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鋁梯大叔之我一定要拍到
幾位攝影前輩,年紀大約五六十歲上下,圍著一位單車女生。
「來!笑得燦爛一點。」
「臉靠右一點,頭再稍微仰一些。」
「很好!給我一個天真的笑容。」
「再來再來,看我這邊。」

攝影前輩轉換陣地,跟我一起擠在預備鳴槍起跑的隊伍前。手上有相機或攝影機的人,都擠在與選手、鳴笛來賓一線之隔的這邊。眾人你推我擠,幾十顆腦袋貼著攝錄器材,密集排列成一堵人牆。

攝影前輩大聲喝道:「好了!不要再往前了!不要再往前了!」

我聽了詫異,前輩的話語如神諭般由天頂傳來,偏頭去看,原來幾位攝影前輩自備鋁梯,人潮裏拉開架立起來,高高在上,每位前輩都宛如,竹林頂端的大俠李慕白般玉樹臨風,仰之彌高的身形更展現出過人的江湖地位。

後面幾位攏罩在其陰影之下的不幸敗犬,開始哀哀慘嗥:這樣叫我怎麼拍呀。

孩子,嘖嘖嘖,世界是現實的,光哀哀叫、怨天尤人是不夠的,如果你口袋裏沒有橡皮筋可以偷射前輩屁股的話,最好還是趕快把頭磨尖,順便抹點油來鑽這道人牆的其它縫隙吧。


◎越野高手之我一定要贏
二棧坪這個位置,是整條越野賽道上,很容易讓選手修養破功的點。剛好是U型的谷底,左邊的陡坡得有點本事才敢直衝下來,右邊騎過一條獨木橋(木板引道),才能接上土坡,路寬僅容一車通行。

很多選手為了避免摔車,都是跑步牽車,(摔車為失敗之母....除非有『最慘烈摔車獎』這種項目),下到二棧坪才上車,但往往力竭騎不上獨木橋,或是上了獨木橋卡在草坡崗,因為那頭地勢崎嶇。

賽事進行到領先組跑第二圈,分時放行的各批選手實力差距逐漸拉大,有位選手下到二棧坪,再跳上車猛踩,就在獨木橋上大腿抽筋,上下不得,後面的選手追趕到此,時間被耽擱了大聲怒罵,好像要用吼的把「障礙物」吼到消失一樣。

類似狀況頻頻發生,陸續都有人「不幸失足」堵在獨木橋前後,於是林子裏此起彼落的各國國罵,讓我對平素景仰的越野高手,有了另外一番的認識。

某位台灣籍的,經常在頒獎台站高高的鐵人賽常客,快速衝下坡道後,發現被前頭的年輕選手擋到勝利之路,迅即扯開喉嚨以雄壯的肺活量,發出問候媽媽的敬語。擋路的年輕選手,臉上露出自責難當,愧窘無措的表情。

孩子,嘖嘖嘖,世界是現實的。禮讓這種事情,只有孔子射箭那個年代發生過。在刻意刁難,設計來檢驗選手心肌強度的越野賽道上,沒人管你是大腿抽筋還是齒輪崩牙,昨天晚上沒睡好還是今天早上沒吃飽,如果你不能履險如夷,或是用暗陰陽、林老木來回禮如儀,就別浪費大家看好戲的時間了,乖乖踉蹌爬行,用滾的、用蛇的,拖著跛馬,黯然消失在勝利者凱歌的催燦音符之間吧。

◎爆胎選手之我一定要回來
順著呱啦呱啦沉悶摩擦聲的來源望向遠方,賽道上出現了一位外籍小伙子,他的後輪爆胎了還在勉力繼續騎行,癟掉的車胎跟襯圈都快要扯落,聲音是車圈刮在柏油路面發出來的,也許再騎一段路就要噴火星拖條尾巴了。

小伙子臉上有幅旁觀玩世的笑意,圍觀民眾給他加油打氣,他的速度雖慢但腳下沒停,還咧著嘴笑,水窮看雲一派輕鬆,彷彿比賽名次與他無關:這次算倒楣遇上衰運爆了胎,衰就衰,誰怕誰,反正鐵了心,天崩地裂也要騎回終點。

世界這麼現實,競爭這麼冷酷,拍照也要擠破頭,塞車也要罵破口,每個人都不想輸,都一定要跟別人爭,因為地球這麼可怕,你只要讓別人一下,就準備從玉山之巔滾到外傘頂洲去當輸家。

孩子,嘖嘖嘖,你會輸在終點線之前,但我要給你鼓掌,大聲喝采。淺池疊王八那種推擠爭奪、名利競逐,就留給企圖心旺盛,積極進取又奮鬥向上的準成功人士吧。

你只要盡力跟自己比,勇敢跟命運爭,就夠了。


2007.彰化.社頭
IMG_3029

IMG_3095

IMG_3100

IMG_3334

IMG_3350

IMG_3414

IMG_3428

IMG_4000

IMG_4110

IMG_4120

IMG_4164

IMG_4188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