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 Jul 04 Wed 2007 08:50
  • 五月

◎逝去的五月
用逝去這個字眼好像太過沉重,但它真的永不回頭,如果我不去翻尋硬碟裡的這些照片,恐怕我都即將忘記,2007年的五月,除了工作之外,屬於自己的人生,我到底都在做些甚麼。


◎逝去的導演
楊德昌病逝,而他的最後遺作【一一】,也是獲頒坎城影展最佳導演殊榮的巔峰力作,(那是公元兩千年的事情,同年楊被診斷出零期大腸癌),我到現在都還沒看過。因為這部電影從來沒在本地院線放映,直到近年才上架的DVD租售市場也乏人問津,至少我認識的朋友裡面,沒半個提及曾經看過這部電影。

【青梅竹馬】上映的昔時,我記得台中萬代福戲院放映廳裡小貓兩三隻,待散場後走到外頭吵嚷街頭,還在想著侯孝賢/蔡琴(分飾男女主角)的對話,女人希望婚後移民到美國,把希望寄託在遠方,男人黯淡地說,去美國也沒有用,然後皺眉默然。一句話道盡鄉愁與苦悶孤島環境的糾結。那是個社會群體希望潰散的外移時代,也是我在補習班當重考生的慘綠時期,所以我一直都還記得這對話,在電影院裡好像聽到了自言自語一樣。

當時心裡覺得,這該是那一整年裡,所看過印象最深的國片了。沿公園路走回宿舍的途中,滿腦子都還停格在,劇終前男人被騎DT(那時候我最嚮往的夢幻機車)的年輕情敵捅了一刀,血流不止頹坐在路旁廢棄電視機前,男人彌留之際彷彿看見,眼前電視螢光幕上播出自己童年,少棒凱旋歸國遊街的盛大實況,如煙迷離而又寫實貼近心靈的沉重結局。

後來聽說該片票房慘澹,放映四天匆匆下片,連一個禮拜都撐不過。這種比心酸的紀錄,大概只有近年吳宗憲與朱延平合導的【人不是我殺的】,全台票房總收入八千元能夠比擬吧?蔡琴說,時間會還給他(楊導)的作品一個公道,這是真的,【青梅竹馬】到現在還有人記得劇情,【人不是我殺的】卻沒幾個人知道。

之後的【恐怖份子】【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獨立時代】,反而我的觀感就沒那麼「衝擊」,不再「正中下懷」了,也許是年事漸長,太嚴肅太沉重的電影題材會讓老骨頭腰酸背痛,一整部看下來,散場只覺鬆了一口氣,順便把咀嚼劇情的念頭給拋在背後的電影院裡了。

前幾年某夜在旅途投宿的飯店裡,電視頻道切來切去,重看了舊片的片段,沒記錯的話,是【恐怖份子】這部。片子裡有位飾演攝影師的年輕人,前後每次出場都只背一台單眼相機,連背包甚至小小的袋子都不用帶,我瞅著自己腳邊偌大的攝影背包,心裡很不服氣,這攝影師每次出任務到處跑,都兩手空空只吊著台相機,好歹你也塞捲底片讓牛仔褲鼓起來,不然就換台小型點的街拍隨身機,總之就是認定這樣的電影語言描述,說服力薄弱,轉台不看了。

不看了,那一夜覺得,人生是人生,電影是電影。兩者之間有距離感。

這一夜我看到電視上,賴聲川說,楊德昌能夠在坎城影展拿下最佳導演獎,那是比奧運金牌還要艱辛的榮耀。倏然挑起心底的一些想法,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想到自己這許多看電影的年頭,也盡看諸多名導巨星的起伏殞落,他/她們不見得要討好,說服每一位觀眾,但都得是自己人生舞台上盡職的角色。不管是劇中或是劇終,時間總會留下註腳的。

楊德昌。1947-2007
《光陰的故事》 [1982]
《海灘的一天》[1983]
《青梅竹馬》 [1985]
《恐怖份子》 [1986]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1991]
《獨立時代》[1994]
《麻將》[1996]
《一一》[2000]
參考來源:藍祖蔚【流星墜落】【照片往事】


