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局發佈《星座與壽命》的調查報告,我看到網路上不少鳴鼓而攻之的批評文字,大半多是板起臉來說大道理、指責這是浪費公帑的反智行為。

以當代的研究能力而言,西洋12星座跟行思、運勢、健康等等占卜標的之間,的確還欠缺足夠的科學依據,以供劃出「連連看」的關係。而既然科學都沒辦法合理解釋自然界的諸般奧妙,那用全盤否定的態度來排斥不明白的事物,大概也比迷信還高明不到哪裏去。至少在許多探索神祕的歷史經驗裡,最早對未知嗤之以鼻的人,通常都是主觀意識最強烈的人,而且最終都被證實是錯誤、追悔莫及的一方。(院線強片的結局都這樣演的不是嗎)

我倒是覺得,站在看趣味統計數字的角度,當成有點偏黑的幽默來看待,還真有些茶餘話題可以延伸:


◎最長壽的魔羯座
高中時期我有位魔羯座的室友,只要每過晚上十一點鐘,就開始呵欠連連,眼睛瞇成一條線,就寢時間到了。而且很少有外力能夠打破這種慣性。可見其深諳以睡養生之道,作息之有時,執行力之堅決。

某個禮拜六中午,他下課後吃過飯回宿舍,午覺醒來起身看書,翻了幾頁便覺涼風拂面,倦極欲眠,乾脆再來睡飽一點,晚上精神抖擻開夜車補進度就好了,於是繼續倒頭大睡。悠悠一覺醒來,窗外天色昏暗,肚子也咕咕叫,看手錶是六點多,想說該是吃晚餐時候了。

此公騎腳踏車去太平路找吃的,一路就覺得氣氛詭異,人車稀寥,連常光顧的幾家自助餐店都關門歇業,轉了一圈才覓到幾家小吃店,都在賣燒餅油條。

他點了豆漿蛋餅坐下來等,無聊東張西望,才發現店裡的日曆不太對,已經是星期天了,經過幾分鐘驚濤駭浪「我的一天不見了!」的思索之後,才搞清楚,週末特別短的原因,是因為這天的大部份時間,他都在睡覺。已經從星期六中午,夙夜匪懈貫徹始終,睡到星期天早上了。

活到一百歲也是應該的。


◎第二短命的金牛座
就是我,而且我知道為什麼。
因為金牛座的人都「想太多」。

或者我應該這麼講,星座這種分類不見得適用子集合中的每個人,而我恰巧就是適用通則的那個倒楣鬼。我知道自己有許多毛病跟缺點,而「想太多」,這個「宿疾」實在讓我非常困擾。

想太多,有什麼不好呢?比方說,當我們一起欣賞眼前的夕陽美景時,正常人的反應是,輕輕地喟嘆:「嗯,好美。」 ——這樣的想法多好、多健康。

換我要說了喔:
「OH! 這一刻簡直美麗到令人落淚!萬能的天神!悲憫的上帝!救世渡難的眾神啊!我幾幾幾乎無法再承受更多的美好了,請允許無量光明照耀行過的幽谷,請召喚彗星來擊穿地球,讓人間的冷酷黑暗邪惡不公私慾奸佞醜陋罪惡與淚水統統蒸發吧!讓世界停止在無瑕的永恆之中吧! 讓地球溶解成一個完美至善的句點吧!」 ——悲哀悲哀、真悲哀。

絕望絕望、真是無盡的絕望啊!


2002.彰化.芬園
DSCN5192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