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港劇
曾經有一個年代,當電視連續劇主題曲響起的夜晚,你會看到育才街所有巷弄裡的泡沫紅茶店,擠滿了異鄉求學的莘莘學子,人人點杯飲料,只為了有張圓鐵凳可以坐在店內黑鴉鴉的人群裡,眼神癡迷地聚焦在電視螢光幕上,那是採花淫棍大戰無花怪和尚的電視劇年代,港產武俠劇集攫取本地觀眾每週情緒起伏的火紅年代。

講這些會不會太遙遠了?也許吧。畢竟那是上個世紀八零年代初期的故事,電視機/錄影機都還不是離鄉遊子宿舍裡的心靈補給品,更別說DVD了,我在那時候都還不知道光碟跟飛碟是不是同一種東西。

而這些風潮我竟然只有靜靜從旁走過,你知道嗎?我從來沒有去紅茶店排排坐看過港劇,沒有去央求宿舍房東讓一屋子粉絲再擠擠、勉強多挪出個看電視位置給我。每次聽同學洶湧爭辯「無花到底是陰陽人還是變性人」,我都隱隱會有主流認同的危機感。

我也一直都不曉得,自己到底愛不愛看港劇,因為從來沒認真試過,當年最高紀錄是隨緣看了接近半集,就覺得下次再試好了,總會有別的更重要的事情岔開了想繼續看下去的念頭。

而這竟然成了宿命,在之後不同的年份階段裡,人家在瘋日劇的時候,也不曉得我是在翫歲愒時些什麼,眾人在迷韓劇的時候,也不清楚自己在虛度光陰搞蝦米,總之就是,電視劇當紅之時我大概都依照慣例把它略過了,直到「很後來的後來」白駒過隙才得緣初晤。以致於,我從四周朋友交談的隻字片語裡,曾經誤判他們在講的《大長今》,是某種新配方的夜市滷味,(也許像豬腸牛筋混搭的那種)。

好你家在我總算還知道《白色巨塔》曾經是小說,不然搞不好又要誤以為,大家是在講附近建商推的售屋案。

◎虎將白頭
我昨天看了一部,「很後來的後來才拍」的港式黑幫電影。我很愛看香港的黑幫電影,而且已經被養刁了口味,所以昨天看的這部算是被我歸類為「半顆流星」,看到睡著還比較有意義的那種。

這部電影是《兄弟》,實在不對胃,一邊看還可以分心上網拜古狗神,也因此才發現,裡面那幾位識曾相似的歐吉桑大有來頭。原來這是昔時各頂一片天的虎光幫同學會。



即使像我這種不看港劇的人,也知道劉德華,湯鎮業,苗僑偉,黃日華,梁朝偉這些人,因為他們是當年香港演藝圈的無線五虎,跟溫拿五虎不一樣但一樣東方紅的那五隻,(還有人知道我在說啥嗎?)。2007年劉德華投資拍攝《兄弟》殺青,片中把早就改行賣眼鏡、賣魚粉、半退休的伏櫪老兄弟們,全都拉回來重操舊業。 (當然沒有梁朝偉,五缺一的樑子早八百年就解不開了)

曾經,讓一集又一集港劇陪伴青澀歲月的觀眾,請一定要把這部電影列入「必不看」清單,如果依然堅持一意孤行,就準備感慨歲月不饒人吧!即使曝光率最高的劉德華/梁朝偉,已讓眾人廣為周知,帥哥也是有使用期限的,但請再聽我一句勸:劉梁二位可是Q10一天喝十罐、不惑五虎裡的最佳狀態保持人了喔。

◎花甲戰神
看完了上面那部懷古片,我突然很渴望想看某兩部電影,一位年逾花甲歐吉桑主演的,殺到最高點不需要邏輯、扁人不手軟不用掰理由的動作片。

對啦對啦!就是這兩部。

被打成歪嘴斜鼻大舌頭無眼男,依然堅若磐石屹立不搖的《洛基 :第六集》 /Rocky Balboa。


永遠孤獨,永遠正義,永遠暴力的《第一滴血:第四集》/First Blood 4 。


當然很有可能又要失望,就跟該系列的之前幾次一樣,爛片爛片,罵了再看,看了再罵,每回猶豫要不要再次上當之前,心裡總是會浮起,那美好的八零年代,那段看完電影回宿舍,大家都開始打赤膊、勤練伏地挺身的年輕歲月,大家都在牆上貼史特龍露點海報當奮鬥標竿的狂野時光。

都是因為第一集,都是因為那些回憶。

我永遠記得,艱苦奮鬥的鼻酸小人物洛基,衝上長階,天地間高舉雙手的那一幕,當時年輕的心裡有多澎湃激昂。

我也忘不了,孤獨長路默默忍受一切,卻被欺負到快讓我兩行清淚的藍波,終於硬起來!單手端起彈鏈加M60輕機搶,嘶吼著噴射出壓抑已久的怒火,讓卑劣壞蛋痛嘗正義鐵拳的反擊,那一刻心頭有多暢快。

嘖嘖嘖,年輕影迷的熱血,燃點就是那麼低,簡單的元素就能夠讓它輕易沸騰。

如今廿三十年匆匆逝去,怪叔叔早已放棄成為肌肉猛男的秘密心願,小腹也比胸肌更加雄偉了(如果僅剩的那個還能算胸肌的話XD)。藍波與洛基,終於穿過悠悠時空,肩扛機槍、胸掛拳擊手套,兩鬢斑白蹣跚來到面前,以感傷的語氣呼喚謝幕掌聲:

「告別熱血而單純的奮鬥年代,我們要走了。」洛基語帶哽咽。
「再會了!終歸凋零的榮耀!」藍波紅了眼眶。

真是雪特,我看我早晚還是會,乖乖去看這兩部的。不管有多爛。


以下劇照/海報全部都是偷來的。(當然以上也是)



藍波加映場:地獄阿伯的怒火
「殺殺殺殺!把你們這些嘲笑我老花眼瞄不準的傢伙都轟成焦阿巴!」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