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跟我說,現在有種東西叫做『勞動保障卡』,你可以在銀行ATM上用它來查詢,老闆有沒有每月乖乖把勞退金匯進去,還有你聞不到,也還摸不到的月扣金額,三兩下便可彈指見曉。

聽了當然眼睛一亮,既然選了勞退新制這種,類戰士授田證的『慰靈制』,隨時摸摸棺材本還在不在,看著數字增長做大夢,撫慰一下為五斗米折得很辛苦的腰,也可算是一種正當休閒娛樂吧?

於是跟公司請了假,先跑了一趟中國商銀,再來到土銀,進門只見挑高大廳裡明亮寬敞,摩肩擦踵盡是洽商人士。看好方位,走到服務台詢問,辦這卡該麻煩哪位先生女士?

服務台裡一位媽媽桑服務員,無分貴賤不帶感情地說:「 證 件 給 我 」

當然我是做過功課的,迅速坐定掏出存摺印章身分證提款卡攤在桌上,故作聰明地問:「是不是要簽兩份文件,一份是志願放棄....」

媽媽桑服務員打斷我的話,雙指挾起我的提款卡說:「這是康柏卡,複合了信用卡的功能」

「對對對,貴行當初幫我附加的晶片卡功能,那時候你們康柏三合一的廣告還打很大喔.....」

「信用卡必須先辦停用,再重新申請,勞動保障卡併入製作,一個月以後,持卡人臨櫃簽收」

我張嘴無語,要這麼久喔,那下個月還得再請一次假,沒去多想,別家銀行有掛號寄送這種先進的服務。媽媽桑眉頭間已經皺起了智慧的紋路:「而且很難辦,確實很難辦」,加重的語氣代表事態嚴重,「你還是新開一個帳戶好了」

我腦中直在轉,新開一個戶頭,錢又不會自己變多,只有存摺卡片密碼多一套,徒增麻煩而已,半晌答應不了。但既然都請了假來辦事,還是先確認一下時程,再選擇該怎麼把這難辦的事情解決吧?

媽媽桑聽了我的想法後,面色一沉,拿起電話開始交涉,果然好像不太好辦的樣子,講了好一會兒,我才發現,跟她對談的男人,聲音來自我背後的櫃台區之內,服務台跟櫃台相隔約五六公尺,我剛好坐在兩隻話筒憑空劃條虛線的位置上。這時媽媽桑已經跟那位,只有聲音的男人吵起來了。

媽媽桑對著話筒說:「這明明是你的業務,你自己都搞不清楚....」

隱形男人在我背後說:「康柏卡又不是我在處理的....叫他先去二樓填單子...」

「...他突然就跑來,又不是...」媽媽桑講到這裡,留意到我正在洗耳恭聽,頭抬起來瞄了我一眼再繼續說:「客戶現在要辦停用,你到底是要不要讓他辦?」

我假裝在欣賞桌前印刷精美的理財廣告,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有種芒刺在背的煩躁與尷尬。媽媽桑終於掛斷電話,離開座位跑進去櫃台區內。須臾之後面帶慍色,氣唬唬地回來,手上多了幾張表單:「先生,你辦這張卡,肯定會超過一個月,等候通知你再過來領」

旁邊一位等得不耐煩的中年婦人說:「小姐,那麻煩妳先幫我把這支票,存進去戶頭好嗎?」

媽媽桑服務員看我答不出話,就不再理會我的狐疑,伸手把婦人的存摺支票接過去,從桌旁抽了張單據,邊寫邊用小學老師的口吻說道:「阿桑,你這個單子,以後要自己先填好,拿去櫃台就可以辦了....」

中年婦人帶著歉意地說:「拍謝啦,我女兒會寫,但這學期外出念書沒在家,我不會寫啦,麻煩妳嘍!」

我沒聽到媽媽桑服務員繼續應了什麼,想起適才到土銀之前,我也是做類似的要求,在中國商銀的櫃台,說我不知道票據號碼跟發票帳號,哪個該填哪欄,中國商銀的女辦事員,很親切地為我說明並且代填,態度熱誠有禮到簡直快讓我融化。此時腦中邊想著在中國商銀體驗的禮遇,邊瞅著眼前正在埋首疾書跟碎碎念的媽媽桑,突然覺得,中國商銀那位溫柔的女生好美麗。

我等媽媽桑處理好中年婦人的存摺後,探前開口:「我打退堂鼓了,這勞動保障卡不辦了,麻煩妳順便幫我把這本存摺換新好嗎?上次刷簿子已經列印到備頁了」

從我進門坐定就未見過的燦爛笑容,此時終於綻放在媽媽桑臉龐:「你去抽張號碼條,等候櫃台辦理」

還好台灣霹靂火的大哥們,不會來辦勞動保障卡,非計畫性搶銀行的衝動,肯定能夠在這種心情裡醞釀。

坐在大廳等候區的排排椅上,我手裡捏著印上三位數字的號碼條,心裡默數越來越遲緩的分秒,四望著身著套裝各自忙碌的行員,我想,在這裡工作,可能每天都要按時收看大愛台,心靈才不會被扭曲吧?

我一定是外星來的阿土伯,才會把白花花的血汗銀,擺進這家銀行。


2004.員林
IMG_6683
2006.彰化芳苑
IMG_3451
IMG_3450
2006.彰化.芬園
IMG_7733
2003.南投.集集
IMG_6176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