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旅人對同一景點的印象差異,往往跟抵達的時機天候有絕對關係,我把機車騎到綠島燈塔下的時候,光線簡直完美無缺,連吹來的海風都帶著清鮮的氣味與舒爽,當鏡頭對著沒踝的淺水,看到海水竟然清澈到跟玻璃一樣,盪漾出網狀的波紋,心裡實在有種衝動,想走上燈塔綠地矮牆邊按門鈴,問看看他們有沒有缺打雜的小廝差役,我好想在這裡住下來。

小時候看的故事書插畫,燈塔總是給人一種夢幻般的視覺美感,還兼具迷航導正的實際用途可以滿足成就感,如果能夠住在裡面,迴旋梯拾級而上,不管是夜探明月繁星或是坐看晴空碧海,臨高遠眺的想像空間,大概跟電影<魔戒>裡面那座憑山而起的白色石城一樣吸引人。

塔型的建築物容易讓我著迷,美麗的海天礁岩之間如果少了燈塔,就跟童話王國的雄偉城堡拔掉尖塔一樣,令人覺得美中不足,請想像一下新天鵝堡「理平頭」的呆樣,沒錯吧?朋友說我是陽具崇拜的虔誠信徒,我聽了哈哈大笑,才怪咧,只是沒說出來,其實我有輕微的懼高症,站在正常人還能夠談笑風生的高度,我可能已經講話結巴,雙腿發軟跟喝了酒一樣微醺,之前有次在台中植物園,自然科學博物館後方的「布丁型玻璃屋」裡,登上高台聽解說員介紹冠狀林帶,坐電梯下來的時候,納悶自己為何肩膀跟手臂都在酸痛,細想才明白,原來從頭到尾我都緊張兮兮死命握住欄杆,心裡害怕懸命一線,卻又被這種刺激感深深吸引住。

在家裡整理照片的夜晚,綠島燈塔旁拍的這堆照片,足足讓我沉入美好的映像裡良久,回神過來突然覺得,也許當個遊客比較好吧?住在白色燈塔裡的遐想,就跟蹲在象牙塔裡一樣不切實際,當東北季風呼號的寒冬裡,光是抵抗寂寞就很難搞定了,還要面對陰沉天空之下的淒風苦雨,玻璃海變成暗黑冰冷的苦澀鬱海,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夢幻跟玻璃一樣易碎。

苦笑....人入中年,連作夢都容易醒....


2006.台東.綠島
IMG_2894
IMG_2901
IMG_2933
IMG_2908


綠島燈塔的溫暖
1937年胡佛總統號豪華郵輪,往馬尼拉航行途中遇東北季風期的濃霧,誤判方向後於綠島公館外海觸礁,綠島居民在事件中,安全將1100餘人全數營救上岸,聽說還安頓到家中熱情作客,閃閃發光的台灣之光贏得國際間讚譽,翌年美國紅十字會捐款,日本人設計,台灣出力,三方合作在綠島興建燈塔,以加強海上航行安全,原建物毀於二戰空襲,民國37年國府重修,即今日所見之外貌。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