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個部落客,總是得謹記Web2.0的主張,「分享與貢獻」,有別於過去「下載與閱讀」的舊網路風貌。藉由更好的軟體技術,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獨坐主播檯,「有知識的傳播知識,沒知識的就散播美好」,這樣子講雖然有點挖苦的嫌疑,但至少兩句話就,夠輕穎地描繪了部落格的彈性與多樣化,從學術研究到論述己見,從美食旅遊到勸敗搞怪,都吸引著不同的你我,以十倍於往昔的速度,交換彼此所想要的訊息。

部落格沒有邊界,當然就沒有評等來區分階級高下,只有一種人的部落格算是「不好」的那種:分享不出來又貢獻不出來,沒有知識又遠離美好,寫一堆內心的灰暗面,讓訪客看得面帶三條黑線落荒而逃,發誓再也不敢來踩地雷。

真不幸,你就正站在地雷上,真糟糕,我就是這種「基因環配存在缺陷」的黑五類,儘管我學著要當正常人,寫著寫著就自己又飄進了外太空。每個人,只要活得夠老,都會有不願輕易去碰觸的回憶,還有不足為外人道的心事,真丟臉,我竟然把這些煩悶瑣碎的無病呻吟都寫了出來。

如果沒有必要的話,我不輕易回頭去看之前寫的東西,還有拍出來的照片,會覺得有點窘,也會讓堵不住的記憶流瀉而出,會把精心畫好的「正常人妝」弄花掉。我不能回頭看的,除非剛好走到鏡子前面。

友站<雙餘館>的 Arkun 老鄉,<茄苳樹窠>的 Judie 老師,最近都貼了田中森林公園的紀遊文章,我路過了幾次欲言又止,還是自制點兒好,因為「一頭撞上了鏡子」,怕昏頭之餘寫些破壞氣氛,掃興的事情。

那個地方我很熟,熟到什麼程度?登山步道上某個轉彎,有什麼樣的樹,樹旁邊有什麼身形的花葉,有陣子,我閉了眼也能說出七八分,因為,曾經有一段漫長的等待歲月,只要有休假我都會去,選正午過後空無一人的時候去,背著相機走進林間蔭影,因為那段日子裡,我不知道還有其他什麼地方可以讓我躲藏,跟暫時忘記自己,那段人生是「一直走下坡卻又看不到谷底」的山路記憶。

好了,我把「正常人妝」又補回來了,所以,地雷的細節輕描淡寫就好,知足常樂笑口常開的朋友,來此誤觸雷區,抱歉麻煩灰塵自已拍一拍別當回事。在逆境中舉步維艱的朋友,不管你覺得自己有多廢材無救,路走得有多寂寞艱辛,麻煩至少看一下那張螞蟻爬山(步道石階)的照片,曾經有一個被命運打趴了的廢材傢伙,在地上快門一直按,照片亂亂拍,把過日子的無奈給按掉,也順便把心靈上的灰塵拍掉,後來終於有一天,發現自己不用再趴地上了。

彰化.田中森林公園
IMG_2330
IMG_0262
IMG_1856
IMG_2259
IMG_2736
IMG_2630


螞蟻的意象:「寂寞的人,會經常看見離群的螞蟻」
韓國導演朴贊郁的作品,復仇三部曲系列電影,第二部<原罪犯>(Old Boy),片中安排了一個電腦動畫加工的場景,讓獨自流淚的女孩在電車上遇見一隻巨大的螞蟻,因為螞蟻只會成群結隊,所以,落單的個體與寂寞的心靈,之間是可以靠想像力劃等號的。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