2007.彰化.芬園IMG_0255

2007.彰化.大城IMG_0313

2007.南投.杉林溪IMG_0425

2007.彰化.芬園IMG_9851

2007.南投.名間IMG_9865

2007.南投.中寮IMG_9871

IMG_9873

2007.南投.魚池IMG_9878

IMG_9886

IMG_9917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發表留言
  • 黑手黨
  • 商業片跟藝術片同樣淪為慘澹票房
    殊途同歸

    這現象值得替電影圈高興還是難過?
  • 個人覺得,國產電影已經萎縮到幾乎該列入瀕臨滅絕物種了.不管是創作人才或是市場氛圍,連事不關己的觀眾,都感受得到寒冷.短期來看是殘酷的考驗,長期來看,也許否極泰來.....希望是這個走法.

    我印象裡,公元兩千年之前,根本沒人在看韓國片,但是韓國電影/影視娛樂工業,現今儼然已經是東亞重鎮了.所以改革雖不是一蹴可幾,但也並非無望.

    alhorn 於 2007/07/04 10:35 回覆

  • judie35
  • 第一張的小土地公廟太妙了。留著說其他故事吧。
  • 我怕我再不貼,這些照片可能都要壓在硬碟裡的,某個自己也搞不清楚的角落裡不見天日.....XD

    那座小廟搞不好是左方大廟的前身,而且看起來是先有廟,才有路,後來可能為了讓陡坡能夠行車,柏油越鋪越厚....

    alhorn 於 2007/07/04 16:23 回覆

  • BG
  • 台灣電影其實也被這些大師玩屎了!
    他們那種高度個人風,窒息,無趣的故事
    讓人have been Orz-ed

    不久前的練習曲,很多人報好相傳
    可是我覺得除了台灣風景很美之外
    電影/故事本身是弱到一個不行...

    唉~台灣電影屎了,屎好久了...
  • 林木材兄的看法也是喔.....我覺得他寫得很好.....
    「影像創作者對於電影劇本的想像過於貧乏,或是故事根本無血無肉,以致於只要一出現相當「真實(的悸動)」的元素,觀眾就會被打動,就如同前幾年所謂紀錄片的熱潮一般。」
    http://www.wretch.cc/blog/fansss&article_id=7305076

    alhorn 於 2007/07/04 16:23 回覆

  • myview
  • 台長,您真是多才多藝文藝青年!
    十分佩服
  • 無才無藝半老年....比較接近事實....:P

    alhorn 於 2007/07/04 16:24 回覆

  • hyc
  • 哈...
    攝影師那段敘述真是妙阿
    我就是常把底片,鏡頭蓋
    塞在牛仔褲塞成鼓鼓的...XD
  • 《恐怖份子》裡面,那位年輕人看起來就是全身上下只有脖子上吊台相機,會讓人聯想到他跟攝影有關,如果是台輕便街拍機,我們還比較能接受,也許這是個隨性的攝影愛好者,但是當時那種裝束打扮,看起來覺得像是,「某人在路邊撿到了台單眼配長鏡,然後掛在脖子上四處晃盪」的感覺.

    alhorn 於 2007/07/04 17:07 回覆

  • 鴨蜜瓜~~~啾~
  • 說到電影
    我就像背上卡了N串葡萄形背後靈一般沉重
    因為我自己就是讀電影的@@
    讀完就決定不幹這行....會餓死
    當作一個夢還是比較爽
    我不喜歡那種很沉悶看不懂的
    可是學院派和新浪潮的就很吃這一套....
    照片很棒...寧靜致遠
    今天我不談電影
    安靜欣賞機車台長眼中的世界^^
  • 啾~~~

    以前當兵的連上,前後有兩位弟兄都是電影科班出身的,有空的時候我都找他們哈拉,記得這兩位都有個共通點,就是風趣健談,還有看法一致....退伍後不會去搞這行,免得餓死.....:P

