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倦極欲眠,想到機車噴合油用罄,紅燈都亮了好一陣子。一手拿著二行程噴合油罐,一手抽了張夾報廣告銅板紙捲合當漏斗,旋開機車油口後便咕嚕咕嚕往裡傾倒。邊加油邊發呆,倏然驚心大呼不妙,收手已經來不及,原來我把噴合油誤加進燃油槽,而且整罐噴合油幾乎全餵了進去,手上罐內殘油僅剩不到十分之一。

噴合油跟燃油的加油口雖然緊鄰並列在機車座墊下,但有防呆設計,噴合油孔蓋是軟橡膠塞,燃油口是鋁質旋蓋,腦筋清醒的情況下,是不會弄錯的。

從那天開始,我的機車就沒辦法用按紐馬達發動,得氣喘吁吁腳踩曲柄多回才有機會發動上路,而且沿路冒白煙招白眼,像拖條白尾巴的惡犬般招搖過市。

這夜一樣倦極欲眠,床上躺平後,總覺得有事橫在心頭,想起【雙餘館】的油菜花召集令,往常我是個聽到連署響應就會腳底抹油的無品部落客,但是老鄉都不挺老鄉,萬一某日天理昭彰,巡田之際,被粗心的豬頭駕駛開車衝撞,連人帶機車一起摔落乾溝底哀哀呼救,大半天沒人理我豈不活該?想到這裡心中發毛,被窩一踢,起身披衣開了電腦汲汲來找油菜田的照片。

照片翻來看去十分乏味,呵欠連連只好關機就寢,週末放假還是騎車再走一趟好了。

IMG_6551


這位和善的老翁,遠遠瞧見肩負相機鬼鬼祟祟的外星人在田裡出沒,趕忙騎著機車過來一探究竟。陰冷的灰天下,油菜花田旁邊,我們兩人就站在台糖的廢棄鐵道上聊了起來。

「你是出外讀冊回來的學生?」老翁分不清楚二十歲跟四十歲的容貌差異。

「不是啦我上班的,假日四處黑白拍。阿伯您甘有六十歲?」我也識不出耆耋耄之別。

老翁已竟八十有餘,讓我十分訝異。在彰化鄉間未曾看過年輕人作田雖久矣,但實際上探知這般高齡長者,依舊在從事農務勞動,還是讓我默然無語。

「花開過完,這片田,正月時就要翻土了」老翁視線跟著自己的手勢移到田首的墳墓,頓了半晌又說:「祖墳頭頂的那片草,我也該來清一清了」

我側頭去看,那整叢比人還高的木枝植物,儼然山勢般幾乎蓋住了墳頭。

「鋤不完,用藥用燒的都來不及它發得快」老翁講了這草的名字,但不知是口音重還是風勢強,我來不及聽進心裡就被風吹散了。他鎖起眉頭來下結論:「老來不中用,這款草我實在沒伊的法」

老翁騎著機車離開後,偌大田裡剩我一人,順著田埂走,一直等不到好的光線,好的天景。低頭發現軟土沾上褲管,像剛剛那位老翁一樣,作田人,拿相機的人,到外地讀書的少年郎,都市打拼的青壯中產階級,都是這片土地孕育出的生命,都會帶著這塊大地的原鄉痕跡。

握著相機尋思良久,也許我該寫些「請大家愛用台灣米」的雜感,貼在網路上。

正在琢磨該怎麼寫的時候,天際的雲層,緩緩透出了與油菜花輝映的陽光。



2007.彰化.二林

IMG_6541
IMG_6542
IMG_6550
IMG_6554
IMG_6556
IMG_6559
IMG_6577
太陽出來了

IMG_6582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