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段漫長的歲月,糖廠是殖民經濟的活水源頭。
築起社會結構的安定,也挑起社區家庭的生計。
高聳的煙囪,更成為浮雲遊子的鄉愁圖騰。

9b756336c609f6147d142ee82db90c58


當製糖業開始沒落,小火車駛離休耕的蔗田,鐵軌逐漸被銹斑蝕去光澤,鍋爐不再冒出蒸氣,孤獨的煙囪底下,只剩破敗如廢墟般的廠房。

走在廠區的房舍間,你會有種進入時光隧道的感覺,在台灣其他公共場所都快絕跡的企鵝垃圾筒,彷彿還傾頹地留守,站在曾經繁榮的製糖甜美歲月裡。

6b791391c5bc8602fd2271672a2436f1



487e1334020f3798272e5314ae7a8bba



8bded85250efa26a78427b662c3f047b



去年春節的某一天,在家裡蹲不住溜出來放風,意外讓我闖進這個,被人間所被遺忘的空間。這禮拜就要過年了,心情卻一直灰暗下去。工作很煩,想到過年竟然也心煩。難道我真的是在地球上迷路的外星人嗎?還是隱性憂鬱症患者?當無力耍寶搞笑的時候,就必須把陽光當成百憂解按時服用。下次我該試試,能不能用相機把自己敲昏,然後在另一個光明溫暖的世界裡悠悠醒來。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