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2002年五月,我記得天氣很熱,有多熱?當年的縣長可以告訴你,她都滿頭大汗快中暑了。她不當縣長之後,現在聽說在賣西班牙海鮮燴飯,還聽說,都是她先生掌廚煮的。



天氣熱到,女生騎腳踏車,都只好穿這樣。



那次是亞洲盃登山車比賽的熱身,跑道啟用儀式兼賽前賽,我拎著 Nikon CP995 就去當『相工』,照相工人。完全是天真到接近義和團篤定自己刀槍不入的自信。這台貴貴DC是我行我素的慢郎中,慢到多麼『安步當車』呢?連拍的整組照片可以告訴你。

這是第一張。



這是第二張,也是最後一張。



然後呢?總共兩張就沒了呀,還然後。我都還反應不過來,該怎麼用LCD構圖,人家動作就結束了。我要拍冠軍衝進終點線的特寫,照片通常都拍到亞軍,(甚至季軍,甚至空景XD),如果主體線條沒糊掉或是構圖不良,就算是天公疼憨郎的人間福報了。

拍了兩天,全是一大堆慘不忍睹的照片,沒焦的,選手只拍到屁屁跟後輪的,諸如此類的,簡直汗牛充棟,自己都不忍看,只能用慘烈來形容,『業餘』這兩個字的最大用途,就是在這種沮喪時刻拿來當百憂解服用的。

旋踵而至的亞洲盃登山車賽,我又拎著 CP995 去了。因為別無選擇,也因為相信人定勝天,覺得是自己技術太爛,經過一番臥薪嘗膽之後,必有作為,一定會有破繭而出的表現。

拍亞洲盃的整組相片光碟,目前上窮碧落下黃泉都找不到,不曉得塞在哪個角落或是已然放生,遺憾兩個字帶過就好,只有對我來講的紀念價值,看的人大概眼睛會脫窗,不看也罷。

之後,痛定思痛,就開始動歪腦筋,想要砸錢買更好,當然也更貴的攝影器材了。


2002.彰化.社頭








他們說,下面這張拍得好,『主題很明確』,但我都不敢說實話,對焦點不是那裏啊XD


只有走路的拍得到XD


嘆諸神背離,時衰鬼弄人,所有能拍到清晰的照片,都是類似這款的,所以,全部辛苦拍得的照片,後來都被冠上『資匪』罪名,為敵宣傳,全送到火燒島當做從沒存在過 XDXDXD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