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牛仔褲捲起到膝蓋,繃得很緊,大概就這高度是極限了,結果還是沒用。

出門沒多久褲管全濕透了,幽暗街路全覆蓋在黑色積水底下。趕著上班的車輛亮起頭燈,捲出船隻划過湖面般的波紋,從逐漸模糊的安全帽透明罩看出去,路邊陸續有幾個機車騎士在推車。

終於我的機車也熄火了,水淹及膝,狼狽地下來推車,推到路邊較高的騎樓下。雨還在兇猛地潑落,脫安全帽掛在後照鏡上,感覺到雨水已經灌進雨衣領背。

一位女騎士也在推車,我下去協助她推進騎樓來,這裡地勢比較高,只有車子開過捲起的水浪,才會刷上來淺淺一層,漫過足踝的黑水。幾分鐘後,騎樓下暫歇的過路客越來越多,大家都沒辦法騎過這段淹水的路。路中駐了輛紅色嘉年華,發不動了,後面失去耐性的駕駛相繼在猛按喇叭。

背後鐵門嘩啦啦升上來,一位大嬸探出頭,她說:「夭壽喔!水怎麼淹到這裡來!」 陸續從巷道裡,門開處走出幾位看熱鬧的民眾,年輕人撐著傘,跟抱狗的美眉說,雨好大。

騎樓下的眾人紛紛掏出手機講電話,我也拿手機出來,撥公司的號碼卻打不通。我拿手機拍了幾張街道照片,印象中員林還沒淹過這麼大的水澇,前幾年每次大雨淹水,都還能讓我,一邊騎一邊衝浪,這回刺激的快感已經換成落湯雞的無奈。

消防車到了,穿雨衣的救生員拉起黃色封鎖線,兩位站在水裡準備推那輛紅色嘉年華,長相比較江湖味的那個救生員高喊:「來幫忙啊!」 我步下騎樓,涉水走去,經過那位拿傘年輕人面前,我說:「走呀,一起來吧。」

年輕人側轉過身,雨傘擋住他的表情,站在原地沒有其他動作。

四人協力把車子推到水淺的巷道,我發覺我們四個人,可能都是相近年紀的歐吉桑。而看熱鬧的民眾,依然在如岸邊的騎樓處評論著這一切,撐傘的年輕人望向遠方。大嬸說,稍待一定又會有車熄火掛在這裡,不信你再看看。隔老遠我在雨中都聽得到。

我跟救生員問過之後,一腳高一腳低地撩水行進,回騎樓跟眾人講,剛剛救生員有說,育英路那邊沒有淹水,大家可以考慮從那裏離開。

大嗓門的大嬸,好奇地問騎樓下的人:「你們互相都認識的喔?」

眾人都笑了,我說:「沒有!我們都不認識。」

其實我想說的是,我們都是,被困在雨中理當要互助的陌生人。

2008.彰化.員林
2008-07-18-117

2008-07-18-118

2008.彰化.大村
IMG_7798

IMG_7800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