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年八月,我在台中街頭看到勸募救災捐款的慈濟活動,對像是土耳其大地震的災民。我當時頗不以為然,低聲跟身旁友人說:「為什麼要幫助土耳其?這種不願跟我們維持邦交的國家,平常也不管台灣的死活,我們有義務去幫他們嗎?何不轉而濟助國內其他的不幸者?」

當時的遣辭用語忘了,大概就類似的意思,反正這種蠢話連細想的價值都沒有。話講完大約一個月,台灣發生921大震,我居住的中部地區首當其衝天搖地動,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的家鄉都壟罩在悲悽與恐慌的氣氛下。

而在水電供應逐漸恢復的餘震驚魂裡,我在新聞裡看到,各國救援隊陸續抵達台灣救災的報導,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兩則,一是員林鎮龍邦大樓倒塌,日本救援隊在搜救無功之後,全員一字排開,向現場泣不成聲的待援者家屬,彎腰深深鞠躬致歉,意思大概是,很抱歉我們救不出你們的親人,必須掌握黃金時間轉往其他災區繼續努力,請原諒。

另外一則是,外界馳援隊伍名單,赫然包括土耳其搜救隊。我得把講過的那些,蠢廢至極的話吞回去。

這幾天在電視上看到,中國四川大震的災情畫面,數年前那種鼻酸陰影又浮現心頭,也想起一件往事。

我們公司裡有位生產線作業員,她幼年遭逢不幸,家人都在祝融肆虐中往生。921地震後數日,她把昔年社會各界捐給她的善款,連本帶利加上工作積蓄共一百多萬元,全數捐給中寮鄉災民。一位工廠女作業員捐出的金額,可能就比幾個老爺員外加起來的還多,這筆捐款不是拿來度量愛心的砝碼,而是曾經歷劫受創,受幫助後站起來,感恩與同情同理的心。

歷經過921的台灣人,都深刻了解,地震過後,才是黎民生者艱辛長路的開始。這些走出幽谷的來時路,足以讓我暫時忘記,中國政府的張牙舞爪,屎腦憤青的可悲,讓我誠心為災區難民致哀,及所能付出的實質幫助。按理中國不需要多餘的捐款、物資濟助,只要挪部分奧運預算過去就很夠用了,但中國難民需要台灣人的善意,以及救難隊與醫護輔導的專業協助,(經費來自你我繳納的稅金,而我個人沒有異議)。至於對岸當局是否蠢到跟緬甸軍政府一樣堅持鎖國悍拒援助,那是另一回事,是被畜牲領導的遺憾,跟我們選擇人道或冷漠的決定無關。

除了感同身受的出發點之外,我也單純的希望,也許這麼做,能有機會改變一些事情,在未來,讓遙遠遙遠某座城市的某個街頭,某個曾經無知的人,不至於脫口而出:「為甚麼要幫助台灣?」這類的話。

延伸閱讀:
茄苳樹窠《與緬甸和中國的災民同憂》
Jeremy's Boxxx(已封存)《為什麼不給「台灣」一個機會?》


2002.南投.集集
IMG_6169

2003.南投.九份二山
IMG_6805

2003.雲林.草嶺.堰塞湖
IMG_7289

2004.台中.霧峰.921地震教育園區
IMG_0566

IMG_0508

IMG_6452

2003.雲林.草嶺.大崩山
IMG_7319

2007.雲林.草嶺.大崩山
這面山坡從南投縣衝進雲林縣,也是數個家庭的斷魂之地,其中一戶,兄弟相約攜眷返鄉來與老父母中秋團圓,全數罹難骸骨無尋。

IMG_1721

2004.台中.霧峰.地震教育園區
位於車籠埔斷層上的光復國中操場跑道,於主震中受地殼擠壓推昇2.5公尺,照片裡是後來就地興建的紀念館暨教育園區,血紅色跑道與建築拉繫跨越的鋼纜,由上空鳥瞰,形成人類希望縫合大地創傷的景觀。

IMG_0558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