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很久
我整理二月的照片,才發現原來,春節不過是上個月的事情而已,怎麼感覺已經過了很久,彷彿即將淹沒在眾多難辨輪廓的昨日裡了呢?

在心事重重的時候,我習慣去媽祖宮向媽祖禱告,這間媽祖宮就在我舊家附近,小時候常在廟口玩石獅子嘴裡的石球,三十幾年後物換星移,成了鎖眉鬱心的中年人,夜訪尋求靈魂寄託的向明渡口。

到媽祖宮的路上,會經過金石堂書局。令我驚訝的是,金石堂竟然拉下鐵門,只留數十公分高度的橫隙,燈光熄滅的騎樓銜接比鄰熱鬧商家,走起來宛如正在通過陰暗的迷你隧道,店面玻璃門下方透出些微光線,只看到滿地的紙箱跟隱約人影,該不會倒店收攤了?我一定是太久沒來。

夜間廟內的信徒不多,禱告完以後,坐在牆邊的長板凳上,我想來想去,好像從二月農曆年前到現在,這之間都沒來過媽祖宮。也許作正面的解讀,表示某些鬱結塊壘,自己就能夠克服掉了,不用麻煩神明聽我嘮叨。

這也算「節約公眾資源」嗎?笑了出來。

◎以為很遠
鄉間小徑就跟動物血管一樣歧生繁衍,沒有任兩條路是垂直正交的,所以只要彎過三個岔路,偏移之後再偏移,你就幾乎無法判斷,到底是不是還保持在原本行進的直線上。

我迷路了,竟然在離鎮上不遠的田村之間迷路。

我憑著方向感,朝著「正確」的方向一直騎,騎了很久很遠,快一個小時有吧,才惱火地發現,同一座眼熟的土地廟第三次經過。是陰霾天色的關係,平素倚賴太陽位置辨識方向的習慣,被陰鶩雲層給著了魔。跟鬼打牆一樣地繞圈圈,還以為自己已經走得很遠,卻是騎著機車遊地河、在幽暗荒鄉打轉觀落陰去了。

來到一間陌生大廟,進去上廁所洗把臉,出來抽菸歇會兒,留意到廟埕前停滿車輛,我走進大殿,混在大約三四十名信眾錯落的人群裡。三位冠帽齊備的靈乩分左中右,面對神像設座,在幫排隊的信徒祈福解厄。

左首的靈乩燒了整束香在信徒前身、後背比劃,擲在地上,讓信徒跨過。一旁著黃色道服的助手撿起整束火燃旺盛的香柱,走出大殿。

右邊的靈乩尖起假音,一一交代排隊問神的信眾諸事。

中座的靈乩可能地位最高,服冠與桌案格局明顯迴異。我保持一段距離看了會兒,他的背影與問津信眾的神情。

沿戶外長長台階走進二樓廳殿,差點給陰暗角落盤坐的婦人嚇了一跳,安靜偌大的空間裡,她閉眼發出怪異的喉音,雙手捏著指訣,上身規律晃動。

我約略估算,整座廟從無極王母娘娘的神龕、王爺太子將軍神道的雕塑,加上壁畫仙女圖及門神彩繪,總共應該超過百位神祇,還不涵括LED閃爍燈線盤繞的獅虎狻猊。

忙碌的神界,迷離的人間,徬徨的眾生。

離開大廟的時候,地平線那端的八卦山脈,終於在低垂雲層散開處透出實影。光憑這座山的位置,我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


2008.彰化.鹿港
IMG_4926

IMG_4933

IMG_4936

2008.南投.名間
IMG_4941

2008.南投.虎山
IMG_5027

2008.彰化.鹿港
IMG_5060

IMG_5072

2008.彰化.秀水
IMG_5108

2008.雲林.斗六
IMG_5135

IMG_5236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