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有嗑藥的奇幻旅程
看完《班傑明的奇幻旅程》/ 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讓我產生不少困惑。

比方說,打造逆轉時鐘的盲眼師傅「蛋糕先生」,跟班傑明到底有甚麼關係? 2002 年車站將老時鐘除役,換成電子鐘,班傑明依然繼續返老還童,卒於 2003 年春天。最後一幕卡崔娜颶風淹沒儲藏室裡的老時鐘,它依然還在繼續逆行,顯然編劇 Eric Roth 沒忘記幫它的魔法發條上油,只是忘記,當初把它擺進故事裡的初衷而已。

這位《阿甘正傳》/ Forrest Gump 的紅牌編劇,把阿甘片頭片尾的飄飄白羽毛,在本片換成蜂鳥硬塞給班傑明,卻又忘性堅強,遺落了這只,本來可以更有劇力的大時鐘。

班傑明的記性也不好,所以他持續寫日記,直到健康狀況衰退到無法書寫為止,或者,已不再認識自己所寫的一切。他的日記幫助女兒認識自己的身世,卻一直記錄著自己的矛盾,日出之前他拋家棄女,帶著簡單行李甩脫既有人生,閒雲野鶴浪跡天涯,在給女兒(但從未寄出)的明信片裡寫著,「永遠不會太遲,去嘗試你真正想要的人生。」

「沒有時間限制,隨時在你想要的時候,選擇改變或維持現狀,無須拘泥定則 .... 布啦布啦 .... 我好想成為你的父親 .... 布啦布啦 .... 我希望你有個值得自豪的一生,若你察覺並非如此,我希望你能有勇氣,重新啟航。」

班傑明夫子自道,自己說的自己辦不到,而且顯然反悔當初的離去,多年後他像個冒失的不老妖精一樣,出現在黛西面前,讓她又驚又泣,黛西恢復冷靜之後說:「你是對的,我無法同時養育你們這兩個小孩,我沒有那麼堅強。」

這一對青梅竹馬,一個老去,一個幼化,歷盡滄桑,好不容易生命交會,幾度緊密纏結,卻又都在單方的要求下放開彼此。不曉得是人生費解,還是電影難懂。

然而,班傑明的忘性,屬於選擇性記憶,並未全然受到編劇大人的荼毒。
自從他明白自己生父,狠心棄養的劣跡之後,始終未曾熄滅的仇恨便迅速延燒,回房之際又聽見雷擊七次掛不了的老人碎碎念,讚美上帝依然讓其幸運苟活,班傑明更是心中惱火,於是他拂曉出擊,前去喚醒病榻上的生父,把這位行將就木的老頭帶到湖邊,美其名為看日出,實則半夜拖病人到湖邊受凍的復仇意圖至為明顯。老傢伙終究頂不住風寒,坐椅子上一命嗚呼,班傑明心願得圓,即日繼承鈕扣家業,邁向那段與黛西雙宿雙飛的幸福歲月。

◎鈕扣的一生
班傑明的人生,除去這些讓我難以參透的迷津之外,算是個「值得自豪」的人生旅程。

終其一生,班傑明有著太多的身不由己,種種的無可抗拒,讓他習慣逆來順受,諸如與眾不同的成長,還有上了蜂鳥船長的神風特攻船,遠洋長征與納粹潛艇玉石俱焚 。以及冰封酒店裡的良宵情緣,明燭永夜焚膏繼晷,與人妻幽會、胡天胡地的那段日子裡,班傑明自始至終隨緣隨喜,連邂逅與分手都不例外。他這輩子唯一敢拒絕的,只有摯愛的黛西,她的首次求歡,與她的後段人生。

這又要怪罪那位人妻禍水遺害了,人妻在多年後,挑戰未竟之志,泳渡英倫海峽成功,班傑明聽過電視轉播上的人妻名言:「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心受鼓舞振奮不已,不安於室的念頭油然而起,幼女尚在襁褓之中,他就變賣祖產留與妻女,蹺家追尋自我去也。

班傑明經歷過豐富又奇幻的大半人生,燃起觀眾勇敢面向自由意志之願,最終卻頓悟空門,反璞歸零。
幼童外貌,接近生命終點的班傑明,困惑地說:「我已經有過一生,但卻想不起來它是甚麼樣的了。」

我們都常聽到,前輩諄諄教誨,用專家的語氣告誡,許多事情要趁年輕去做,不然你就完啦、啥都沒做就老了。彷彿成為一個老頭,是個日漸腐朽的陰森結局。而班傑明告訴我們,青春與幼弱,其實跟老邁一樣容易心碎。人生最有價值的日子,只有在體認到快樂與自信的時候,畢竟,每個人終將失去,此時此刻,以及所眷戀的一切。

片中小布的春風少年兄身影與笑容,我看著就不禁,心底浮起這樣的聯想:
青春無敵,只因青澀,連『敵在何方』都說不上來又搞不清楚,當然無敵。

◎人生巧克力
這部電影最讓我期待的,大概是CG特效如何幫助小布跟凱特布蘭琪,讓觀眾心馳神移,願意相信銀幕上的歲月流轉。不然大衛芬奇講的故事,如果不打不殺又毫不懸疑,而且還是個慢條斯理的愛情故事,事先真讓我納悶,電影會是個甚麼樣。當然這方面不負眾望,年輕凱特布蘭琪跳芭蕾舞表演『人體陀螺』,我幾乎無法分辨,這到底是『蔡伊林式惡補強學法』奏效,還是電腦動畫居功厥偉。

大衛芬奇的舊作《鬥陣俱樂部》/ Fight Club 跟《火線追緝令》/ se7en,我記得都相當衝擊人心,堪稱黑色驚悚片的經典。但他的大銀幕處女作《異形3》/ Alien 3 算另一個極端,幾乎讓每位異形迷都失望到想開罵扁人的那種衝擊,我沒記錯的話,《異形3》在當年是新銳導演挑大樑破紀錄的預算規模,前面還有雷利史考特跟詹姆斯柯邁隆鋪路,卻拍出一部讓人火冒三丈、不知所云的視覺系怪片,馬路消息說,由於當年大衛芬奇與製片公司的齟齬,《異形3》劇本到開拍已久都還沒搞定,一邊拍一邊掰劇本的亂象,大概也只有此公跟王家衛有勇氣去面對。

《班傑明的奇幻旅程》有陣容堅強的幕前幕後卡司,格局廣袤浩瀚,時空橫亙一次大戰直到水淹紐澳良,班傑明也儼然有阿甘接班人之勢,以上歸總,卻不見四平八穩的佳片實績,分段來看,每場戲都嚴謹細膩又感人至深,想硬生生接在一起,卻難如時光倒流,大衛芬奇這回算不算重蹈覆轍,就看影迷/票房到底捧不捧場了。

不過即使,這次他又砸了鍋,回去重操舊業拍MV的話,此公還是音樂/廣告短片領域的翹楚巨擘,同行出身的麥可貝,就算再埋頭苦拍一百集《變形金剛》,也不如大衛芬奇的奇詭風格那樣令人難忘。

也許大衛芬奇選錯題材、把片子拍太長了,也許編劇可以把班傑明梳理得比阿甘更動人。
也許人人都老得太快,聰明得太晚。

很多也許啦,但人生就是如此,恰似一盒巧克力,事先那會知道,盒內到底富涵三聚氫氨,或是空剩華麗包糖紙。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