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年的除夕夜,我依稀聽到蒼穹之外,來自銀河母艦的呼喚訊號,召集所有散落在地球上的外星旅人返鄉。

匆匆收拾了些細軟奪門而出,忘了今天是大年夜,路上只剩流浪貓狗在尋覓圍爐的場所。我的機車騎得飛快,快到竟然把家人的感受都拋到腦後去了。

慢著,我得帶點兒乾糧,畢竟接下來的里程單位,是用光年來計算的,我在路邊的7-11停了下來,買了一瓶山多利角瓶,還有兩顆茶葉蛋,別問我為什麼是爆笑的兩顆茶葉蛋,當時很急沒想太多,拿了結帳就要閃人,不過我還是有瞄到,櫃台工讀生憐憫的眼光,"苦年,這傢伙的年夜飯就是兩顆茶葉蛋配威士忌。"他應該會這樣想吧?

我騎車到鎮外的郊山上,可以俯瞰萬家團圓燈火的觀景涼亭裡等待。等待碩大無朋的星艦降臨,那艘可以讓我遠離自尋苦惱的歸鄉船舶。夜幕壟罩的山上簡直荒涼到起雞皮疙瘩,所以我就在等待的過程中,摸黑剝殼把兩顆茶葉蛋全嗑了,大概配了半瓶的山多利下肚。

後來呢?當然是醉醺醺連坐正都有問題,意識稍微清醒的時候,已經蹲坐在山腰的花圃水泥護欄上,自動灑水器噴得我外套濕了一大半,臘月寒夜裡都還茫然無知。

我一直不曉得,也想不起來,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許錯過了離開這個讓我又愛又恨的地球的機會,也許在渺無人跡,大年夜的空山裡抓狂發酒瘋。

我發誓這輩子再也不做這種事情,因為對關愛自己,這些親人的愧疚。但是潛意識裡,我還是沒斷了念頭,也許我虔誠的信仰跟篤行教義,能夠讓外星總部,再給一次機會,讓我在茫茫世間,找到依皈心靈的原鄉淨土。

2002年.鹿港
ebc1b0f3c02448d5347801fedf6196de

反正日子總是要過,平凡人對平凡的鬱積痛楚,不堪回首的陳年往事,都可以在年終大掃除裡當垃圾送進焚化爐。(當然得先逃過稽查員的垃圾分類條款,畢竟我是個守法認命的善良百姓,只有在凍美條的時候才會抓狂)

各位老友,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