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渦漩
當人們選擇沉默,將意見保留在心中,難免反思自己或許只是少數,尤甚者憂慮被孤立的可能性,於是透過媒體、網路、街頭巷議等管道,來觀察公眾言行。相對於沉默之外的,那些堅信自己立於正義基石以上的人,因著安靜群眾的『默許』,更勇於表達自我,加速推進自己的訴求。

民主,如果還滯步停留在數人頭的階段,就不用去在乎少數人的想法,只要專心來比『哪邊人頭比較多』,就好了。到底是『真少數』亦或『假多數』,也不值得去求證,因為沉默螺旋效應正在把少數變多數,多數變少數。

2008.彰化.鹿港
IMG_8674

◎既往不咎
我根本不認識陳雲林,只知道他是國民黨竭誠歡迎『血濃於水』的天朝特使,也同時是民進黨鳴鼓圍之的邪惡匪類,而這兩個黨已經互換血型,以前逼我誓言消滅萬惡共匪的黨在跟共匪握手,憎恨青天白日旗的黨卻言必稱國旗。我很難再給予他們信任,寧可相信自己的觀察,充其量,我只對陳雲林的髮型有意見而已。在認清這個人之前,我不會先拿國籍來評斷,或者貼標籤妖魔化、弱智化。舉例來說,我不想因為某某人,是中國人,是日本人,還是韓國人,而仇視、嘲笑,或者討厭他。

結果寫到這裡馬上打嘴,我剛去看過陳的離台演說,此公講話的膨風矯情令人傻眼,因為敝縣父老觀光團,就剛在他『保證一片和諧』的土地上被一片勒索修理過

2008.高雄.橋頭
IMG_5998

◎震耳欲聾的鋼瓶汽笛
我越來越討厭,國家機器所壟罩的陰影。舉其大者,中國陰森千年之官僚政體,國府閥吏的積年惡行,以及浸淫其間八年就發爛的民進黨諸公---而他們當初是那般地草莽熱情有理想,即便被扛豬公被警棍打破頭,依然堅持無懼強權。

1988年,雲林農民上台北街頭抗爭權益爆發衝突,我在高雄嶺口服役,該事件後,部隊奉命編組一分鐘待命班,隨時準備開赴高雄市維安壓制街頭暴民,我們身著鎮暴服盔天天演練鎮暴操,長棍、盾牌、步槍上刺刀等等各式陣仗輪番操演,每回下來待命歇息,眾弟兄全累得仰靠盾牌防毒面具少頃即神遊太虛,乍然被喚醒後雙目赤紅,一至的堅決信念就是,『乎伊細!』,哪個不長眼的三合一敵人敢朝老子叫囂挑釁,林北就把被操到歸藍趴火的怒氣全發到他頭上去,管你甚麼國家領袖榮譽,氣刀體一至殺殺殺才是真理,群毆混戰先打再說。

2008年,我又看到了,電視上的盾牌人牆,蛇籠拒馬佐以天外飛石汽油彈,感嘆這20年進程倒退嚕。才剛看完歐巴馬握拳朗聲: "Yes ! we can change." ,台下群眾互擁拭淚的激情畫面,我暗羨美國人心中充滿希望,卻又扼腕無語,自己土地上的光明日益稀微晦弱。我不會彈吉他,當然手邊沒吉他可以為國捐軀,打字打到氣鬱難平,真想抄起鍵盤出門找根街邊電杆,猛砸痛罵 .... 當然你知道的。

我就是沉默的那群人,渦旋裡浮沉虛晃二十載的看戲仔,昨日喊愛台灣給喊到破嗓啞了,今天更不可能去擁抱國共同樂會。

明天呢?我可能將要變成一個無國族主義者,全球終統、一村論信仰者了吧?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