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解倒山
我去走鼓山寺後方的登山步道,已經忘了上次來運動是幾年前的事了。

讓我意外的是,最陡的那段峭壁,竟然已經崩落毀壞,只剩下殘斷歪倒的扶手,在土坡上雜錯兀立著。繩索穿過僅存的扶手跟鋼筋,呈之字型往頂峰延展,依稀還看得出原來步道路線。

我手腳並用,縴著繩索往上爬,中途休息了幾次,對著斜陡的土坡滴汗猛喘氣。這面山的崩坍應該有一段時間了,遠看是裸露的八卦山脈紅土,往昔林樹都早已隨著土石滑落谷底,貼著近看纔得以瞧見,已經稀疏地長出綠草,約莫手指般長度。或許這邊的土質太過鬆軟淺弛,只剩下柔韌謙卑的小草能夠攀駐吧。

回程接著北嶺步道下山,幾乎一整年都沒活絡筋骨,下坡時頓著台階都覺得快軟腳了。我太爛了我,竟然混到連爬座郊山全身都要散了,還好出發前有自知之明,乖乖把相機鏡頭全留在家裏。我一定要排除萬懶,盡力恢復一周三次的跑步。三次,不能再少了。

還有,才幾年而已,就坍了半座山,實在是一件怵目驚心的事情。

◎寧靜大地
投完票之後,回家背相機包,騎機車繞附近的鄉鎮亂晃。彰化的田村就像你所熟知的台灣鄉下,絕大部分時候都接近靜止。庄厝蜿蜒巷道裏,小廟大樹的石桌旁,都只有三兩孩童跟老人,他們就跟逐漸改變長度的日影一樣,才會讓你察覺時間並非凝滯,而任何細微的生命依然在寧靜大地上綿延。

回到家裏天都黑了,我隨口問坐在門口的老爸,開票結果知道了嗎?我爸說,聽說是那個黑道的,票比較多。

倒水喝的時候,才覺得自己也實在奇怪,怎麼會關心投票的結果呢,我在選票的四個大頭照額面上都蓋了鳥爪印,只差沒不厭其煩寫四次暗陰陽激白,沒寫大概是因為,站在圈票亭簾布之後,那一刻心頭已經沒有火了。

這個就算「假仙潔癖」吧?對時局很賭爛很火很無力,想要裝成置身事外卻又到不了寧靜之土。

稍晚在電腦上看照片,才想到,某些動物聽不到某些頻率的聲音,某些人也永遠聽不到某些人的聲音。自然界搞不好根本沒有無聲的所在,寧靜只是一種描述心情的形容詞而已。


2008.彰化.福興


2008.彰化.田尾






2008.彰化.北斗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