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也明白,在冬陽加持下的花田巡弋,是一趟溫暖的探索。

IMG_4537

騎腳踏車的小男孩從柏油路上跑下來:「它是你的嗎?」
我說:「不是啊,也許是附近的人家養的,溜出來逛大街。」
小男孩說:「好大一隻喔!我從來沒看過!」
說實話,我也沒看過,這麼大隻的麝香豬,就自個兒在花田裡散步。

小男孩蹲在警戒距離之外,撿地上的石子擲向它。
「這樣子它會更害怕,會哭著跑開。你應該不希望陌生人也向你扔石頭吧!」 我說:「你來站我後面,不用怕,手伸上來摸摸它背上的毛,很硬很奇妙的。」

小男孩照做,好奇的表情浮出笑容:「哇!好硬,跟刺一樣。」
我笑而不答裝權威,其實我自己也是剛剛才生平第一次摸,如此巨大的寵物豬,豬鬃之硬簡直可以拿來刷鐵鍋,而且保證比在任何一家量販店曾經買過的廉價牙刷還要硬一百倍。

小男孩大概不怕了,摘朵花站到前頭去:「它會吃花嗎?」
這我不曉得。雜食類的偶蹄動物,也許吧?我對豬的了解就只有這麼淺薄,跟火鍋店瓷盤上的梅花豬肉片一樣薄。完了,它會不會嗅出我是食豬魔人的本性?豬鼻頭粉紅色的倒心型平面一掀一顫著,太靠近了,我從蹲姿起身閃著它,有點做賊心虛。

「它有眼睛嗎?」
「有啊,只是很小,被皺紋遮住了。」話講完我才想到,原來豬臉上總帶著瞇瞇笑的表情,是因為皺紋跟嘴型使然。我忘了是哪部電影,勞勃狄尼洛總是在夢境裏遇見,一隻佇立在紐約午夜無人街頭的馴鹿,那隻鹿的表情看來就十分冷峻嚴肅。而我所見過的豬氏微笑,不管是眼前這隻散步豬,或是廟會上被開膛撐成一張豬公大餅,音容宛在的那種,豬臉上彷彿都掛著神秘,帶點超度俗世的嘲諷,甚或可說是透著辛酸的微笑常數凝結曲線。

神啊!請寬恕這個罪孽深重的嗜肉派異教徒吧!日落之後,他還是會抵擋不住魔鬼的誘惑,染指香味四溢的串燒肉捲、蜜汁雞腿、煙燻鮭魚、香腸熱狗、可樂蹄膀、麵皮烤鴨、肥羊麻辣鍋、卡啦雞腿堡、酥烤牛小排、麻油麵線羊肉爐等等諸般屠涅生靈的惡行,但在此刻,花田溫暖的陽光下,他一邊對著微笑豬按快門,心頭也曾真切地浮起茹素的念頭呀!


2008.彰化.大村
IMG_4545

IMG_4560

IMG_4571

IMG_4586

IMG_4576

IMG_4508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