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經過武嶺,路邊已經看得到殘雪在草叢裡,我見到許多興高采烈的遊客下車堆雪人在引擎蓋上。岩壁跟地面看起來很乾燥,所以雪應該是幾天前留下的。

在往合歡北峰三角點挺進的山徑上,遇到一位遛狗的老外,剛剛在山道口停車的時候,車上溫度計大概是攝氏五六度左右,越往上走覺得風勢越強,溫度越低,此公竟然只穿件尋常T-Shirt,輕鬆的裝束跟步履,簡直跟你在清晨的巷子口,公園裡遇到的散步民眾一樣。

但這裡是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合歡北峰啊!

讓路給哈哈哈直吐氣的黑毛健犬跟散步老外先行,我們繼續粗喘緩步往同方向緣徑上行。天光逐漸給低垂的雲層遮去,午前的溫厚陽光不復見得。停下來歇息的時候,覺得寒風如刮刀般刷過耳際。算一下,我穿了排汗衫,刷毛衣,風雨衣外套跟雨褲,帽子手套一應俱全,那位外國大叔可是套頭單衣,千仞山我獨行,就這麼帶著一條狗上峰頂。

「你的鼻子已經凍到通紅了」同行友人跟我說。

跨越山稜而來的勁風極強極寒,吹得讓人走路都走不直,雲霧低貼著山勢飛快地飄過。縮起脖子,感覺像在冰箱裡吹強力電扇,這裡真是冷。有多冷呢?冷到讓人在山壁邊已經找好尿尿的隱蔽處所,卻差點找不到小雞雞。(相信我,那真是一段從焦慮到驚恐,冷縮熱脹實習課的可怕經驗 @.@ )

我們在菱線下方幾公尺的背風處休息,只差這麼幾公尺,呼嘯而過的冷風就上不了身。健步如飛的外國大叔折返回來了,本來拿在手上的長袖罩衫終於套上,一邊走一邊面帶微笑從容不迫地跟我們打招呼,還說:「It's very cold there!」黑毛狗停在山道上,靜靜地凝視我們一會兒,才轉頭跟著外國大叔下山行去。

總算他也多套件衣服了,免得我們這一身極地裝束老臉掛不住。但是,連他這種超級賽亞人都說上頭很冷,聽了更覺得背脊發涼。

我們到達山頂時,看到三角點石柱上,前人捏了一團雪擺在柱頂。雖然低溫加上寒風讓人直到打哆嗦,但我還是忍不住咧嘴笑了起來,超級賽亞人養的超級賽亞犬。

搞不好,石柱上的標記,是那隻黑毛狗到此一遊的傑作也說不定。


2007.南投.仁愛

DSC_2388

IMG_7969

IMG_7973

DSC_2407

IMG_7976

IMG_7978

IMG_7991

IMG_8012

DSC_2450

IMG_8019

IMG_8047

DSC_2421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