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民百萬富翁 / Slumdog Millionaire》實在是一部,非常有趣又好看的電影,有趣在於敘事的詼諧玄妙,好看在於影片既真實凌厲又虛幻宿命,我一邊看一邊哈哈大笑,隨即瞠目結舌,難以置信卻又隱隱深信不疑,關於這一整個,幾乎可以草繪印度社會二十年的縮影,被套進『終得正果』的流俗框架裡,卻依然能讓觀眾滿意快樂的故事

讓人快樂,這是重點啊。
尤其在霉灰霧氳的年頭裡,面對金融海嘯、邦境妖孽四起、甚至連經典賽都被淘汰的巨大噩夢之後,人們的笑容與信心,被證實是全身上下最有價值的資產了。

導演丹尼鮑伊 / Danny Boyle 以前的作品,大多令我看了頭大,《猜火車 / Trainspotting》讓絕地大師演毒蟲跳進馬桶裡神游糞海實在噁心至極,《海灘 / The Beach》裡叫李奧納多充當電玩主角非常無釐頭,《28天毀滅倒數 / 28 days later 》跟《太陽浩劫 / Sunshine》印象都很糟糕,連愛看科幻片的我都欣賞不來,以至於聽到他拍了這部『貧民窟裡冒出來的勵志電影』,初時沒有渴望想看的興趣,頂多只有一些好奇而已。

第三世界髒亂殘敗而又失序的背景,從垃圾山難民營裡閃出人性光芒的佳作,前幾年就有好幾部,《無法無天 / City of God》、《疑雲殺機 / The Constant Gardner》我就印象非常深刻,又污穢又毛骨悚然又好看,想再看一次又有點腳軟。

《貧民百萬富翁》一樣有泡大便澡的戲,我猜丹尼鮑伊不會為了顧忌,某些有潔癖或喜歡邊看電影邊吃宵夜的觀眾胃口,而改變自己的風格。即便如此,我這種不愛看大便的人,都不得不承認,那是一場好戲,讓故事裡兄弟倆的人格特質更形鮮明,也暗喻後來兩人之間的微妙心結。哥哥把弟弟所珍藏『泡大便都值得』的影星簽名照,用好價錢偷偷賣掉,只因哥哥信仰財富,而弟弟信仰美夢。哥哥善惡難辨,弟弟執拗難檔。

那位大便明星(*),劇終前又臨去秋波現身一次,但這回,換成弟弟緊緊擁抱未曾放棄過的美夢,哥哥奄奄一息躺臥浴缸裡泡『鈔票澡』。整部電影的主軸,兄弟兩人的成長,幾乎可以劃成一條悲喜間錯的虛線,途經善惡、離棄、罪贖與不斷逃離的險難,而終止於最能喚起觀眾認同的『愛與犧牲』。

這部電影橫掃金球/奧斯卡獎項之後,素來跟金人金球無緣的印度影壇,湧出酸溜溜的抨擊聲浪,說孟買根本沒有貧童被弄瞎眼在街頭乞討,整部電影只是貧窮傳奇的灑狗血視野,把惡臭撲鼻的冒泡濁水窟當成觀光聖泉來叫賣,呼籲國族尊嚴來抵制這部電影。(連 slumdog 這個字都有衛道人士要跳出來大做文章)

我看完電影的想法是,觀眾可以選擇閉上眼睛不要看大便養生泥敷,拒絕相信矇瞍貧童的存在。但抵制這部電影的人,跟抱持『芻狗賤民子虛烏有』看法的人們,也一定心知肚明,在繽紛寰宇某些鼠輩橫行、蟑螂盤據的陰暗角落裡,所拒絕去正視的事情還多著咧。令人髮指的醜惡事物一直都存在千年,飽受貪婪愚昧所扭曲擠壓的眾生也同在紅塵,跟置身事外的人選擇『看不看』『信不信』無關。(跟你我去正視面對之後,做了些甚麼,還比較有關)

