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的某個早晨,我刷牙的時候,把右邊一顆門牙給刷了下來。那是顆裝了牙套之後,隨著年月磨耗逐漸開始鬆動的門牙,感覺有異漱口一吐,「噹」地一聲落在洗手台的白瓷盆內,訝愣有如恐怖片特寫鏡頭凝結的一刻。

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嚼著發現有硬塊,果然又是衰事重演,這回換成是左邊某顆門牙離我而去。挾著自己的牙齒到浴室清洗,這個剛剛還屬於我身體一部分的物件。抬頭瞧鏡中的自己,缺了一顆門牙,越看越覺得像三流喜劇片裡丑角的自謔扮相。

翻找舊文,尋回一些記憶,2006-04-19的這篇,能夠輕鬆閱讀蠅頭小字的能力逐漸消失,2006-03-31的這篇,在台階上絆了一跤,把左腳拇趾的指甲重重地踢黑,六個月後才終於剝落整片掉下來。新長出來的指甲,花了大約一年的時間才恢復原有的尺寸。還好它能夠長得回來,不然的話,年紀越大身上零件越少的恐懼,實在可怕。

在我平凡無聊到接近可悲的人生裡,這些細微的告別,即使裝作視若無睹,也無法停滯時間的流動。告別的方式彷彿只有兩種,一是猝不容防的立即崩解,二是悄然無聲地慢慢凋零。我拍過很多花花草草的豐翠豔麗照片,美好的邂逅彷彿也只能存在於,按快門的那一刻。

突然想起一事,去年我在老虎城電影院前,無聊等待進場的空白時刻,一位美麗的女子碎步向我走來,她柔聲地說:「Hi!Baby,你在做甚麼?」

有那麼幾秒鐘,我完全手足無措講不出話來,隨即發現,她正在使用藍芽耳機講電話,2006年裡唯一的一場豔遇也嘎然離我而去。

我的機車似乎也即將告別,九二一那個月買的,行照上的日期是1999年9月9日,從此參予了我的漫漫機車歲月,也終於頂不住經年累月的風霜,最近每個匆匆忙忙趕上班的早晨,電動按鈕發不動,拉開腳踏曲柄用力踩也無法奏效,春寒料峭的清晨,每每踩到汗流浹背氣喘吁吁。

每重踩一下詈罵一句。

槓.....鼠臘.....知碑.....幾百.....林老木.....暗陰陽.....曬年糧.....趕羚羊.....

所有已知能夠開罵的髒話全部罵過一輪,有時在逐漸逼近遲到死限的焦慮中,還要再罵第二輪,總在我萬念俱灰,準備打電話到奴工營告假前的最後一試,才終於踩到發動起來。

我知道它老了,離我而去,是早晚即將發生的事情。


2007.南投.中興新村
IMG_8210

IMG_8213

IMG_8219

IMG_8222

IMG_8223

2007.南投.爽文IMG_8224

IMG_8225

IMG_8240

IMG_8243

我的機車送修了,機車行借我代步的是這台,卡通配色的50cc Vespa,沒有後照鏡,而且騎起來很不習慣的小綿羊。
IMG_8239


機車電台插播公告:
3月25日晚上九點多,我騎著照片中借來的機車,因為噴合油用罄紅燈長亮,不敢催油門怕引擎縮缸,慢慢騎。經過中山路與萬年路交岔口的紅綠燈時,聽到後方一聲碰撞巨響伴著慘叫,轉頭望去,騎著機車的年輕男女倒在地上,一輛小轎車加緊油門,從我身邊飛馳而過,我瞬間明白這是肇事逃逸,顧不得甚麼縮缸不縮缸,油門猛催緊追上去,飆到終於看清楚車牌號碼「9052-PW」,我逆向折返現場,把車號告知路邊自助餐店熱心的老闆娘,她立即打電話報警叫救護車,此時已經有民眾聚過來幫忙處理車禍事故,我蹲下來安慰滿臉痛苦表情的男孩:「忍耐一下,救護車馬上到了,我有記車號,他跑不掉的!」男孩表情閃過一絲欣慰。

我把車號再用不同方式寫一次,以便事件有關人士透過搜尋引擎可以提高檢索的命中率,「9052pw」,一台撞了人就跑的爛人開的藍紫色小型車,我不在意肇事者會循此來找麻煩,因為我更在意這種不應該發生的事情,不管你有甚麼理由,都不該漠視躺在地上痛苦中的生命。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