    這大概也是該領域的斷層天塹吧?明明有市場,但就是拱手讓給外語片.....不好意思,怎麼我都在扯這些呢.....:P

    alhorn 於 2007/07/05 08:58 回覆

  • bigbird
  • 2007年的五月,除了工作之外,屬於自己的人生,我到底都在做些甚麼。

    屬於自己的人生,我到底都在做些甚麼。
    -----

    大哉問
  • 大哉問.....小哉答.....:P

    我算是比較不好的那類,在奴工營上班,工作的目的就只是為了糊口而已,所以每到假日,都很珍惜屬於「自己的自由」....

    alhorn 於 2007/07/05 08:58 回覆

  • Arkun
  • 楊德昌的電影八部我看過六部耶,算很另類的吧。

    楊德昌是我心目中台灣電影的精神指標呢。
  • 耶~~~我也是六部.....前六部,《獨立時代》看得不情不願,之後的就一併放棄了,話說回來,就算那時候想看,也不一定看得到就是了.

    我覺得張艾嘉當年籌播的電視單元劇集《十一個女人》,幕後好幾位光芒四射的新銳都不錯.....時光悠悠,新銳老盡.....

    alhorn 於 2007/07/05 08:59 回覆

  • 小涂
  • 在那個台灣新電影的時代,我比較喜歡侯孝賢.但對楊德昌也是印象深刻...
    第一張的土地公廟,真妙!!
  • 大概您比較喜歡清淡的侯氏調性吧?
    個人覺得,楊德昌的風格比較有「斧鑿痕跡」,當然這純粹是個人想法而已.

    那座土地公廟有種,快要被柏油路面吞沒的感覺.
    或者是倒過來:從地上長出來,把小小的山路一分為二.
    不過從廟後的防護水泥牆看來,也許哪天會因為行路安全的考量而拆遷吧?

    alhorn 於 2007/07/05 17:13 回覆

  • MINI
  • 我是覺得台灣的電影就這樣了
  • Mini 歡迎呀~~~ (有台Mini真好:D)

    也許台灣電影轉世投胎去了......:P

    alhorn 於 2007/07/06 09:00 回覆

  • 小兔子
  • 第五張照片是啥? 好像是外星人!
    抱歉!我一向不看國片,因為覺得都太沉悶,洋片總能拉到很多的商業附加價值......
  • 第五張.....是登山步道木質扶手上長出來的菇.....:P

    國片掌握不到本地觀眾的胃口,只好拍些專為得獎用的電影.....不是給我們看的,不能怪我們:P

    alhorn 於 2007/07/06 15:18 回覆

  • oldmen
  • 廣告界有所謂的飛機稿,就是純粹為了參賽拿獎用的稿子,

    電影界也是,拍一些搞不好連導演自己都莫名其妙的神來之作(或許是剪輯搞的鬼),

    好像只是為了拿補助款或參賽拿獎,墊高自己,而已,

    好像非得搞得大家一頭霧水,不知所云,否則就無法凸顯自我的靈氣一般。

    從當兵無聊,非看不可的劉鬼才電影之後,我就沒再花過半毛錢在國語電影上,

    其他濫扯的不說,光是捲斷舌頭的配音,就免肖想挖我口袋了。


    對不起,吐口水了。
  • 飛機稿一詞我略有耳聞喔(好像是披頭小王子說過)....:P

    劉鬼才,我搞不好知道這位仁兄喔,是不是三個禮拜拍好「梅花」那位?
    當年柯俊雄因為講話滿口台灣國語,還給他嫌了很久,好險當時都是後製配音,不然還真出不了頭.

    alhorn 於 2007/07/06 15:24 回覆

  • 深山阿文
  • 原來坐在我們後面唯一的觀眾 就是你?
    也是在萬代福
    一直覺的青梅竹馬是楊德昌最好的電影
    對楊德昌本來有許多感想想說
    看了這篇我覺得夠了 就藏拙吧!
  • 嘿嘿嘿.....竟然多年後還會遇到,有在院線看過該片的人....:P

