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片名:《四個朋友》/ Four Friends
導演:亞瑟潘/Arthur Penn



我竟然把它全部看完了,很特別的經驗,連過去他們主站點全螢幕,就這樣在網路上看完,一部讓我忍耐著傳輸畫質悽慘依然照章全收的劇情長片。

第二個特別的感覺是,二十多年後重看這部片,滄海桑田,今非昔比。從頂著平頭、騎腳踏車到南華戲院看二輪片的高中生,到今日蹲在電腦前的怪叔叔,同一部電影,卻幾乎已經不是同一個觀眾了。

八零年代放映的院線版被剪到七零八落,( 亞瑟潘一直都不是台灣電檢處眼中的乖乖牌 ),網路上放的這個版本,應該是完整版了吧?我也記不太起來確切差異,跟印象準確疊合無誤的是,貫穿首尾一再演奏的《念故鄉》曲調 ( 德弗札克的新世紀樂章 ) 。

這個旋律很低迴深沉,尤其是隨音樂看完這部,描述時光悠悠滄桑情誼的老電影,心情實在講以形容,有很多感觸。

吃飯的時候,我跟三哥說,剛剛在網路上看完《四個朋友》,就是我們年輕時都看過的那部,劇中人互相約定,有朝一日人類登月成功,那一刻要彼此想起對方的那部老電影,將近三十年前的老片。

我說:「結果片尾,當男主角從某次宿醉中醒來,看到電視正在直播登月畫面,而其中一位朋友卻早已過世。你想起來了嗎?」

三哥說:「片名應該是有甚麼火的吧?」
我說:「那是《七個畢業生》(聖艾里摩之火)/St. Elmo's Fire,不一樣的電影。」

「是不是片頭就有人自殺掛了,開場從葬禮演起的?」
「不對啦!那是《大寒》/Big Chill 。」我補述:「是裡面一直在演奏《念故鄉》,這首曲子的那部片。」

我哼了幾個音符,三哥露出笑容,說想起來了,有看過這部電影沒錯,男主角從小到老都在吹奏這首曲子。

「原來已經二十幾年了,過得這麼快。」 我三哥這樣說。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