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灣感情最好的一對狛犬

「喂!你知道嗎,咱們看守公廁的慘淡歲月,就要結束了!」
「真的?」
「嗯,將來他們香客大樓落成後,就要讓咱倆,再展雄風站在正門口。」
「Oh Yaa ! 太棒了,那我們的同梯仔,老馬可以回來嗎?」
「沒指望,你聽過車輪黨拿東西,有歸還的嗎?」
「唉,那算了,不過聽說老馬,現在在鳳山也還混得不錯,就一切隨緣吧。」
「聽說老馬被抓去那間洗腦學校,綠地環境還不錯呦。」
「總比我們蹲公廁,生菇二十年好多多吧?」
「對呀,祝老馬幸福,也祝我們未來幸福。」


「想到您北顧便所,一顧二十年,從龜藍趴火,悶到火花去,看我頭上都生青苔了,槓!」
「不要講粗話,別忘了我們尊貴的血統使命。」
「是是是,對不起,我錯了,只是心情太爽忘記了,現在一整個爽,哇嗚吼 ~~~」
「ㄟ!我們是狛犬,又不是獅子,你吼錯了啦。」
「對喔,我又錯了,離開神社太久,令爸都不令爸了,真是法客!」
「ㄟ!」
「好啦好啦。」

(路貓甲:「好吵!都睡不著 ....」)

「你看,都把街友貓吵醒了。」
「真失禮,可是心情實在好,不管了,來一起歡呼吧!旺旺旺!」
「旺旺旺旺 .... 歲 ~~~」

(路貓甲:「喵喵喵.... 吵 ~~~ 我要換地方睡了!」)

IMG_1757

◎我們在公廁旁互相凝望的歲月

這兩隻落魄鬱卒久矣的狛犬,自從北斗神社拆除,改建為北斗家商之後,流浪了很久,後來投靠奠安宮,命運之神依然未能照拂它們,奠安宮重建(舊「廟殼」搬去民俗村),狛犬被遷移到公廁旁,一擺二十年,淒涼的處境,Judie神社旅人都曾為文貼過,而當初一起站在神社旁的銅馬,據說早被拉到陸軍官校當「務實馬」,時光荏苒,儼然共運不同命。

今年初自由時報報導,未來這兩隻狛犬將安座在,落成後的香客大樓門口,廟方亦對「顧便所」的不堪往事提出澄清,說明該位置確為舊儲藏室門口,因石像沈重搬入室內有困難,又無其他合適擺放處所,才會在「公廁旁邊」閒置了這麼多年。

前幾天我專程去奠安宮找它們,看到它們被暫時移到正殿背牆後方,公廁舊址已成工地,令人莞爾的是,雖然只是暫時駐放,狛犬依然維持四目相對的擺法,也許搬移的人,考慮到它們之間的交情吧?

雖然我所知道的狛犬,成對放置在參道兩側,統統都是「面對面站衛兵」,與台灣寺廟石獅「同向遠目」大異其趣。所以這兩隻狛犬設計之初,就不是對看臉貼臉,如此親密的勢態。是這段形影相弔、互相依偎的喪志歲月,它們一起熬過每個日出日落,長久的靜峙,改寫了過路民眾、小狗小貓等等的觀感,全然認同了這兩隻狛犬之間的伴侶情誼。

我敢跟你打賭,將來它們在香客大樓門前,肯定是擺成遙遙相隔的「同向遠目」,廟口石獅子的那種擺法。也就是說,過去這段它們所經歷過,最灰暗潦倒的日子,卻也是彼此間距離最近的時期。



2009.彰化.北斗
IMG_1748

IMG_1733

IMG_1761

IMG_1740

IMG_1754

IMG_1742

IMG_1756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