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看了電影<聯航93>(United 93)DVD,片子有點長,約莫一小時五十分左右,本想看一小段就該睡了,結果節奏緊湊而且營造出的氣氛極為逼真,竟然一發不可收拾撐到半夜當熊貓,把片子給全部看完。

劇情主線簡潔明快地敘述,911事件中唯一一台沒有擊中目標,死亡班機上的乘客,面對飛向死亡的最後一段紀錄,飛機上的乘客,當然包括劫機自殺攻擊的炸彈客,角色的著墨並沒有流於英勇壯烈與邪惡軸心的刻板臉譜,或者是「各打五十大板」的鄉愿俗套,也避開了去碰觸太過龐雜而尾大不掉的議題,觀眾看到的是,面對死亡時眾人難以克制的焦慮與恐懼,乘客自知在劫難逃,透過手機跟家人道別後,將手機交給鄰座的陌生人,淚眼示意使其與至親有留下遺言的機會。發動事件的炸彈客則不斷地向阿拉禱告,壓下心頭的緊張與為救贖弱勢而犧牲的悲憤。

片子看完的第二天,竟然在黑米的即時書籤上,瞄到一個熟悉但已近乎被遺忘的名字,楊儒門

這位媒體所稱呼的「白米炸彈客」,來自彰化二林,秀水高工休學後北上與父親在基隆市場販雞,除了每個月固定捐助世界展望會兩個認養貧童,還曾經將標會所得九十餘萬元「娶某本」捐助921受災戶。2003年起接連製造並安置了十七顆未曾傷人的詐彈,每次安置詐彈當天必吃素戒殺生,2004年被警方公佈監視器影像後,由腦性麻痺的弟弟陪同,特地身穿懸賞照片上的衣物前往警局自首,要求警方將檢舉獎金委付其弟捐給慈善單位,雖然他的弟弟後來曾在法庭上否認要捐出善款這點。

我找到相當多當年的網路文章,意見紛歧之處都在於,一位經由媒體所報導出來,悲天憫人的莊稼漢,卻用恐怖手段挑戰當局政策以達成保護弱勢的訴求,一審判刑六年七個月以昭炯戒,社運團體群情譁然,二審動用帝王條款「其情堪憫」改判五年。楊儒門的近況在這裡

如果讓我回到25,26歲的年紀,滿腔熱血對這個社會很多病態的地方看不下去,先別說有沒有勇氣趁著夜色退潮,在和平島岸邊組裝有雷管的詐彈,光是想到必須面對的犧牲,就會讓人猶豫再三,躊躇不前。

我很一廂情願的想法是,如果我把這位彰化同鄉的名字寫在這裡,也許會有恆河一砂的機會,網路搜尋引擎的演算法會更新「楊儒門」相關快取的日期,象徵這個社會並沒有遺忘他。因為我是站在同情他的動機這邊的。


2006.苗栗.通宵.秋茂園
IMG_1514
2006.彰化.竹塘
IMG_5024
IMG_5027
IMG_5028
IMG_5039
IMG_5030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