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壽司店吃過中餐後,同事到櫃檯結帳,我走出店門外點支菸吞雲吐霧,視線被對街的三合院吸引住,在鬧區的一隅怎麼會有,維護得如此完善的三合院?正在尋思之間,耳際傳來一聲碰撞的刺耳聲響,循聲望向幾公尺外,看見一位戴安全帽的婦人,騎著機車擦撞而過,碰斜了路旁停著的機車,繼續往前駛去,我還來不及想透,她為什麼不回頭去處理,那輛斜倚在停列裡的機車時,便驚見婦人正俯在機車龍頭,用歪斜的剩餘慣量衝向更前方的路停轎車,在我腦中浮起危險驚駭的那瞬間,她已經連人帶車,撞上轎車的後保險槓,宛如像一具木偶般,完全沒有掙扎與呼喊,隨著機車仆倒在壽司店的停車場前。

我愣了幾秒鐘,腦中閃過,她是不是在擦撞路邊機車之前,就已經意識模糊,無法保持行進的平衡,才會歪歪斜斜繼續往前撞去?再過了幾秒,婦人依然如一具屍體般,沒有絲毫反應地躺在原地,橫倒之後依然發出嘶吼的機車,散落一地的雜物,這些刺入眼簾的影像,讓我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我一定是又再猶豫了幾秒鐘,才從心裡的寒意裡體認到事實,她不可能自己爬得起來,然後若無其事地從我眼前消失。

我邁開步伐跑上前去,倉皇蹲低問話:「阿桑!妳有沒有怎樣?」

婦人趴著的姿勢沒變,但是頭稍微往上抬離了地面,我心中的不安稍微消失了一些,但還是轉不出什麼主意,我說:「阿桑!妳有辦法坐起來嗎?我扶妳起來好不好?」婦人四肢稍微顫抖了一下,我輕輕扶住她的肩膀,想幫她從原來的摔倒姿勢,換成一個,至少讓我比較安心的樣子。隨後趕至的同事連忙說:「先不要移動她,你讓她側躺就好」我才驚覺自己的無知,我只是想讓一切趕快回復到,好像沒發生過事情一樣,心慌之際,忽略了傷者骨折或內出血之類,無法目視的危險。

我抬頭起來,不知如何是好,瞧見對街甘蔗汁攤老闆娘的張望,我隔著街開口向老闆娘求援,高喊:「麻煩妳撥電話報警好不好?說妳們這條街的這個地點需要救護車」

老闆娘像是嚇了一跳,轉過頭去,再回頭過來,兩手同時揮掌忙不抑地說:「我這裡沒有電話啦!」

同事掏出手機撥打119,臉貼著手機背對著我,正在小跑步,跑回剛剛用餐的壽司店問地址。

路邊剩下我跟倒在地上的婦人,我伸手把摩托車熄火,將散開的雜物撿到路邊,發現這些東西像是垃圾般的回收物,才留意到婦人髒污襤褸的衣著,安全帽邊露出的白髮,手臂上淺白色的貼布,我在醫院看過同樣的貼布,用來固定點滴或止血棉的。婦人吃力地側轉著臉,我看到她一眼腫閉,像是患病已久的痼疾,口角流出一道鮮血。

是個你我常見的,街角暗巷裡佝僂著身軀拾荒的老婦人,就趴在我的腳邊,正午秋陽熾熱的柏油路面。我不安地四望,遠方開始聚集三兩人群,每個人都交頭接耳望著我,站在距離之外。白燦耀眼的日光,刺得我眼睛好痛,一分一秒跟整個世紀一樣漫長,心裡好慌好亂。

我明白自己向來是個豬頭,但是在那時候,我做了一件,更加豬頭的事情。我站起來,腦中空白地回身,走向距離我最近的人群,加入我同事正在跟壽司店員工交談的那群人,有如撇清自己跟這整件事的肇禍嫌疑似地,遠遠走開然後站定轉身,從一個介入者退出成一個觀眾。

剛從壽司店出來的幾位太太,在近處議論紛紛,有幾句話像箭一樣準利地刺中了我的心,透身而過:「現在的社會,就是沒有人願意過去幫忙.....」

我把沉重的攝影背包交給同事,帶著歉意,因為那背包真的不輕,再一次跑回原地,這回身邊多了一個人,是壽司店前送貨的年輕司機,他把機車牽立起來,我心裡有一百個懊惱,為什麼剛剛沒想到該這麼做,此時老婦人已經掙扎著要坐起來,我扶著她坐定,她發抖的手想去撿拾自己腳邊的拖鞋,我留意到兩隻拖鞋根本不同款,幫她把拖鞋穿上,右腳需要反穿才能套上大出許多的拖鞋,蒼老垢瘢的腳趾與痂疹遍佈的足盤。

這時同事走到我身邊,說:「救護車就要來了」

剛剛壽司店前說話的那群婦人經過我們,低聲地左右交談,進入停車場開車離開。年輕的貨車司機也走了。剩下來的群眾,依然站在距離之外,只是人數散去了一些,我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可以沖淡心中的焦慮。起身把老婦人的機車牽到路邊,視線刻意暫時避開,老婦人因痛苦而彎俯迭坐的身影。鑰匙取下來放在她手邊,我說:「阿桑,妳的機車鑰匙在這裡,已經幫妳鎖起來了」

老婦人一直低著頭癱軟原地無法言語,我身後不知何時又多出一位中年女人,她站在幾步之外說:「伊應該是身上有病啦!」

救護車終於來了,兩位醫護先生下了車,開車的那位說:「這個人,我有載過幾次」兩位先生勘查一番,然後很專業地戴上橡膠手套,雙人合力抬起老婦人躺上四輪起落擔架,此時兩位制服員警也分騎機車抵達。我跟警察交談幾句之後,請同事補述其他細節,走回壽司店借洗手間洗個手。

風尚雅緻的日本料理店裡,連洗手間都如此強調裝潢格調,但是倚在瓷白泛亮的銅座洗手台邊,我反覆搓洗,洗了很久,卻依然沖不走胸口那股,隱隱不潔的罪惡感。

心裡突然湧現 ( Phil Collins )的旋律,這只是你我,平順人生的某一日,在某種刻意視而不見的標準下,幾乎可算是天堂裡的另一天,享受完一頓雕花盤飾的生魚片跟魚卵手捲,計畫待會要去哪裡玩樂,然後在飽足意滿之際抽根菸的時候,目擊一場意外,半推半就半逃兵地當一個兼差好人。你知道嗎?那曲子裡電子鼓重複的狠準奏擊,聽來竟有如鞭笞般地沉痛。


2003.南投.中寮
IMG_5556
2006.雲林.林內
IMG_1334
2005.彰化市.扇形車庫
IMG_3626
2006.彰化.二水
IMG_9960
2006.彰化.伸港
IMG_3787
2006.彰化.王功
IMG_0269
2006.彰化市.孔廟
IMG_0595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