    alhorn 於 2009/06/03 09: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