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農沿著田埂走,一邊大聲呼吼,一邊擊掌發出拍響。前方正在啄食稻田的雀鳥,受到驚嚇群起而飛,棲停到高處的電線上。

老農繞過田角,去驅趕另一區的掠奪者。在電線上列隊等待的這群鳥,被飢餓之火灼燒著生存的渴求,終於壯著膽子,接二連三,以致縱隊成批地,再度飛落稻田間繼續覓食。

我坐在田邊水道旁的混凝土塊上,看著人與鳥的拉鋸攻防,看著風吹過稻間,摩娑揉動心頭的鬱結,忘記了時間的漂移。

我竟然發呆了很久,就在田與田之間蹉跎掉一整個下午。我想,上輩子,我應該是個萎靡懶散的農夫吧。

2007.彰化.福興



抱歉了,這篇其實是靠邀文,以下雷區勿入。

最近工作上許多不愉快的事,讓我思索是不是該離開這個地方。很多心事與迷思繞著心頭打轉。直屬主管的作為讓我感到痛苦,但我又不願放棄曾經辛苦耕耘的田地,只能選擇不斷退讓,像老農夫默許無力屏蔽的田地,任由心血在自然競爭法則下損耗掉。

風吹動柔軟的稻浪,搖曳的穗實把力道化解在無形的空氣間。我知道成年人都怎樣面對自己的心事,所以,我要閉嘴了。

不停的風,流波的心田。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