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海獄
失去自由的眾多水族生靈,都被終生禁錮在這個陰暗潮濕的大型監獄裏。也許安逸是牠們服刑的罪名,而付出的代價,就是沒有出口的洄游,在水牢疆界之內,一年又一年無窮回圈地繞下去。

海生館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有點陰森,有著夢境般的臨場感,足以讓我幻想冥思,十年之內去了三次,還有意願過陣子會想再去逛逛的地方。

說是海洋生物喚起遠古隔代記憶,那個就太科幻、太玄奇了,但的確,看著魚靜靜地划過眼前,就在珊瑚瑰麗到難辨真假的海景中,我會頓時忘記走到腿痠,站到頻頻換腳、想客訴抱怨的疲憊,像被催眠一樣地夢遊在深層意識裏。(真的啦,『海生館的魚比椅子還要多很多』...或許這句話應該倒轉過來講,比較像抱怨)

三次裡有兩次,我都是在陰雨綿綿的中午時分來到海生館。在裡面逛了大半天,待走回中央大廳,望見鉅幅落地窗外的近晚漆雨,心情總有些晦暗,好像結束了參觀黑暗的異境之旅,卻走不回光明燦爛的陽間世界。

也許下次我該考慮,去報名夜宿海生館,換成一大早走出來,那種迎向晨曦的感覺,一定朝氣十足。可惜我打鼾太吵,很怕鯊魚會被吵到無法安眠,半夜氣急敗壞爬出水池循聲來啃我。

魚應該不會說夢話吧?隔著玻璃四下喃喃魅語著,關於遠方深層的秘密,可能會讓我半夜一醒過來,就準備失眠了。

還是不要去睡海生館比較好。


◎人世潮浪
最近過得有點匆忙,忙些瑣碎無聊的事情。而且,都是沒有成就感的那種。做完一件吁口氣又開始擔心,是不是還有另外哪件事給忘了。

也許是年份接替的關係吧?工作上的,個人的,有的沒有的,種種事務擠在2007年裡吊車尾,像潮浪輪波襲岸,疊得高高的浪頭撲過來嘩一聲碎了一地,白泡都還沒縮退到邊緣線,後面那波眼看著又要上來了。

平安夜跟朋友路過溪湖,以聖誕大餐的藉口去吃羊肉爐。回程順道拜訪一下羅厝天主堂,想感染一點平安夜的氣氛。

教堂前廣場擺了卡啦OK舞台,零星民眾坐在台前棚下,聽著台上走調又費勁嘶喊的歌聲,很吵但是很冷清。只有邊角暗處裡兀自閃爍的耶誕燈飾,提醒著眾人這個夜晚的特殊。

我說好吧,這就是平安夜了。回家啦。

總之有太多的事情,來不及在潮浪與潮浪之間完成,就草草讓它過去好了。浪一來照樣拍在岸邊轟然打個粉碎,而不遠處正在迫近的下一波浪頭,明示著下個循環又要開始。

沒有波濤洶湧的處所,就在海面以下。比較安靜無擾但不是一般人到得了的境域。

2007.屏東.車城
IMG_2964

IMG_2961

IMG_2942

IMG_2928

IMG_2904

IMG_2885

IMG_2879

IMG_2878

IMG_2875

IMG_2867

IMG_2966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