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烤肉?這到底是怎麼發明的?

殺柚子,吃月餅,都想得出名堂,惟獨烤肉實在講不出所以然,也許是哪個聰明人,經歷了烈日下,揮汗生火烤肉的慘烈經驗之後,痛改前非,改成在涼爽宜人的夜裡愜意地烤肉。但是黑夜裡暗摸摸,無景可賞先不提,萬一火種投奔自由,掉哪去了遍尋不著,搞老半天只有怒火沒有爐火,拿著手電筒玩大地尋寶,豈不弄巧成拙摸黑找罪受?當然,聰明人不是混假的,農民曆裡趨吉避凶風險規避一番,中秋十五月明大地的時辰,自然是大吉不過如時了,於是從此一家烤肉萬家跟,是這樣子沒錯吧?

有考古熱情的年輕朋友,也許還會問,那不然「以前的人」,中秋夜不烤肉,不看煙火,就只愣著一輪明月大眼瞪小眼嗎?我摸摸鬍子,覺得還算有資格可以當耆老來釋疑,這個從前呢,我們在月光下放衝天炮。

夠煞風景了吧?

我唸小學後,家搬到員林公園附近,印象很深刻,在那個年代,每到中秋夜整座公園全面淪為戰區,戰區的意思就是,沒事你就別進去找事做了。沒有兩軍對峙,而是散兵游勇各自糾眾廝殺,衝天炮大龍炮竟夜響徹雲霄,跟現在的FPS連線對戰遊戲一樣,作戰唯一指導原則只有:「No Mercy」,朝著會動的目標開火猛打就對了。

月光下草叢裡樹影後,總躲著一堆青少年,拿起衝天炮互轟,間或還有野戰投擲的「水鴛鴦」,這東西我已經幾十年沒看過了,名字聽起來優雅,炸起來可是會讓,最皮厚的頑童戰士都淚眼汪汪的,後來「軍火商」還有開發更大口徑的「大規模毀滅性核武」,嚇死人的雷公砲,這玩意兒我從來不敢點,因為即使躲到老遠,霹靂驚雷的震撼聲光,簡直可以讓混戰中的人馬,瞬間氣血逆流魂飛魄散。

煙硝烽火的戰亂歲月之後,終於改朝換代邁向承平祥和,畢竟青少年拿衝天炮互轟,總是容易鬧事出亂子,刺激玩樂用的炮竹,難免會有擦槍走火的不良品,或是具殺傷力的黑心競爭貨,搞到月圓之夜腎上腺素狂噴,人人自危罵聲四起,也難怪此風不長。後來的中秋,最近這些年也許燒烤烏煙瘴氣,也許遍地狼藉,也許塞車無奈,(如果你也湊熱鬧去看煙火的話),總還是比殺聲震天的火炮之夜好一些些,點衝天炮秋鬥的刺激快感,就跟年少飆車的叛逆無知一樣,日子流逝了,心境不同了,終於徹悟看破前塵,那段狂亂紛擾的年代,雞飛狗跳過去就好,別再來了。

前朝古月今夜明,我能夠解答的考古題極限裡,距今三十幾年前的這座小鎮上,沒有烤肉空污,沒有衝天砲嘶吼的中秋夜,我的童年記憶裡,還是有著「在月光下織錦」的寧靜時刻。〈*〉

Moon-1

闔家賞月,從閣樓爬上屋頂,大夥兒坐在舊家的瓦片斜頂上,真的就是只有吃東西跟看月亮,爸媽聊天,四兄弟有吃有喝當然心滿意足,連月餅的彩印圓型紙片,都可以折出花樣玩到不亦樂乎,整面屋瓦斜斜的不好放東西,所以得先把木格窗子對扇全開,閣樓裡暈黃燈光順勢點亮屋頂眾人的輪廓,讓月餅柚子跟津津蘆筍汁擺在窗軌上,當然還有昔時最愛的黑松汽水。(看這兩個品牌有多老:D)

只要別失手把柚子滾下,前後厝屋簷騎跨的排雨槽裡,皮癢討罵挨的話,其實,在緩斜的老宅屋頂上,坐著躺著凝視天上的月娘雲影發呆,印象中是很愉快,很樸拙淡簡,中秋夜裡不復重現的遙遠回憶。



〈*〉借用一下林良先生的書名,不知道為什麼,回想小時候的種種,當年我哥買的這本書,封面書名老是容易映入腦海,大概是旁邊整排童話故事書全看光了,惟獨這本書看不懂在寫什麼,所以印象深刻吧?....:D

2005.彰化.王功.中秋節
IMG_6106
IMG_6125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