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機會把《駭客任務》三部曲從頭到尾看完,也由於是藍光影碟轉檔出來的版本,所以畫質清晰到近乎「毛骨悚然」,比方說,眾演員臉上的毛孔纖毫,甚至就比當初在電影院裡的映像還銳利。

不過最深刻的感受,還不只這點,而是三部曲一口氣看完,心得大不同:整個故事竟然是不折不扣的愛情大悲劇兼末日神話。(甚麼?這不就三部賣特效的科幻動作片嗎?)

1999 年上映的《駭客任務/ The Matrix 》首集,動作與特效都是里程碑等級,白鶴亮翅凝空的迴旋視野、閃躲子彈的鐵板橋身段,即便今日來看都很酷,好萊塢大概是那時候開始,才懂得融合東方武術跟西方製片技巧(實際點的說法就是「吊鋼絲」)。或許電影太過炫目,以至於我問過不少位,覺得該片「很精彩好看」的朋友:「為什麼 Matrix 還需要養人類,它們甚麼都不缺了呀?」

沒幾個答得出來。影片拍到讓觀眾目不暇給,沒空去留意在說啥故事。
該問題的答案是,因為要靠人體發電。



Matrix 將人類栽種在培養皿內產生電力。為了讓「電池」能專心、健康地終生職司供電,Matrix 使用軟體虛構了一個二十世紀末的地球世界,所有人透過網路線連結中樞神經,只有思考與意識遊走在龐大虛擬社群中互動,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培養皿中,過完一生。

這種反社會、甚至反任何存在價值的顛覆概念,當年狠狠地震撼了我,想想看,造物主所營建的這個世界,是由無數程式碼堆砌而成,我們就生活在這個共通的夢境裡,直到某天真正醒來,也或許,沒機會醒來就在養殖場內直接凋零。

首集還有個有趣的問題:「為什麼中文片名要叫《駭客任務》?」
這回我重看,才想起男主角 Anderson 的職業,就是軟體工程師,下班後撰寫駭客軟體掙點非法利益。男主角藉由 Morpheus (希臘神祇裡的夢神之名)的協助,從虛擬世界中夢醒過來,在頹圮破敗的真實世界裡,他正名為 Neo,也就是後來的 The One / 救世主,肩負拯救人類、潛入 Matrix 搞破壞的駭客任務。

2003年五月及十一月,《駭客任務:重裝上陣 / The Matrix Reloaded》續集,《駭客任務:最後戰役 / The Matrix Revolution》完結篇分別上映,續集像縝密華麗的動作片,完結篇像悲壯史詩的戰爭片,還是沒人在乎故事到底在講啥。我記得在完結篇電影散場的樓梯間,聽過觀眾這樣的對話:

「女主角死得好可憐,男主角死得好淒涼....」
「嚇密!全死了嗎?應該還會活過來吧 .... 很亂都看不太懂 ....」

事實上,Neo 在首集片終時就死過一次了,被史密斯探員,那個戴墨鏡穿黑西裝,能夠附體繁殖如病毒蟑螂般頑強,名列「電影史上最可怕15大反派」票選佳績的史密斯探員,拿沙漠之鷹大口徑手槍給轟斃了。



Neo 瀕死在虛擬世界裡魂魄逐漸散佚,女主角 Trinity 展現三位一體的基督教神蹟讓他復活,她貼近他在真實世界行將冰冷的軀體,附耳輕語:「Oracle / 祭師告訴過我,我將愛上的男人是救世主,所以你不能死,為了全人類,也為了我。」

Neo 彌留之際乍聞此段回生咒,立即氣摜任督二眽活轉過來,大破大立,神功練成,比光明頂衝破乾坤袋的張無忌還猛,一隻手便能打敗史密斯探員,吹口氣就讓剩下的兩個探員灰飛煙滅 .... 接下來黑衣彌賽亞的飛天遁地都不算什麼了,整個故事於此開始煥發宗教與寓言色彩。

女主角 Trinity 在續集也死過一次,為了解救入侵 Matrix 主機的 Neo 與 Morpheus,她騎重機飛渡樓關,殺進虛擬世界扭轉危機,卻走上 Neo 夢中所預見的凶兆,死在升級版的黑西裝探員槍下。Neo 與造物主在運算核心之內面對面,難以相信造物主告訴他的事實;地下聖城錫安,歷史上已經被摧毀過五次,24小時內將進行第六次毀滅。造物主給 Neo 兩個選擇:

左邊的門通往 Trinity 蒙難空間,但命運無法改變,而且人類將被消滅。
右邊門通往錫安母體,在烏賊兵團屠城之際,他可以挑選23名男女離去,如過去五次歷史般重建錫安。

造物主早已預知 Neo 選的是去救 Trinity,因為人類最愚蠢又最有力量的思考,就是希望。即使無力回天,依然咬牙一搏。造物主也觀察出,第六代救世主與前身五代有甚麼差別,前五位都滿懷悲天憫人之念,而 Neo 心裡卻多了愛情。所以他打開左邊的門,像無敵賽亞人一樣穿過音爆飛馳救援,施展還魂大法予 Trinity 死而復生。

續集演到這裡,大家都知道錫安城父老要遭殃了,救世主跑去救馬子,棄萬民於沸湯之中,第三集肯定血流漂杵殺到極限大。而且,未來早已註定,差別只是此刻的選擇而已,這種論調在前兩集不斷出現,終於第三集加了註標:「只要心中有希望,未來即將不同」,編劇大概也覺得,男女主角前兩集都各死過一次了,完結篇當然要加料,兩個都駕輕就熟再死一次好了。

最後一役,造物主讓 Neo 交換條件,用他的命去跟失控程式(史密斯探員)玉石俱焚,換得保全錫安。造物主信守承諾,像個嚴峻且偶爾展現難得慈悲的天神,召回烏賊兵團,容許脫離 Matrix 存活的人類獨立建國。戰爭結束,和平降臨。第六次聖城殊死戰的結局不同於往,只因為這回人心有愛、願意犧牲、抱有希望。

我終於把過去某些霧沙沙的片段看懂了,也把差不多忘光的重要轉折點補起來,然後不禁讚美,這三部曲電影真是好看,而且氣度不凡,完全從視覺刺激的科幻動作片類型中,走出一條堪稱經典的路。





.

.

.

.

.

.

.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