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波斯灣

「紅一呼叫紅二!聽到請回答!」

話機聲孔只傳回空蕩的金屬雜訊,他焦急起來,剛剛在短場雷達顯示幕上的六個黑點,正在以不尋常的高速進入警戒距離,民間船隻不可能有這種航速。而隊長他們卻剛好置身貨輪艙底的通訊死角。隸屬克倫威爾號巡洋艦的所有偵搜隊,只有他們這隻小隊,還在用這種公發的爛無線電,偏偏就遇上這危急的要命時刻。

他急急按下電動汽笛,三長聲一短聲。站在印度籍貨輪前甲板上戒備的隊友,聽到警示笛音,回身幾個手勢溝通之後,快步衝下樓梯艙門去通告其他同袍。

好了,別緊張,他告訴自己。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緩緩把快艇駛近貨輪側舷的繩梯處,在海浪的晃盪中避免猛烈碰撞,然後讓執行登船攔檢的隊友們,可以安全地回到快艇上。

他熟練地操作方向舵轉向,一面瞥眼往海平線望去,擔心的假設已經成為事實,伊朗革命衛隊的六艘武裝船艦正在破浪進逼,艦首可怖的同軸鏈砲清晰可辨,這回要糟了,他冷汗直流,英國皇家海軍的輕型快艇遇上這種陣仗,比小白兔遇上大野狼更加凶險。

腦中迅速閃過幾個狀況,打不過,跑不掉,束手就擒,苦牢皮肉之痛,上德黑蘭電視頻道虛與蛇委,裝龜兒子苦撐。他想起遠在千里之外,雪菲爾故鄉的家人,下定決心,不管前路如何險惡,一定要先求保命。拉開戰術槍背帶,彎身把SA80步槍放到腳邊隱密處,待會兒兩軍對峙,一觸即發的場面,他可不想讓劍拔弩張的氣氛,有任何擦槍走火的可能。

他心裡想,這場戰爭不是我要的,這只是,他們要我做的事而已,法克。


在夜光高鐵

公司為海外經銷商舉辦的晚餐,在這家餐廳舉辦,名字就是「夜光高鐵」。

一群人在一起吃飯,有不吃豬肉的穆斯林,不吃牛肉的印度人,也有(還好他只吃素的)猶太人,俄羅斯人,斯洛伐克人,波蘭人,德國人,奧地利人,挪威人,瑞典人,冰島人,英國人,我偷偷加個外星人在這裡各位也不會發現,法國人,西班牙人,埃及人,土耳其人,以色列人,印度人,有寫重複嗎,日本人,墨西哥人,當然還有台灣人。族繁不備載的程度,跟熱血龍貓所介紹的波斯雄兵一樣軍容壯盛。

我身上溼答答地,提早進了餐廳,看到忙進忙出,滿頭大汗的S。「這下慘了,雨下不停,戶外場地改到室內,大家擠成一團...」她憂心忡忡地說。

「要重新排座位表嗎?」我說。
「這個只能當參考。」S低頭翻手上的一疊名單「到時候又是亂坐一通。」
我接過來一看:「伊朗客人跟英國客人坐同一桌,他們不會抄起紅酒瓶對幹嗎?」
S愣了幾秒鐘,會意後說:「才不會咧,『商人無祖國』你沒聽過嗎?」

我當然是開玩笑的,今夜只有歌聲舞影,舉杯互敬,沒有人會在意除此之外的議題。比方說,我肚子餓得咕咕叫的聲音。

剛剛匆忙趕來餐廳之前,囫圇吞了一條7-11大亨堡充飢,現在已經開始餓了。

他們在吃紅艷誘人的明蝦,殼面都泛出美麗星芒的那盤。
他們在吃瑰麗色澤的生魚片,整齊排列嫩滑冰涼的那盤。

碳烤架上香味四溢,我已經盯很久,那塊厚實鉅碩的豬背肌,在我穿梭場地按了四次快門,回身之際,最汁嫩美好的部位已經消失了。Oh!Mercy。

同事A站在我旁邊問:「你不餓嗎?怎麼不去拿點東西來吃?」

我擠出為國捐軀般神風無畏的表情:「吃飽才過來的,攝影是不能邊吃邊拍照的...」

瞬息萬變的戰場上,一夫當關的戰士,怎麼可以,拿吃油膩食物的手去執干戈、衛社稷呢?話講完自己都暗暗苦笑,還戰士咧!我只是被拉伕充軍頂砲火,心中千百個不願意的代馬輸卒。這回,看老子把它拍得整個爛到一蹋糊塗,下回他們就不會抓我來出「卡麥拉桑」公差了。

我心裡想,這苦差不是我要的,這只是,他們要我做的事而已,法克。


2007.彰化.社頭
IMG_8312

IMG_8353

IMG_8380

IMG_8432

IMG_8505

IMG_8557

IMG_8585

IMG_84Merge

IMG_8622

IMG_8638

IMG_8707

IMG_8818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