    當時萬代福是在公園路跟福音街的轉角大樓,三教九流龍蛇混雜,有次我買了票在樓下等進場,竟然撞見兩個年輕人開槍,射擊牆上廣告看板,因為就只相距幾公尺,聲音之大嚇得魂飛魄散,那場電影還是有進去看,但是看得很不專心,坐得低低怕有人衝進來掃射.....=_=|||

    alhorn 於 2007/07/06 15:34 回覆

  • 打狗阿文
  • 那個年輕攝影師不是用CF卡嗎?所以口袋才沒有鼓起來嘛,呵呵。

    其實還有一個畫面也是很有問題的,
    會暗房的人都知道,
    相紙放進藥水裡要有一點斜角讓它沈進去,
    以免產生氣泡,
    而且還要輕輕搖晃藥水盆,
    以免藥水反應不均,
    還得浸泡數十秒至數分鐘(看藥水濃度和新鮮度),
    而楊導在《恐怖份子》裡,
    卻是將許多張相紙貼在牆上,
    將放大機的底片投射在牆上的相紙,
    藥水再像潑水一樣整桶潑上去,
    像這樣相片會顯影才有鬼。
  • 阿文兄果然是行家,我對DIY洗相是一竅不通,看了這場戲也不知個中玄妙。不過「斜角讓相紙沉浸,輕輕搖晃藥水盆」這點,經你這麼一說,我好像開始有點印象了,在其他的電影上有看過。

    又,前陣子第一次買了張1GB的MiniSD卡,體積約莫只有大拇指的指甲大小,我把它跟256MB的CF卡併排,大小懸殊且功能倍異,心裡覺得,最近的十幾年,攝影技術的改變還真是日新月異,光是底片到記憶卡的演變就實在驚人。

    alhorn 於 2007/07/07 14:04 回覆

  • 楊佛頭
  • 楊德昌的電影,我全部看過
    包括一一.......海灘的一天 恐怖份子,是他的巔峰之作。
    他是我的電影偶像,比侯孝賢還崇高....

    P.S 第一張強推.....
  • 楊兄是第一位,我所知的「全滿貫」影迷:P

    個人一直覺得,楊德昌的電影語法,比侯孝賢更有衝擊力。

    alhorn 於 2007/07/07 14:12 回覆

  • 小王子
  • 看過他的青梅竹馬,對蔡琴失望,她還是唱歌好!
    牯嶺街街少年殺人事件,倒是個人覺得是他的巔峰!
    一一沒看過,有得獎死後才知道,這就是國片,逼哎啦!
    宋前省長同班劉大導是鬼才沒錯?哈哈,聖地亞哥影展!
  • 可能蔡小姐想憶當年,之前好像有聽到她在演音樂舞台劇

    最近有點想找一一來看,很好奇這部在演甚麼。

    原來劉大導跟宋前省長是同班....:P

    alhorn 於 2007/07/07 14:17 回覆

  • fly
  • 因為一座土地公廟
    一條路從此分道揚鑣
    人生也時也是如此呢....

    喜歡光陰的故事和牯嶺街,確有那個時代的氛圍....
  • 我猜應該是先有廟,再有路的吧?不過這都是遙遠的過去了,如果照片上的後方住家繼續人丁興旺,車水馬龍的話,有可能這座土地廟會消失掉。

    服役休假時,同袍帶我到屏東糖廠吃冰,就覺得有種似曾相識的奇怪感受,後來發現,這就是牯嶺街的拍片現場(樹下冰店之夜),擧目四望真的好像走進時空隧道裡。

    alhorn 於 2007/07/07 14:28 回覆

  • oldmen
  • 我手機的記憶卡,也是1G,小到還要塞進卡匣,

    才能送進去獨卡機,現在都拿來當行動碟了。


    如果沒有配音,有人後來就幹不了立委,狗屁事情也就少了一些。^___^。
  • MiniSD卡,我最近剛好買一張1GB的,不到幾天廠商又送了一張.兩張一起打架....:P

    這位立委好像不太認真喔....^^B

    alhorn 於 2007/07/09 00:55 回覆

  • 小欣
  • 我喜歡第一張和石獅那張^^
  • 謝謝!!!!
    第一張好像蠻多人有好印象的....:P
    石獅是在南投白毫禪寺前殿後方拍的.

