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楝
這棵苦楝樹大概從我小時候,或許更早,就靜靜地佇立在員林公園的一角了。小學每天上下課都要穿過這所公園,卻從沒留意到這顆樹。那時候只會張望著,公園裡賣剉冰、杏仁露、肉圓、冰淇淋的小販,抽紙籤可以換玩具的推車攤,還有擺了一地讓人用藤圈去套的瓷偶玻璃像。從來沒留意到這種細細碎碎小花,如雲霧般爬滿整叢樹梢的苦楝樹。

於是它一年又一年地盛開再凋落,我也一步又一步地走過成長歲月。

每次在不同的地方,在春風拂面的季節裡遇見苦楝花開,望著枯榮同枝,繁密茂盛與香消枯謝,同時並存的枝頭花團,總覺得跟世間芸芸眾生是這麼命運相仿。

我是一直到去年這時候,才發現「苦楝」正確的讀音。我以前都念成苦「柬」,這種蠢事我常幹,也習慣了。不習慣的是,現在每次念苦楝,幾乎都有心頭一酸的感覺。

◎木棉
木棉花落的聲勢,大概是就我所知,最壯烈的那種吧?高中某年的教室,窗外整排木棉樹下方剛好是鐵皮矮房,總在我「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的分神時候,突然聽到木棉花從高處墜落,咚一聲砸在鐵皮上的巨響,愣一下才發現,老師不曉得講到課本那頁去了。

同學說,連偷偷打個瞌睡都會被它嚇醒。
被花落的聲音嚇到醒過來。

我曾經有一段時間,不太喜歡木棉花盛開的場景,覺得它的落花不僅壯烈,經過人車輾輾之後的樹下,一路花屍慘不忍睹,簡直是慘烈實足形容。走在樹旁,既要提防踩到異物,又要留心頭頂的神風特攻隊,實在很難用美來包容這一切。

上個禮拜沿著河岸騎機車,足足大概有兩三公里都是木棉行道樹,停下來拍照,心裡覺得沒那麼排斥這種糊蹋蹋的「命案現場」了。踩著喞啾作響的落花走走停停按快門,心中完全沒有多餘的感受。

也許現在的我,已經有能力,(忍耐力?),既欣賞繁花錦簇的美,並且接受落花狼藉的「髒亂」與「敗筆」吧。我不太確定這算不算好事,因為有可能是,更年期阿宅逐漸浮現的冷漠,或是對往昔慟心善感的慢性鏽蝕。

過陣子我來試看看八卦山的油桐花吧,那是以前,我覺得殘英悲涼,走一次心情要黯淡三天的憂鬱症觸媒。也許這次會看破紅塵,大笑頓悟。(然後跑去剃度XD)


2008.彰化.員林
IMG_6121

IMG_6120

IMG_6119

IMG_6117

IMG_6116

2008.彰化.埔鹽
IMG_6088

IMG_6078

IMG_6076

IMG_6074

IMG_6064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