我講得太嚴肅了,這部電影相對輕鬆許多,娛樂性十足。電影好看,連終場都精彩,看完心中不禁浮現人間光明的美麗感受。這個有點突兀,帶著寶萊塢風的歌舞場面,就在你即將被說服故事的合情合理之後出現,演員上來又唱又跳,明白點醒觀眾,這只是一部電影,有虛幻,有真實,有美夢,有信念,不是任何一個人的紀實人生,卻又活靈活現地感動著你我。故事裡的黃粱美夢或悲苦宿命,是不是如真,端視你將它擺在心中的哪個位置。

也是很個人的觀感,這種演員出戲、虛實混沌的結局,跟成家班傳統的片尾NG爆笑集錦是兩回事,沒讓我笑到離神,只覺得心頭盈滿,甚至喚起古早的觀影回憶:看著費里尼在《八又二分之一》終場時安排的全體演員馬戲班繞圈走,就類似這種感受。戲夢人生、假中亦真,我比較喜歡《貧》片的這種方式,入世而且燦爛多了 :D




*:我打聽之後,才知道那位寶來塢明星來頭鉅大,天竺國寶 Amitabh Bachchan / अमिताभ बच्चन 是也,粉絲多到以億來當計量單位,1983 年拍攝電影《Coolie》時曾意外重傷瀕死,印度民間自發全國墊紙祈禱救肝心的狂潮,各地為其祈福、以及湧向醫院致意捐血、甚至誓願自焚同赴黃泉的信眾,多不勝數,此公儼然以血肉之軀扮演近乎神靈的偶像,影響力驚人,還好福大命大、澤被黎民。

更有趣的是,Amitabh Bachchan 從九零年代以來,一直就是《誰想成為百萬富翁 / 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益智問答電視節目的主持人,收視率居高不下,直到龍體欠安住院修養,節目停播一年,2007年才交出主持棒。據說在他個人網站的討論區裡,也有不少抨擊《貧民百萬富翁》電影的聲浪。




男主角無法回答,印度國徽底下的字句寫啥碗糕,而拷問逼供的警察大人們,也無法回答貧民窟小吃街的基本常識「炸丸子一盤多少錢」。平行世界的交會點似乎難以取得。


左邊的哥哥正用快乾膠,將垃圾桶裡揀出來的空瓶,裝水後封蓋,以達交餐廳食客下單的『乾淨礦泉水』。先不說他們交談的重要劇情主題(哥哥說:「忘了她吧」),關於該片所引發歐美觀光客的搜奇之旅,個人覺得,止矣可以,除非有個神農鐵胃,不然局外人還是留著探險之旅的預算,改去關注世貧基金會或相關組織的訊息,比較能夠皆大歡喜。


這是劇中貧民窟的蚊子電影院,WSJ上有一張,男童星遊歷過米國迪士尼與金燦頒獎典禮之後,歸國回到半露天狀態(三面帆布)的孟買陋宅裡的居家照片,抱歉熊熊一時我找不到那張照片的連結, 照片上的環境讓人不忍卒睹。也可依稀想見,童星的左鄰右舍姑嬸叔姪,欣賞這部電影的環境,大概與之若仿吧?


主角兄弟身為穆斯林,聚落受到印度教暴徒襲擊而四散逃命,鏡頭所瞥現的貧民窟異景之一。穆斯林居住區容許印度教神祇膜拜者,但入侵的暴徒卻非得燒殺殆盡始以洩忿。這場戲給我的驚心感受是,能夠包容異己的善念,似乎只存在寬憫的心中而已,不管你是吃太飽,或是根本吃不飽的人。


女主角Call-in的這句"Without money ...."都還沒說完,就被節目主持人卡掉了,我看到劇中男女主角臉上同時閃過的欣悅表情,他跟她都不在意是否答對這最後一題,鉅額彩金根本無關緊要,隨便亂猜盲答,管他三劍客誰是誰,速速趕去中央車站守候才是首要心願。很動人的一幕。



新聞上說,主題曲 Jai Ho ,原意為「成功、勝利」的意思,財大勢大的印度國大黨打鐵趁熱,已經取得歌曲使用權,打算用在即將點燃的選戰裡。在野的人民黨反嗆,譏諷國大黨執政五十年,印度人民還在過電影裡的困苦生活,如今透過銀幕舉世皆知,選舉用這首歌根本自取其辱。七億張選票的投票結果,這部電影或許也可能成為變因之一 :D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