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床就當個正常人,有這麼難嗎?

我躺在床上,卻在努力思索自己<最好的時光>何在?往事一段一段在腦海播映,就好比你從收納箱裡捧出陳年的書信札記一樣,特定的某封信,會讓你跌入某個階段的回憶,尤其是當你翻找到一封,已經全然忘記它存在的舊信。

我排序自己的回憶,特寫突然停留在<胭脂扣>的記憶裡,因為想起了一個女孩,一段幾乎遺忘,但確實曾經存在過的時光。

1988年我在一一七師服役,部隊拉進南考部打營測驗,日子很操,野戰部隊下基地都是如此,不管是生理/心理都是種折磨。測驗完終於盼到休假的機會,我準備從台南搭火車回員林,萍水相逢認識了這個女孩,經歷了雙方生命裡唯一交集的一天。被電過兩百五山地行軍的步兵弟兄都知道,休假短暫掙脫牢籠的時間裡,為一雙溫柔的眼眸而傾倒會有多麼容易。在那不到一天的相處時間裡。

從車站邂逅到車站告別,一個理著光頭的阿兵哥,背著準備返鄉的黃埔背包,跟初次認識的女孩快樂地交談,在陌生與戒心逐漸烟消之後,彼此都興奮地發現,有許多吸引雙方的相似與認同,她帶我去吃台南小吃,漫步逛街,在中國城(是這個名稱嗎?)商場看電影,我還記得府城的陽光在西斜之後是多麼美麗,還有電影片名是<胭脂扣>。

收假回到部隊後,我陸續寫信給她,一直收不到回信,也許是地址有誤,也許單位移防或某個緣淺的原因,讓彼此失去聯繫,當時的我,曾是個對數理化學都少根筋的甲組落榜生,從屢戰屢敗的大學聯考到大頭兵,只覺人生走到一個黑暗的谷底,大概後來我總算醒悟,茫然而不確定的未來,是沒有資格去關照一段情緣的,終於,我不再提筆寫信。

看過侯孝賢<最好的時光>一段時間後,憶起這段往事,恍然明白,為何自己會那麼喜歡片中的某些段落。

最好的時光,其實就收藏在記憶的斷層裡,鑿穿之後即泉湧一地。回頭去看,每個人生命中,許許多多的回憶特寫,其實就是美好的時光,不用比較級,只有回首時,最美好的讚嘆。

以下劇照取自<最好的時光>DVD




關錦鵬的作品<胭脂扣>,描述一位報館職員袁永定(萬梓良),遇上一位前來刊登尋人廣告的女子,駭然發現該女子竟然是鬼魂之後,劇情回溯到三零年代的香港,石塘嘴的紅牌風塵女如花(梅艷芳),與十二少陳振邦(張國榮)的戀情,社會地位懸殊且註定悲苦的愛戀。床頭金盡之後的落魄,讓兩人走上絕路,相約殉情的結果,紈袴子弟陳振邦被救活,如花成為枯等誓言的一縷幽魂。
對於不知道萬梓良/朱寶意(分飾男女配角)何許人也的七八年級生,我實在很難三言兩語描述<胭脂扣>這個故事的淒婉,並非不尊重,而是你得去看完這部老電影,也許才會有對等的感受,才會對劇終的安排有所共鳴,如花心碎之餘,將胭脂匣交給窮途潦倒的薄倖十二少,結束了等待的誓言,也結束了難掩悵然的劇本。
對我來講,如花這個名字,並不會引發來自綜藝節目觀感的戲謔訕笑,因為屬於我的歲月,就是從梅艷芳/張國榮巨星般光彩奪目的塵封歷史走來。那個年代,再怎麼龜毛的影迷,也必須承認這兩位傑出藝人,不管銀幕之下是如何地叛經離道,私生活如何令人瞠目結舌,依然無損屬於他們的光芒。直到2003年,兩人先後走下生命舞台,成為老影迷共同的回憶。
以前常講的一個老笑話:
當兵時候聽說張國榮演的<倩女幽魂>很好看,某次放假就跑去租錄影帶回來看,好看是好看,但總覺得不對,細查之下才發現搞錯了,租到<倩女銷魂>,妖精蛋炒飯的那種。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