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如影隨形的日子裡

一定要記住 淚水流過的方向

一定要告訴自己 求援 不是自尊的裂痕

一定要堅持相信 希望 將在漆黑的天際透出光明




每天能夠上網瀏覽花花世界,貼些所視所思的心想,畢竟都算是人群中較為幸福的一群,當你我分享美好之際,在陽光照不到的角落裡,底層煎熬的靈魂依舊黯然存在。

前幾個禮拜,從台中市獨居少女小雅,舉目無親被斷水斷電還被社會局當成翹家中輟生歸檔後遺忘的那位,到存款僅剩一元,父親把唯一床位讓出,心肌梗塞躺椅上過世後所遺留的孤女小慈,都是讓人鼻酸的真實人生。

在媒體報導始末之後,這兩個案例都陸續接受到社會各界的關懷與溫情,至少我在報上所看到的是如此。後來的東華大學楊姓女學生自殺事件,則是另一個,讓眾人來不及伸出援手的凋謝生命。

在看到《茄冬樹窠》貼出這篇文之後,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主因是 Judie 論事理性清晰,她那裡能人異士也多,透過網路能夠串聯出更具建設性的力量。

輔因呢?是因為我悲觀的看事情態度,寫出來的東西容易流於濫情,會寫成地雷抱怨文碎碎念,不寫卻又覺得心鬱難解,因為這三個社會事件的主角,以我有限的體會來歸納,都有一個我自己也曾深為所苦的心結,就是想要放棄自己。

前兩者的事件主角,所面臨的是生活困境的孤立,後者東華女生,從事件報導的表層觀察,容易被標籤化地視為倔強好義的憂鬱症患者,因為被孤立在道德認同之外而輕生,事實上,每個人在長期經歷了現實落差造成的挫折與痛苦之後,不管壓力的源頭是生活困頓或是心靈無依,鬱鬱寡歡都將成為常態的心境,也就是懸崖旁自生自滅的邊緣人,榮辱社會的平均責任就是不容坐視自生自滅這四個字,而邊緣生命的責任就是自救自助,在親友師長社福團體以至媒體民眾介入之前。

旁人可能會在事後非議,這三個女孩都太傻太不自愛太不懂得生存技巧,任憑浮浪或救或亡,但我能夠想像得到,在自己都放棄去愛自己的絕望心境裡,丈量聰明才智的尺度根本找不到基準點可以測量。被遺忘的孤寂,早已如黑洞般吞噬了想要向四周求救的念頭。

既然都寫了,我就繼續寫吧。

我的個性悲觀,再加上有個不怎麼幸福快樂的鬱卒人生行路,這兩樣晦澀無光的病灶,達到負負得正的效果,混成了「後天樂觀」的搞笑處世守則,在大部分所履步及的惡水絕境,都能夠落拓玩世自嘲以對,渾渾噩噩混到柳暗花明。至於少部份無法自己爬出來的深淵,多是靠家人,貴人,甚至是陌生人的相助援倚。

所以我還是貼出這篇刪來又改去的雜碎文字,主要想講的是,如果你是屬於,比較幸福的那一群,請在能力範圍之內,關注四周正在逐漸黯淡的生命,他們就真實地存在於你我的社區,身邊的街廓鄰里之中。

如果很不幸地,你是處於,光明棄絕淚水流盡,寒冷逐漸讓你棄守的冰封裡,麻煩請再看一次,我這金牌米蟲在文首寫的那幾句。

因為,吃過崑濱伯金牌米的金牌米蟲,也咀嚼過無數難以等待黎明的暗夜,至今也不覺得,苦撐下去有什麼導致後悔的怨念,而且,明天也還要繼續搞笑耍寶下去。


2006.南投.名間
IMG_5172
2006.屏東.霧台
IMG_5318
IMG_5317
2007.彰化.秀水
IMG_6475
2007.南投.集集
IMG_6429
2007.南投.烏松崙
IMG_6364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