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停車場的路邊
出公司大門,沿著大排水溝走,到停車場還有兩百公尺左右的溝邊路,路不寬,依傍河道又筆直又通暢,來往車輛都開得飛快,行人走起來心裡總有點毛,尤其大貨車聲勢驚人從身邊狂嘯而過的瞬間。

幾年來,這段路發生幾次車禍。也聽過,夜間加班員工半路被飛車古惑仔劫走背包的案子。後來公司花錢從門口沿圍牆,貼著比鄰的工廠牆邊水溝,闢一條僅容並肩的人行道,沿伸到停車場,從此行人終於可以專心走路。

下班後走在這條人行道,我常遇到一位胖子同事。他應該比我年輕許多,但某些時候,常拖著腿跛蹇踽行,曲起手臂隨步伐擺盪,低頭背影像戰場撤退的傷兵一樣喪氣,所以很難讓我不去多看他兩眼。

有如荒謬劇的無窮迴圈一樣,今天你看到胖子跛著腿表情痛苦地走向停車場。過一陣子,又看到他毫無異狀的行走身態。然後一段時日後,拖者腳走路的蹣跚背影又回來了。我猜,很有可能他也是痛風患者,或者某種風濕宿疾纏身的老毛病。

我今天遇到胖子,他又在跛著走,好奇就大步跟上去搭訕,問他腳怎麼了。他皺眉簡短地說:『在痛啦,手也是。太胖了。』

我問:『有去看醫生嗎?』
胖胖年輕人嘆口氣,說:『沒啊!過一天算一天啦。』

於是,我依然不曉得他為什麼會經常跛著腳,也許人家不願對此多談,也或許對人生已經沒什麼積極的想法了。

◎路邊攤的大螃蟹
從小我媽就諄諄教誨,說路邊攤都是一桶水洗手做菜兼洗碗,找錢的鈔票銅板還濕漉漉油答答的。所以我總把『路邊攤』跟『衛生』這兩樣放在遙遠相望的兩極。

成年以後,出門在外,吃過不少路邊攤,也不曉得有沒有染上B肝 (誤),只知道還沒因此而吃死,對於路邊攤的環境也還有點卻步。在台北時,有次同學帶我去傳統市場裡吃油豆腐,還保證我嚐過一定說讚,我只記得滿頭大汗的夏午時分,我們坐在推車攤輪子旁的板凳上,霧氣氤氳的熱鍋邊,我不敢正視不遠處的餿水桶,視線直盯著老闆找給顧客零錢的手,在圍裙上搓搓,然後拿起菜刀繼續切豆腐。然後我一邊冒汗,一邊努力聚集潰散的食慾,終於還是放棄,一碗都吃不完,只想趕快拖著同學逃離那個地方。

前幾天入夜後,我開車經過台南佳里,在鎮郊的大馬路邊,視線被亮晃晃的攤位燈光吸引,用餐時刻的露天餐區座無虛席,招牌上寫著『大螃蟹』『料理燒烤』字樣的路邊海產店。

車子掉頭轉回來慢速觀察一番,只見燈影下人聲鼎沸,路邊座位有降溫水霧應該不至於滿頭大汗吧,而且正好有個停車位。肚子咕咕叫,好啦!就是它了,隨遇而安吧。

我們點了很油的炸蚵仔、吃不完的炒麵、殼很多的蛤仔湯、一隻乾癟的清蒸螃蟹,還有一罐茶飲料跟附贈的餐後水果,以及難吃的兩碟小菜,吃得很撐,但是心情很輕鬆。四周水霧噴上來時,我竟然完全沒去煩惱,會不會有大腸菌棲身在水珠裡沾附到滿桌食物上,也許,有些龜毛的想法,只是融入現實的障礙,庸人自擾而已。

付帳後心情更輕鬆了,總共只吃了 NT$370。
而且我都沒去擔心,那隻螃蟹到底是哪條水溝裡吃啥養大的 :D


2008.台中.東勢
IMG_6810

2008.嘉義.好美寮
IMG_6775

2008.台南.佳里
IMG_6807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