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上個禮拜,看到新聞,素有「巴比倫雄獅」之稱的前伊拉克獨裁者海珊,被處以絞刑執行完畢。

會對海珊留下印象,應該是從兩伊戰爭的年代,當時伊朗的黨政軍教革命領袖是柯梅尼(1979年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封面人物,放手讓美國大使館人質被劫持444天的那個),伊拉克領導人 Saddam Hussein 卻有三種譯名,分別是沙達姆與哈山,還有海珊,看過報章雜誌描述其人其事所載述的生日後,三位一體果然是同一個人,因為跟我同月同日生,過目之後很難忘記,甚至是留下極深刻印象。

我不是星座達人的粉絲,卻也不排斥,生辰星座等等神秘未解的久遠傳說,可能是人類性格基底的一部份。不過對照到海珊兩位公子的頗有乃父之風,瘋狂支解杖斃仇敵的駭人行徑,我寧可相信是環境使然,冷酷的環境養成冷酷的人性,總不能去疑神疑鬼,自己是不是也有劊子手的隱性冷血性格吧?(:D)

柯梅尼溘然長眠的時間,約在六四事件開槍之後,當時的報紙,攤開來盡是天安門上的大幅報導圖文,得要翻到蠻後面的篇幅,才能看得到,也才會狐疑,那兩伊戰爭還要不要繼續打下去?不過當年,我腦子轉來轉去好奇的,這個還是第二順位,第一順位是煩惱,因為當時我剛退伍不滿一年,到補習班去繳了學費,正在發愁是不是錢白繳了,如果復興基地要吹響反攻復國的號角,要把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在那一年就插到南京城的牆樓隨風飄揚,口號喊了幾十年總不能白喊吧,小卒就只好乖乖回鍋打綁腿當青年軍,一吋山河一寸血,去解救大陸同胞了。

戰爭的弔詭之處,大概就在於兩邊都是正義之師,兩邊同時也都是屠夫。而且戰爭底層的卒子,往往都無法解釋為何自己要這麼恨對方。繼續殺紅了眼只是因為不甘身邊的弟兄/家人如此倒下而已。

後來的某一年,我迷上即時戰略棋盤電玩,PC上一開戰就殺到昏天暗地,閉上眼睛休息時不免想到,未來戰爭用電腦兵旗來推演最好,兩個意見不同的領袖,過去得要靠操弄種族對立,誇張雙方誤解,把仇恨鼓動到流血不足惜的劍拔弩張地步,人仰馬翻大家都累,要是未來的爭端武力解決方式,真變得如此省事就好了。

2006年底,海珊業滿伏法,也許跟柯梅尼在另一個世界重逢,在兩個仇敵耗盡了雙方陣營無數生命之後。而且在可預見的一段時間內,伊拉克內部仍將動盪,派系對立與仇恨依然存在,流血衝突持續升高,沒有人敢樂觀地預期,處死罪人,就能夠撫平傷痛,倚賴仇恨就能夠挽救正義。

2007年,一樣沉重的族群對立與矛盾,會在台灣島上絕跡嗎?過去這一年,顏色符號的認同,在社會的內部不斷地被操弄引爆,今年年底要選立委了,隨後一路沿燒到明年的總統大選,可想見2007年並不會太平靜,狹窄的版塊上眾人彼此踩踏對方的痛腳,邊緣化之後的經濟民生,還能夠有多少空間可以喘息?

我真正想說的,不是在唱衰,愁雲慘霧地去面對明天,即使你我,個性底層裡真有某種層度的嗜血成分,以致爭鬥與對立都還持續存在社會結構裡。只是很簡單地期望,也許,在不平靜的未來,當面對某個「自認為」激憤反義的洶湧波濤時,「寬恕」這兩個字能夠浮上心頭,這樣的日子,將比已然過去的2006年更光明清朗,而且釋懷許多。


2006.屏東.萬巒.萬金聖母聖殿
IMG_5454
IMG_5423
IMG_5426
IMG_5430
2006.彰化.埔心.羅厝天主堂
IMG_5806
IMG_5807
IMG_5816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