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連假之前,同事在討論可以去哪裡玩,我說想去南部走走,語畢馬上有人講:「倒扁遍地開花在南部被打被砸,新聞都有播,連開紅車都會被圍毆,去玩萬一遇到那些不講理的人封路鬧事,池魚之殃而且頭腫一苞,還是在家裡比較安全。」

聽了實在有種想嘆氣的無奈。台灣雖不是人人都可愛,但也還不至於像色偏媒體那麼「無腦樂」,用顏色,用地域,用政治傾向來做人種二分法,還漢賊不兩立,不是華客就是台客,不支持倒扁,就等同貪腐,沒有靈魂的道具,濁水溪以南的台灣,都是一高二低的綠營死忠保皇黨。(高齡低收入低教育水平,唐湘龍的名言)

所以,我真的給它穿上紅衣服,到南台灣逍遙了好幾天。

嘿嘿嘿,除了泡溫泉泡到手腳指趾發皺,本來就面目黧黑又曬更黑了之外,頭好壯壯無缺完膚地回來了,今天還看了一篇文章,當讀到「自以為菁英」這五個字,頓時任督二脈有氣在通,明白自己為什麼不肯挺扁,可是卻又反對倒扁了,過去的一段時間,總覺得自己這種騎牆派的心態有些曖昧,還是選擇當個政治冷感動物,繼續娛樂救國比較安份。

自以為菁英,總有個最大的麻煩,就是要求別人都只聽我的,行銷是工具,法律是玩具,公權力跟民主都只是面具而已,只有自己喊的口號才是真理。倒扁的朋友們,我講你們自以為是菁英,也許會聽不進去,但是你們的怒吼,大家都有聽到了,麻煩請對等尊重一下跟你們意見不同的聲音,試圖去理解一下,不跟你們站在一起的人,還有他們的真實情感,當你們沉醉在「和平理性,中產階級革命」的偉大召喚氛圍中,請想想,南北/社會對立更加劇烈,貪腐一樣存在人性,仇恨又繼續盤據滋生。

現在的我,已經不覺得「反對倒扁,又不挺扁」有什麼不對了,而且覺得惋惜,本來應該可以凝聚跨黨派的公民力量,對貪腐施以重擊的人民之拳,促使立法或是改變官僚積習的浪濤,全都被移焦凝聚在私怨上,我所期待的族群團結還是看不到,對立式民主在藍綠扭打中繼續荼毒立場不同的人心,眼看著又要淪為另一場政治光譜兩極化的失敗鬥爭而已,全民都是輸家,關鍵在於倒扁人士不願跟所有的人民站在一起,只陶醉在圍城的螢光紅潮裡,卻拒絕去聆聽與尊重,永遠包圍台北城的台灣,土地與人民的沉默之聲。


2006.台東.太麻里
太平洋的風,吹拂在我臉上的那個正午,秋陽正在跟碧海溫煦地對話,說些什麼呢?大概只有海闊天空,屏棄塵凡的無私心胸才能夠解讀,我這米蟲,只是站在那裡發呆而已.....:P
IMG_2459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