    alhorn 於 2007/07/13 13:52 回覆

  • ifan
  • 我只有看過楊德昌的一一(四年前從香港的網站買到的),的確斧鑿痕跡很深,據說是因為工程的背景讓他對故事線的結構掌握特別好,雖則如此,情感的表達並不薄弱,也很有他自己的想法,我還蠻喜歡的,跟王家衛那種毫無章法的拍法拿來比對很有趣,可以說一個是寫實派的雕刻家,一個是抽象派的畫家。
    之後一直在等他的電影,沒想到最近聽到他得癌症過世的消息,很是吃驚,不知道他還有沒有故事想說,假如還有的話,真的蠻可惜的。
    他的人生和電影總是有一股嚴肅、無奈、毫無辦法的氛圍。
  • ifan好,歡迎啊!

    楊德昌的電影語彙容易打動觀眾,對我這種程度的人來講,算是國片裡難得的指標性人物,您提到跟王家衛的對比,真是深得我心,十幾年前在彰化的MTV(那年代開小房間附飲料播影帶的行業:P)看「東邪西毒」,同行友人睡到吹泡泡,我強撐著眼皮看完,出來後友人問我,這片在演甚麼,我竟然"廬"老半天答不上來....:D

    楊德昌還有一部動畫片「追風」無法完成,前陣子在電視上看到楊的手繪漫畫,覺得無緣看到他的動畫電影實在可惜,跟胡金銓的「華工血淚」一樣,都是大導身後留給影迷的遺憾吧.....

    alhorn 於 2007/07/14 22:11 回覆

  • Hetero
  • 我猜那間小廟是 "廟仔公" ,
    就是給曾經在附近意外死掉的人居住的。
    所以裡面沒有神像,也沒有象徵(任何超自然物)定居於此的物品 ..
    另外看建築形制也比較接近給 "陰" 的住的

    不過最準的方式就是開口問問當地鄉親囉 :P


    我對楊德昌的第一印象,
    卻是童年時看過他拍的一支廣告,
    與蔡琴合拍,顯露出兩個人關係甜蜜的居家模樣。

    那時候我第一次聽到楊德昌;
    至於蔡琴,則是幼稚園看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時就已經知道,
    那首彷彿縻糜霓燈下演奏出的旋律,讓我印象深刻。

    後來等到張震去演牯嶺街(小時候會一起玩呢),
    我才更清楚這位楊先生是個導演。
    等到前幾年關於新電影的回顧一時興盛時,
    我才有機會仔仔細細的,看過楊導演的一些作品。

    不過坦白說,那些 "悶" 與 "沉重" 的節奏感,
    我自己倒是挺喜歡的 :P
  • 感謝Hetero兄的說明,您說的"廟仔公"是不是類似我們鄉下說的"百姓公廟"之類的吧?聽長輩說是祭拜孤魂野鬼的廟,經這麼一說,我越看越覺得像....:P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我好像是高中時候在台中樂舞台戲院看的,這戲院看起來就像是日本時代的建物,實際年代我不曉得,但那天散場從這棟"古蹟"走出來,感覺還真是時光悠悠.你講了我才想起這回憶.

    alhorn 於 2007/07/29 22:20 回覆

  • Hetero
  • 確實是 : )

    廟仔公啊,百姓爺,萬善同,門口公,有應公之類,
    都是同類的情況,
    只不過說廟仔公還特別指 "沒有固定居住地方" 的意思....

    所以給廟仔公蓋的小祠,
    與其說是 "定所" ,不如說是臨時避雨的地方。
    因而這裡面沒有神像也沒有牌位,
    因為蓋廟的人也不希望他長久留在這邊就是了 : P
  • "沒有固定居住地方"且"不希望長久停留",難怪空空如也,風格極簡...
    背包客棧/青年旅社之類的吧~~~:D

    我在雲彰投地區的農田旁,溪溝邊,郊山小徑,經常看到這類小祠,看久了也視為風景之一,今天能有人告訴我,其實箇中還是有大有文章,我覺得很高興,謝謝!!!

    alhorn 於 2007/07/30 08:29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